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 (1)

文 / 今周刊整理

隨著健保會將提前至周五(20 日)召開每月例會,健保費率調降議題火熱開戰,民間團體與官方各有攻防。

由於截至 104 年 10 月底健保安全準備約 2165 億元,達到 4.83 個月保險給付支出,高於三個月法定上限。因此,一般認為健保財務狀況良好,應該要還利於民,故有調降跟維持現狀兩派的角力。

但同時間你不知道的是,當政府缺錢時,人民被逼多繳保費;有錢時,健保卻被政府各單位 A 走失血 180 億。這是一個選擇題,攸關公平正義、攸關你我荷包的選擇題。

  • 健保有了結餘,卻被政府 A 走?

走過 20 年歲月的全民健保,隨著補充保費的徵收,至今年 10 月底,安全準備金為 2165 億元,已經達到 4.83 個月,超過最高 3 個月的法定上限;預估到年底會達 2292 億元,高達 4.91 個月,創下歷史新高。

過去健保財務一向困窘,最慘時曾向銀行貸款 1000 億元,好不容易短期內不會有財務問題、應該編列預算,逐步改善過去缺錢沒做的事,包括急重症的支付標準合理化、提高給付涵蓋率等,藉以改善醫療環境,解決醫界內、外、婦、兒、急診「五大皆空」問題,並回饋被保險人。

然而政府財政困難及選舉在即下,健保高額的結餘(盈餘),宛如一塊大肥肉,在短短不到 2 個月內,就被政府各單位 A 走 180 億元收入。

而且「政府就先腳底抹油溜掉了,留下受薪階級沒受惠,合理嗎?」健保會委員、消基會名譽董事長謝天仁批評,政府利用行政裁量權「自肥」。

政府帶頭 A 健保的手法一,是行政院以社福支出提高為由,將對弱勢健保費的補助款,改計入政府原本就應負擔的 36%健保經費,不再另外支付,估計每年健保將短收 72 億元。

由於政府預算採年度制,公告後今年就立即實施。「這就是自肥!」謝天仁批評,衛福部憑什麼不經立法程序,自己修改行政命令就可以少付錢?

手法二,是減少 66 億元菸捐收入挹注健保。國民健康署主導修改《菸品健康福利捐分配及運作辦法》,原本菸捐收入中的 7 成要給健保當安全準備金,從今年 9 月起調降為 5 成。

延伸閱讀:全球少見的「菸捐」制度,近 67 億流入衛福部的心愛小金庫

手法三,是未經健保會討論,就宣布調降補充保費起徵門檻,將股利所得、執行業務收入、利息所得和租金收入 4 項起徵點,從現行的 5000 元大幅提高到 2 萬元,被視為選舉利多,少收補充保費 42 億元。

  • 導火線》片面調降補充保費「拿健保救股市」

政府率先偷跑抽走 180 億元,健保會委員在 10 月 23 日會議中火力強大,首先炮轟衛福部,隨後共有 18 名委員連署臨時提案,支持建立收支連動精神,降低保費費率 0.5%,從現行的 4.91%調降到 4.41%。

值得注意的是,藥界代表這次站在付費者這一邊,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李蜀平也參與連署。

眼看苗頭不對,台灣醫院協會理事長楊漢湶等 6 位醫界代表,也連署提案反制,主張維持現有 4.91%的費率,理由是醫療支出每年預估成長 6%,但健保給醫院的總額成長率只占 3%到 4%之間,只能將醫療費用打折支付,是五大皆空的主因之一。

健保財務問題甚至還一度傳出「陰謀論」,新政府上台後,看到健保安全準備金豐沛,可能會要求降保費,不如現在先降。

不過,國、民兩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蔡英文尚未對此表態。目前健保財源充裕,應該推動回歸二代健保精神、建立收支連動機制,讓健保財務永續,而且機會之窗只在今年與明年而已。

  • 需要認清的事實》保費早晚會漲  17 年就逆差

由於人口老化與醫療成本增加,根據健保署估算,以現行的 4.91%費率計算,健保到 17 年收支就產生逆差,19 年開始安全準備金將降至 3 個月以下。

曾任健保局總經理的政大財政系副教授朱澤民說,他不反對現在先調降保費,但未來調高保費的時間點會提前,如果現在不降,提高保費的時間點就會延後。

因此,這是選擇問題。全民健保攸關全民醫療照顧,應該把政治干預降到最低,建立收支連動機制,讓健保制度能永續經營。你,有心理準備嗎?

(本圖文由今周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誰 A 走了 180 億  健保大失血?,未經允許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

健保遭選票綁架,「好心腸」也救不了台灣醫療

台灣醫護這樣做 讓塵爆死亡率超低

陸生納健保 顧了人權卻失公平

「台灣急診之父」: 急診室醫師的基因就是 哪裡有意外,人就往那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