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民進黨不分區名單十分亮眼,從食安專家吳焜裕、生態綠創辦人余宛如、到從事農業運動的蔡培慧,在政治界雖然算是首次亮相,但這些社會議題的專家學者被安排在不分區安全名單,社會改革的誠意得到許多民眾的肯定。其中,最讓人眼睛一亮的是從事司法改革多年的顧立雄律師。

1620488_360505417425833_1942985540_n

去年曾有意參選台北市長的顧立雄,如今成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來源:顧立雄粉絲頁

本篇是本屆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顧立雄律師專訪下篇,上篇請見:

2004 年總統大選驗票案擔任扁呂律師代表,民進黨立委參選人顧立雄律師:走在路上被藍營支持者威脅

  • 漫漫改革路,從政不忘核心初衷

在業界享有聲譽的顧立雄,為何願意長時間堅持從事司法改革運動?

回憶起過去,顧立雄說到,在戒嚴時期他所看到的司法制度相當荒謬。法官們被黨國政治黑手掌控,掌握人們的生殺大權。每次開庭,看著無辜的人受苦受難,被判重罪,他做為律師卻愛莫能助。這份無力感使得顧立雄在解嚴後,更加努力於改善台灣惡劣的司法生態。

雖然台灣宣稱經歷「寧靜革命」,但顧立雄始終認為,一個在 1987 年以前、解嚴之前,會恣意濫權作出判決的司法系統,並不會因為社會民主化、自由化後突然變成正義的夥伴。若要讓台灣成為更充滿公平與正義的社會,要改變的事情還很多。從司法官的教育開始,徹底改革台灣司法界對於審判的觀念。

byebye

圖片來源:掰掰啾啾

  • 「法官不是一般公務員,他們的一句話會改變別人的一生」

對於目前司法制度最大的問題,顧立雄提到,由於過去在戒嚴時期做出不公判決的司法人員,並未隨著轉型而被清算,司法人員培訓教育因此受到連帶的影響。大多數人考到司法官後,卻由這些不適任者繼續指導,便很難寄望台灣的司法界會有更進步的力量去改善現況。對此他也認為,法律知識固然是專業,但現有司法系統過於封閉,應開放多元管道,廣納不同背景的司法人員。不要讓司法系統封閉於社會之外獨斷獨行,做出不能與時俱進的判決。

顧立雄認為,法官不是一般公務員,任何一個判決都可能影響人的一生。在法院裡,會看到人性的一面,人們的愛恨糾葛。也因此,法官的專業不應該只是查詢法條,而是願意花時間理解真相,並能透徹了解社會,做出讓人們可以信服的判決。「也就是因為這些判決可能影響人們往後二三十年的人生,甚至一個人的生與死。法官是近乎『半神』的存在,就要更加小心。」在戒嚴時期,深刻體會到這一點的顧立雄謹慎地說道。

  • 如果明天就能通過一項法案…

提到不同文化檢查制度的想法,顧立雄對日本的檢調制度十分憧憬 / 來源:維基百科

57 歲的他,對於公平正義的司法改革有非常大的熱忱,對於各國司法制度相當有興趣。提到不同文化的檢察官制度,顧立雄開心地問:「有沒有看過木村拓哉演的那個日劇 HERO?裏面講日本的檢察官制度,講得很好!」日本檢察官制度對於證據收集的嚴謹態度,若不是百分之百確定,便不會起訴,甚至將起訴被判無罪作為一生的汙點。對此,顧立雄相當羨慕,認為台灣的檢察制度還無法做到如此完善嚴謹。訪談過程中,對於改革事業早已有許多想法的顧立雄,滔滔不絕地分享過去長年在司法第一線的觀察,提出許多具體的改革願景。

當然,被提名為民進黨不分區的他,即將有極大的權力去打造心目中的具有公平正義的司法制度。對著即將成為立委的顧立雄,我們也忍不住好奇發問「若是明天就能夠通過一項法案,最希望是哪一項呢?」聽見問題,顧立雄露出招牌的靦腆笑容,搔了搔頭說,『大概就是刑事訴訟裡,避免造成法官先入為主判斷的「起訴狀一本主義」吧!

起訴狀一本主義?」面對我們疑惑的表情,顧立雄又靦腆的笑了。

  • 如同接力賽的司法程序,追求的不是真相

law

起訴狀一本主義簡易說明 / 來源:作者自繪

台灣目前的刑事訴訟的法律程序是這樣的:在被告上法庭之前,法官會先收到檢察官提供的證據資料。通常是一本厚厚的卷宗,夾雜許多資料,讓法官了解案件過程。然而,這樣的作法有很大的問題。由於法官先閱讀檢察官給的案件相關證據,在開庭前已經有先入為主的印象,在審判時可能就會做出對於被告不利的決定。同時,雖然證據可以還原現場,卻常常有誤導的作用,因此法官很容易因為檢察官提供的證據過於繁雜,導致對於案件發生的情境誤判。

顧立雄進一步說明,現有司法制度如同接力賽,是由檢察官收集證據,一股腦提交給法官,讓法官進行審判。「我來收集證據,你來負責審判有罪」的作法,乍聽之下彷彿沒有問題,卻早已將檢察官的立場偷渡在案件中,被告在一開始就處於劣勢。顧立雄所謂的「起訴狀一本主義」,是指法官在開庭審判的當天,只先拿到一張薄薄的起訴狀,並由檢察官與律師說明事件中的相關證據。這樣的作法需要法官在審判當日仔細聆聽雙方說法,作出判決,減少偏見。

長期觀察台灣司法生態,顧立雄認為解決法官的預先論斷的心態,並讓檢察官有更嚴格的問責制度是最好的。但,顧立雄也無奈地笑說,這也只能當作許願。畢竟司法制度裡面有很多角色,不同角色之間本來就會有自己的利益考量。

現今檢察官、法官、被告之間,地位並不平等 / 來源:截圖少林足球

  • 陽光法案照射出來的司法改革陰影

司改會所提出的司法陽光網,就是其中明顯的案例。

司法陽光網希望可以將法官與檢察官過去的判決紀錄更公開透明,一來可以讓檢察官不敢亂起訴、法官不敢亂判;二來可以讓更多人更清楚司法運作的程序。顧立雄認為,既有檢察系統所「持有的權力」與「應負起的責任」,實在過於不對等,使得台灣無法建立健全的問責制度,繼而使司法人員只敢做出保護自己、逃避責任,而非公平正義的決定。透過資訊公開,讓更多民眾了解司法制度,應該是一件好事。

然而,陽光網的推動卻造成相當大的反撲。這一次的爭議中,從法官到檢察官各有己見,各個引經據典,駁斥透過這樣的方式公開資訊。當司法界對於民間司改會公開的法官、檢察官資訊網站不滿意,官方卻又不願開放相關訊息,僵持不下。

改革窒礙難行已非第一次,顧立雄也以司法陽光網為例,再次強調:

「司法改革的新階段,需要來自不同管道的力量。他相信,司法改革運動若能透過體制內的管道,更明確地解決問題的癥結點,才有可能讓台灣的司法改革往前進一步。」

懷抱初衷,繼續努力 / 來源:顧立雄粉絲頁

 

  • 從政,堅定理念去回應社會的節奏

重返鎂光燈前,這一次顧立雄更有信心,也更有覺悟。

提到去年台北市長選舉,顧立雄笑著說,「當時很多東西都不太了解,人家問什麼就答什麼。但其實選舉過程中有很多事情有節奏的,有專業的。」他認為:

「所謂的政治,是一個外圓內方的學問。你內心要保持著過去做社會運動堅定的信念,但也要體認現實世界改革的困難。過程中可以妥協,但一定要朝目標前進。」

顧立雄認為,民進黨是未來的準執政黨,從過去一路看著民進黨的成長,他認為民進黨的起起落落,也象徵著台灣民主的發展。顧立雄始終認為,民進黨是台灣一股值得呵護的力量。未來台灣政府需要更多的人才,他願意相信民進黨,也願意貢獻自己的專業,讓台灣有一個更好的國會,更完備的司法體制。

對於新崛起的第三勢力,顧立雄則認為,許多第三勢力小黨有非常好的素質,不管是過去在太陽花運動一戰成名的大將,或是過去耕耘數十年的社會運動者,他都認為還可以有持續努力的空間。政治應該是努力發揮影響力,不需要非我族類。多數小黨有很棒的理念價值,但更應該攜手合作,不要只在意小節,應該共同為打造台灣新國會打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