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新頭殼)

(圖片來源:新頭殼

從事選舉或公共事務的人,有兩件事一定要記得,第一,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第二,不要想藉由司法洗刷清白。

王如玄買賣軍宅致富這件事,並不是選舉才有人刻意去抹黑。她自己在 2009 年 2 月份的時候,不知道哪裡想不開,竟然得意的接受財訊訪問。大談她買賣軍宅投資的心得。

其實通篇訪問裡,我最不能接受的不是她買賣軍宅時的自鳴得意,而是她說「一個案子打半年只有七萬元,律師賺的錢其實不是暴利,而是血汗錢。」

律師並不是半年只接一個案件好嗎?半年也不是每天都只為了這個案件在忙好嗎?而且,即便是血汗錢,然後呢?所以很不公平?人生應該為了追求暴利而活?

她在財訊的訪問裡,已經詳述她投資軍宅可以賺大錢的心得,這部分將來在檢察官偵查時,應該可以作為判斷標準之一。下一個問題是,政治人物為什麼這麼愛用提告來證明清白?明知道會被不懂的人蓋上法院認證的章?

政治人物或公眾人物,在提告妨害名譽時,檢察官或法院的判斷上會比較寬鬆,原因是他們的言行往往為了公眾利益,而可受公評。過去許多政治人物提告,都會有如此下場。法院判斷說的人無罪,不是因為他說的對,而是因為政治人物的言行是可受寬鬆評論的,言論自由在這裡會受到很大的保障,這時候提告只會讓自己被謠傳成法院認證而已。

或許王如玄只是想透過提告,表達一切進法院再說,因此而可以躲過說明的機會,而投票日將至,選舉完就沒人質疑了。但是說明清楚真的很困難嗎?只要像是接受財訊專訪時,坦然說明自己確實投資軍宅不就好了?為什麼要一直閃躲,用提告來掩飾真相?

或許,在她腦海裡應該根本就覺得投資軍宅合法且合乎道德,否則不會敢接受雜誌專訪,但是,這不就是我們覺得可怕的地方嗎?

投資軍宅不可怕,說謊跟自我感覺良好比較糟糕好嗎?而她竟然曾經是勞委會主委、現在是副總統候選人。國民黨的標準,真是受教了。

(本文為呂秋遠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這是王如玄再怎麼辯解,也改變不了的事實:她曾動用 2 千多萬、80 名律師來告這群老工人

真的要紀錄下來!這是台灣第一遭,因「房市投資」嚴重打擊總統大選選情

壓榨自己支持者而致富的人,她現正準備競選為國家元首的副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