14901513268_260713efce_z

頂新案合議庭法官認為,檢察官無法明確舉證頂新從越南進口的油脂取自病死豬,或是未經檢疫合格的豬屠體,或是回收油、餿水油,且油脂透過精煉可去除重金屬,因此判決魏應充等六被告無罪。

台灣人民都憤怒,黑心食品世界一次次爆發,司法卻無法真實的保護人民,政府也沒有任何的作為,島嶼上的我們只能人人自危。於是,健忘的台灣人難得驚覺不對勁,抵制頂新,抵制林鳳營的活動再度拉開序幕。

頂心身為厚臉皮的黑心反派,當然不能坐吃等死,為了「反抵制」,頂新釋出廣告大打溫情牌,邀請到小酪農來出面,「牛奶是最簡單的東西……牛奶如果調一調就可以拿出來賣,為什麼我們要做得如此辛苦?」酪農在影片裡面向大家發問。

延伸閱讀:【賀林鳳營強勢回歸】一個溫馨感人的廣告+集體失憶的台灣人=無限商機

酪農有說謊嗎?酪農沒有說謊。所以大廠還是需要低價買進牛奶「調一調」,不然的話依照台灣黑心企業的大膽進取個性,你買到的牛奶將會是實驗室裡用一些神奇的分子化學變化製造而成的白色液體。

酪農會不會受到傷害?當然會,但是兇手並不是消費者,而是頂新那些大廠牌。台灣其實有許多牧場,但是對於消費者,市售的牌子才是方便取得的鮮乳,大型通路商對於小農自創品牌而言,有著極高的門檻,導致小農品牌沒有良好的購買通路,無法銷售自己的牛奶。大廠為了要綁定酪農戶,簽約越簽越長,從一簽一年,到現在一簽五年。酪農不能隨意解約,因為資訊不透明,還必須忍受低到嚇死人的收購價。

頂新的廣告一出,就有許多人心軟,也順了頂新的心有了些爭論,不少人不忍心因為抵制讓酪農生活陷入困境,但是卻沒有想過,大廠的壓迫,才是現在台灣鮮奶市場最大的威脅。

大型動物醫生龔建嘉服務過三十個牧場,既不忍心酪農受到傷害,也不願意委屈自己飲用市售那些標示不明添加物眾多的牛奶。頂新事件過後,他開始募資,建立了「鮮乳坊 – 小農鮮奶直送」粉絲專頁希望建造一個酪農可以和消費者直接接觸的鮮乳平台。

台灣的土地小,所以牛隻都可以被好好照顧,鮮奶品質其實不會輸給外國品牌,卻有許多台灣人不知道,因為只喝過市售牛奶,理所當然認為台灣鮮奶品質就是爾爾。產地的回朔,讓消費者安心,也讓酪農少了一層剝削。

「我是台灣少數的乳牛獸醫師,我很清楚了解酪農飼養管理的狀況,乳牛的健康以及安全我都在第一現場掌握。 我看到的是活生生的牛,熱騰騰的牛奶被擠出。酪農,不敢隨便成立品牌,因為擔心每天的牛奶賣不出去,而我們,可以用消費的力量給他們支持,改變乳業生態。龔建嘉如此表示。

(影片來源:情報部隊 阿宅反抗軍 影片名稱:【 台灣夢想 】 小農鮮乳的白色力量 – 龔建嘉 圖片來源:Chris Pelliccione,CClicense,顯圖來源:鮮乳坊——小農鮮奶直送,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既然已判無罪,抵制頂新就是「不尊重司法判決」──你能認同嗎?

一位曾在頂新案出庭作證的食安專家告訴你,頂新油品問題出在哪

黑心油風暴中,裕珍馨奶油酥餅如何讓 1% 失誤免於成為 100% 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