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11815515_a32671849c_z

文/bean1080 (晨竇)

曾經,在離開台灣之前,我也跟著大家一樣戲稱台灣是鬼島,我以為我只要有機會離開台灣後我絕對不會有想回台灣的念頭。在踩上登機門的那一刻,笑意還止不住,終於要離開了;經過將近二十小時的飛行,在歐洲大陸落地的那一刻,只有萬分的雀躍。

我在各個城市遊走,遇見許多好事、好人,少少的衰事,仔細觀察著每個城市的人與制度;的確歐洲很多政策、制度真的很值得我們學習,尤其教育制度,還有人的思想真的非常的好。 但幾個月下來,我卻好想回台灣。(告訴大家:西方人根本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美好,衛生習慣髒,做事效率差,又隨便又笨,制度又爛。大家美好中的城市全都亂七八糟髒得要命,每次我遇到人都會說我真的受不了這邊城市這麼髒亂,台灣絕對不可能這麼髒,尤其這邊地鐵有夠髒的,台灣的捷運真的是乾淨到我根本在地上打滾我都覺得乾淨了。)

前幾天的騽會,我特別有感觸,我在另一個城市旅行,與同樣年紀剛出來的中國的學生一起,免不然得一定會講到這方面的話題,一來一往的,我徹徹底底的愣住了。在旅行中我不乏遇見許多來自中國的人或是已拿到居留權的中國學生,每個人都很好,真的非常非常好,我遇到一些困難,沒地方住都是他們伸出援手幫助我,甚至請我吃飯,一起出遊,也多少會聊到政治這方面的議題,雖然輕微的,但他們都能了解我們的無奈,也說他們對於這些也感到很無奈。

但前幾天的騽會,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這就是共產黨教育下教出來的菁英學生的思想 (他是某領域第一志願大學出來的),完全不懂什麼是民族、民主,連什麼國際條約都不清楚,認為什麼東西都是中國施捨的。他跟我說,佔中一定是被煽動的,學生不可能會那麼憤怒,更不可能有那麼多主見,一定是被煽動的;他跟我說,你們台灣自己在那邊吵有什麼用,反正你們不可能獨立,反正你們也沒本錢獨立,你們根本不能決定任何事情,所以不是很可笑嗎。

而我一一的跟他反駁,對於他的思想跟眼界有多麼的貧瘠跟狹隘,我感到非常的可怕,而輕微的提到一些真相時,換來的只有他的沉默跟一臉不知所措。在前幾個禮拜我在比利時旅行時,遇到一個黑人,我跟他介紹台灣,免不了得一定會被問台灣跟中國的關係,我也跟他講述了台灣的歷史跟政治,聊著聊著他很堅定地跟我說:如果你們不想成為中國的一部份,你們一定要大聲抗議,大聲的說出你們的想法,就算會有一些傷害,就算當下不會成功,雖然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你們一定要持續去爭取,總有一天會實現的。

我跟他說我家人不是那麼支持我去參加社運,而且在台灣參加社運身邊的人會覺得你很激進,會覺得你很奇怪很可怕,但我還是都去了。他跟我說:我支持你,你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你應該堅持在對的事上,你現在不去發聲,以後或許就沒有機會了。

最後我們聊到了世界的情勢,他說:歐洲的時代早已過了,美國的時代也準備結束了,現在是 China Time,未來也是,可要好好的想清楚。

那個當下我無語地笑了笑,但在看到騽會,跟這個年輕中國學生的想法,我敢肯定地說,就算是 China Time 我也完全不想跟中國在一起。前幾天又讀了圖博的歷史真的感到很無奈,我怎麼看到台灣一步步的步入後塵。

話說,我才離開台灣幾個月,我就真他X的想念台灣,我想回去找我那些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想回去吃台灣的食物,想那些以前覺得該死的鬼島的任何事物,但,我看到台灣那些老人的嘴臉,一味指責著年輕人是爛草莓,然後看看那神奇的薪資與工作環境,我真的不想留在台灣。

你們這些老人到底知不知道,年輕人寧願離開自己生活一輩子的地方,離開自己的父母、離開自己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朋友們,到語言不通,飲食、文化完全不一樣的國家,甚至會被歧視,也不願意留在自己的家鄉,這到底是有多大的失望才會離開?

(本文由網友 bean1080 (晨竇)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othree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