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文/曾嬿卿(本文由財訊授權轉載,原文標題:財訊獨家專訪》小英點評:馬、朱及自己

一個領導人不需要是最聰明、最有學問的那一個,老覺得自己是,那就糟了。領導人要有自己的意志,要有對人的感覺;知人善任很重要,信任也很重要。

問:馬總統曾表示,他遺憾年金改革沒能成功,你認為他失敗原因在哪裡?

答:他的決策方式還是留在威權時代,畢竟他的政治訓練、歷練都是在威權時代養成的,執政者替人民做「就是這個決定了,大家一起來做」。他的決策模式都是:他做了決定,人民反彈,他就說「我們要加強文宣」,動員政府部門都去做文宣,人民再不接受的話,他就說「這是民粹」;他忘了在現代社會,大家都是利益相關者,絕大多數人都有足夠的知識跟訓練,來參與決策過程。

年金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每個人都想要養老,都想表達他自己的意見,你不讓社會集體來參加,還按照威權體制說「政府替你做這個決定」。在民主政治裡,每個政黨雖然都有它基本政治理念與基本支持群眾,但好的領導者會替全民著想,如果只受到基本支持群眾影響,他的公信力會打折扣,這時候應是社會協商、政黨坐下來好好談的時候。

問:馬總統曾經聲望這麼高,現在卻一事無成,你如何不重蹈覆轍?

答:執政準備要做好。我們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在做執政準備,不是只有政策問題,對台灣民間的了解、人的想法,他們一天的生活跟遭遇,去做了解很重要。我也做過精英式的官僚,關起門來看報告、看數字做決策,總缺乏人的感覺,當你去看了這麼多,跟這麼多人接觸的時候,你做政策時,腦中總會浮現出這些人的影子,會想說這件事情做下去對這些人有什麼影響,那就是真實的感覺,你的政策會有溫度的。當你的政策有溫度時,你的人民就比較會接受你的政策,很冷的天氣給他一杯冰開水,他當然喝不下去,給他溫開水,他就喝得下去。所以政策溫度很重要,油電雙漲的時機就是最壞的時機就可以了解了。

問:你怎麼看朱立倫這個對手?

答:我要強調一件事,政治這條路上絕對沒有天才,很多都是靠歷練靠觀察,看你跟社會的觀察是不是一樣的?有沒有差距?差距在哪裡?對於朱立倫的觀察,社會已經很多了,不是嗎?

唉,朱立倫罵我模糊,他不知道當我模糊的時候,只是我表現我的教養與禮貌的時候。對對對,我應該講「期待他是一個可敬的對手」,對不對?這是標準答案。

問:你的小英式領導是什麼?你展現出與過去幾任總統不一樣在哪裡?

答:一個領導人不需要是最聰明、最有學問的那一個,老覺得自己是,那就糟了。領導人要有自己的意志,要有對人的感覺,要讓每一人做他最擅長的事情,知人善任很重要,信任也很重要。他們常常就自己做起來了,你要信任他們,我也都埋單,你和你工作的團隊要有信任基礎,要放手讓他們去做,領導人不可能三頭六臂什麼都做。

我常逼他們做一件事,坐下來相互攻擊一下,因為每個人的思考都有盲點,通常我攻擊你的時候就是我準備要接受你意見的時候,其實我在幫你檢查,他們有時以為我很凶很惱火,沒有,我要用很凶的態度去測試他對他自己的信心強度,問完以後我那猙獰的面孔當然就收回來了。對待被你領導的人,你要要求很嚴,因為他們做的事情都會影響到這個國家,不能出任何差錯,所以有人出差錯被我念的時候,我當然很生氣,但是我同時要他在腦袋裡記住,下一次不能再犯錯了。但是,犯錯我們集體負責。

(本文由合作媒體財訊授權,原文標題:獨家專訪》小英點評馬、朱及自己,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遇上這些隔代教養、文化弱勢的孩子們,蔡英文才明白原來政府做的「遠遠不夠」

蔡英文的最後一哩路:不能駝背,壓力再怎麼大,我都要扛起來

剖析國民黨的微妙邏輯:為何蔡英文是個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