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324705_279bb94641_z

女性割禮在許多非洲和澳洲原住民部落的傳統中,被視為成年禮的一部份。此類割禮常在自家由年長女性執行,他們大多使用位消毒過的刀具,也不使用任何麻醉措施,硬生生的把女性的陰蒂和陰唇割去,或是將陰唇縫合,很多女孩在行割禮途中便因失血過多或事後遭感染致死,就算倖存,也會接受一輩子的身體缺陷

澳洲非營利組織「無外陰殘切澳洲」的創辦人 Khadija Gbla 就是「割禮」的受害者之一。

他出生於獅子山共和國,1991 年時期,當時 Khadija Gbla 才三歲,獅子山爆發了戰爭。他和他的家人逃難到甘比亞,著手準備移民到願意接納他們的澳洲,遠走他鄉品嘗久違和平的滋味。但 Khadija Gbla 的母親,卻在離開甘比亞的前夕,帶著 Khadija Gbla 長途跋涉,到找到了一個穿著民族服飾的老太太。

當時 Khadija Gbla 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準備做些甚麼,他走進了那位老太太的小棚屋,Khadija Gbla 的母親脫掉 Khadija Gbla 身上的衣服,然後把 Khadija Gbla 狠狠的壓在地上。Khadija Gbla 奮力掙扎無果,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位老太太,拿出了一把完全生鏽的小短刀,然後慢慢的割下他的陰蒂。

「我尖叫哭喊,哀求我媽媽放我下來,讓痛苦結束。但是我媽媽只是叫我『安靜』。那位老女士無止盡的割下我的肉。等到他結束之後,他把那塊肉丟在地上,好像那是他碰過最噁心的東西。」Khadija Gbla 回憶。

對女性的割禮多與宗教信仰及父權社會有關,施行女性割禮儀式的族群相信,女性的性器官不潔,割去它,可以剝奪了女性對於性的渴望,因此守護女性的貞操。

但是當時 Khadija Gbla 年紀實在太小,她根本搞不清楚發生甚麼可怕的事情,也沒有去細細回想。之後在澳洲就學期間,Khadija Gbla 成為了「全洲婦女健康組織」的志工,在組織裡面,陰錯陽差參加了「女性外陰切割」的計劃。

當時,他看著女性外陰切割的表格圖,忽然恍然大悟,自己就是受害者之一。他沒辦法在性方面的到快樂,醫生也遺憾的通知他,未來不太可能懷孕的消息。

在父權社會裡面,女性不能擁有自己身體的自主權,就連「性」的快樂也要被強力剝奪,更別提割禮過後,許多細菌感染或是併發症的發生,Khadija Gbla 認識一位九歲的女孩,因為割禮,失禁外加長期的感染。

她意識到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女孩在還懵懂無知時期,就和自己一樣,失去了身體的一部分,在澳洲,三分之一的女孩遭受割禮的威脅,於是她站了出來,希望這個習俗可以被停止。

Khadija Gbla 表示:「外陰殘割是一種兒童虐待。是對女性的一種暴力。它代表女性沒有享有快感的權利,我們沒有權利掌控自己的身體。」她用一句話為割禮下了最貼切的結論。「文化,並不能成為兒童虐待的辯護詞。」

https://youtu.be/jc5MQhsUEYw

(資料來源:TED 影片:Khadija Gbla: My mother’s strange definition of empowerment 圖片來源:dollen ,CClicense)


延伸閱讀:

為何男性也需支持性別平等?因為——性別平等不只可拯救女性,更能解放男性
蔡英文的「女孩願望」裡,提出了好的性別政策了嗎?
面臨人道危機,印尼總統下令「化學閹割」兒童性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