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十分亮眼,從食安專家吳焜裕、生態綠創辦人余宛如、到從事農業運動的蔡培慧,在政治界雖然算是首次亮相,但這些社會議題的專家學者被安排在不分區安全名單,社會改革的誠意得到許多民眾的肯定。其中,最讓人眼睛一亮的是從事司法改革運動多年的顧立雄律師。

圖:顧立雄當時以義務律師的身份參與太陽花運動/來源:顧立雄粉絲頁

  • 笑容可掬,全台第一的「顧老大」

走進仁愛路三段萬國法律事務所,簡約卻氣勢的裝潢以及櫃檯小姐親切地接待,萬國法律事務所作為台灣極負盛名的事務所,顧立雄更是其中被稱為「顧老大」的重量級合夥律師。

接受民進黨提名,成為不分區安全名單的他最近更是日理萬機、行程忙碌。本次專訪,已經不知道是當天第幾個行程,但一走進會客室,顧立雄面對記者仍未顯疲態,笑瞇瞇地和大家打招呼。

笑起來和藹可親的顧立雄,在 1983 年成為執業律師,怎麼會突然成為公眾人物?

顧立雄回憶到,他年輕時就致力於從事司法改革運動。不過,開始會在路上被人認出來,是在 2004 年替前總統陳水扁辯護的時候開始。2004 年,總統選舉時開票結果僅差距 24000 多票,由民進黨的陳水扁與呂秀蓮險勝。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連戰高喊「選舉不公」,要求重新驗票。

這個事件政治性極高,若不是足夠份量、膽識的人出面處理,恐怕都會被這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所擊垮。顧立雄在此時被推舉成為這個眾所矚目案件的律師團發言人。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

  • 「對你們來說是歷史,對我來說可是恍如昨日!」

顧立雄說,當時為了要驗票,需要動員全台灣的律師協助,此時考驗的就是人脈與交情。金門馬祖的票匭誰要去?有沒有人可以去花蓮幫忙?如果調人到離島,台北還有沒有人可以指揮進度?為了能公平檢驗這 24000 多票,律師界被搞得人仰馬翻。顧立雄哈哈大笑地說,「我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胃食道逆流到現在啦!」

驗票結果公布當天,藍綠雙方動員支持者到判決宣布現場,「你可以看到審判長在唸判決主文的時候,手整個一直在顫抖。」經歷台灣政治界與法律界數十年難得一見的大場面,顧立雄的人生也在此時有了全新的轉變。走在路上,開始被人認出。若是藍營支持者,便會指著他的鼻子破口大罵,甚至威脅要打人;綠營支持者則會衝上前緊握他的手,佩服他的努力。政治對他而言開始有不同的意義,越來越多朋友開始問他「要不要出來參選?」。

圖:蘇建和案/來源:蘋果即時新聞

  • 回到律師專業,專心司法改革

對於政治參與,顧立雄律師並非毫無經驗。在律師界闖蕩多年的他,同時也是司法改革運動的大將。曾任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長、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長、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多項職務,對於台灣司法改革與人權促進不遺餘力。但更深入成為政治人物,參與改革,他仍然有些猶豫。

「當社會運動者跟進入政治體制,其實還是不同的道路」,顧立雄律師搔搔頭,靦腆的笑著,「況且我自己其實個性上是相當害羞的人。」2005 年,雖然得到民進黨提名任務型國民大會代表,但卻始終沒有進一步走上選舉的路。保持律師身分,顧立雄繼續替艱困的案件進行訴訟,如蘇建和案、洪仲丘案等,都是相當知名的訴訟案件。

圖片來源:冤獄平反協會

  • 從 0 到 50 分,和從 50 分到 80 分,是完全不同的路徑

然而,持續律師工作,他發現進入民主化時代,台灣的司法改革遇到了新的難題。戒嚴時期依靠黨國機器當上法官的人,其實非常缺乏法律素養,這些人在戒嚴時期是法官,但在民主化時代,卻沒有進行司法的轉型正義,而將這些法官重新篩選,法律界的生態依然維持某種扭曲的潛規則。潛規則比起制度改革更為不易。

顧立雄形容到,解嚴後,曾存在法官不願在法庭上顯名的荒謬情事,「當時的在法庭上,沒有法官的名牌」,被告連當下是被誰審判都不知道,民間提出「法官要有名牌」的要求,卻引來當時法官們的抵抗,「他們說,這會讓他們很危險」,顧立雄如此解釋當年的情境。

他說,「因為當時是從 0 分走到 50 分」,所以當年提出改革時大家基本上都會同意改變。

但當司法改革到了一定的階段,開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例如是否需要陪審團?有些法律人認同,有些法律人不認同。牽扯到不同國家的法律體系,問題更加複雜難解,改革工作遲滯不前。他意識到,過去是從無到有,但基礎改革工程完成後,要怎麼讓大家繼續從 50 分走到 80 分,就需要更多不同的論述,以及不同路徑和工具。

為此,他決定走上政治路。

本篇是本屆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律師顧立雄的專訪上篇,下篇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