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9431_10206966706459866_3213524365984915533_n

文/KangHao Fan

周玉蔻的一句:「記者的專業不是禮貌,記者的專業是詢問問題問到底,把真相找出來。」,加上她在習馬會的表現,的確獲得很多人的稱讚跟認可。我的臉書上,也罕見地超過 100 人轉發端傳媒報導周玉蔻的文章(上一次超過 100 則轉發,是 Adele 的 Hello)。

很多網友都開始覺得禮貌哪裡重要了?面對顢頇的張志軍與馬英九,予以這樣的回擊,只是剛好而已。周玉蔻的這席話,可謂衝破了一般人對於媒體的想像,也就是,媒體不必然是配合演出的角色,而是當不合理的事情發生時,媒體人應該勇於行使第四權。

可是,我覺得這句話的重點其實不在於禮貌,而在於「真相」。禮不禮貌,涉及一個記者的得到資料的方式。這跟你認為真相是什麼有關係。

中天可能就覺得馬英九講的就是真相呀!蔻蔻姊是在激動什麼?真是沒禮貌!但是三立、民視可能真的就會稍微同意蔻蔻姊的做法。

這其實很像在做研究,真相才是重點。你的研究主題、想要問的問題、動機跟研究者看待社會的立場跟觀點,以及研究者所攜帶的世界觀是什麼,都會影響事後的詮釋。真相也永遠不是客觀的,而是主觀的,但是我們盡量讓它客觀。為了寫出論文、達到研究成果,我們就會採取相對應的「方法」(研究方法)。

禮不禮貌不是重點,而是記者覺得那足不足以成為真相才是重點。難道其他的記者,在底下問問題,就不是「把真相找出來」嗎?或許很多人覺得不是,那些可以發問的記者是張志軍安排好的「樁腳」,那只是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刻意點特定媒體的結果。

但是,各位也不要忽略記者自己的份際跟主體性。就算「中時集團」的記者長官有特地立場,可是爐火純青的記者,他仍然可以問出真相。表面上,那些記者是做球給馬英九殺,可是在電視機前的你們,難道看不出來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嗎(好吧,可能也有人看不出來,但那就是另外一個題目了:裝睡的人叫不醒)?就算是被安排好的記者,被問的人,不管答與不答、正面迎擊或迴避都有意義。

最後,端傳媒給了周玉蔻機會,她到底想要問張志軍跟馬英九什麼問題,她的問題是:

1、對張志軍:你從頭到尾都在「一中原則」、「兩岸同屬一中」,但你的「一中」和我在台灣所知道的「一中各表」是不一樣的,我知道的「一中各表」,台灣叫中華民國。

2、對馬英九:為什麼你的致詞裏面講的是「一中原則」,你的「一中各表」不見了?那你出來在記者會再拐彎抹角地講,顯然說謊。

第一題,算了吧!他是中國官員,簡直是在狗吠火車(但不是狗的錯)。但還是值得一問,周玉蔻大概想問的是:中國的「兩岸同屬一中」,跟台灣認知的「一中各表」是完全不同的,那何謂「九二共識」?至於第二題,有別的記者問了,不是嗎?馬英九也拐彎抹角地回答了,至於閱聽人買不買單,就等著看下週的民調吧!

(本文由KangHao Fan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周玉蔻臉書。)


延伸閱讀:

外媒想問——這個台灣女記者是誰?周玉蔻現場飆罵張志軍:請回來接受問題

菜鳥記者的哀嚎:我擁有六年的新聞訓練,進電視台卻是不斷抄《蘋果》

「你以為我們愛下這種聳動標嗎?」點閱率,早已成了新聞記者們的恐慌病

當記者成了人們眼中最討厭的職業時,為何世界還需要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