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3_104301

文/鍾君竺日日春成員、人民民主陣線成員)

昨天(10 月 31 日)同志大遊行前,蔡英文特別表態支持婚姻平權。然而,總統候選人的「支持」,是否等同於「黨意」?顯然有待商榷。明擺在面前最大的矛盾,就是蔡英文如何面對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聯署護家盟的訴求。我想用 2012 年總統大選前,民進黨面對性交易修法的例子,來談一下蔡、柯當年的角色。

寫這篇文章另一個動機,是因為日日春義工昨天在同志遊行的宣傳車上,質問民進黨對於公娼議題的態度,民進黨社運部主任郭文彬當場不回應,事後竟然在臉書上暗諷「這是二十年前的議題」,可能郭主任貴人多忘事,這是四年前還修法過的議題,性交易非法也是現在進行式,怎能說是已成過去?

國民黨怎麼看性交易?

時間拉回上次總統大選前,馬政府正面對性交易這個燙手山芋,因為 2009 年大法官判定「罰娼不罰嫖」違憲,也就是說,大法官認為,性交易是雙方一起做的,要嘛兩個都不罰,要嘛兩個都處罰,只罰一方違反平等原則。

大家可以想想,如果自己是執政者,該怎麼做?

性交易的爭議顯然比同婚更大,如果兩個都不罰,宗教、家長團體抗議少不了,但如果兩個都罰,又顯然不符合社會氛圍與大法官意旨。於是,國民黨想出了一個奧步「娼嫖皆罰,特區例外」,原則上一律處罰,除非地方開放性交易合法區域。然而,就如同大家所知的,到目前為止,根本沒有地方政府設立合法地點。因此,性交易仍是全面非法。

上次大選,蔡英文如何看待性交易?

那麼,當年民進黨面對性交易又做過什麼樣的選擇?呵呵,跟今日面對同婚有點像,蔡英文可以說出進步的話語,但是面對政治的現實,真小人就由立院黨團柯建銘來當了。

2011 年 10 月,大選當前,蔡英文舉辦婦女座談會,面對婦團詢問她對性交易的意見時,她是這麼說的:

有些人可能覺得,他 (指性工作) 就是一個工作,他不介意用這種方式來做為他工作的選項,那也是一種,但是這種人,在某種程度上,也必須尊重他對於工作的選擇。

…其實我們就要做一個外部風險管控,也就是說…… 你有沒有被剝削的問題,這些問題我覺得不是我們現在幾個觀念,就是罰娼或者罰嫖或者性產業專區就能解決的問題,其實他是個一整套的問題。其實它牽扯到的是一個你基本價值的認知,跟你基本的人權和工作權的尊重,你必須要有一個完整的思考,一個完整的平衡點。

要尊重性工作權、也要反剝削,蔡英文很巧妙的對兩邊婦團都不得罪,話說得面面俱到。但面對當年性交易修法在即 (11 月就要通過),蔡沒有提任何具體作法,只說「若當上總統要跟婦團好好坐下來談」。問題是,性交易法案過幾天就要表決了,哪能等到你當上總統?蔡在實際行動上,還是坐視民進黨立院黨團選擇「罰嫖」,骨子裡還是選擇了與反娼派妥協。

柯建銘:要地方縣市落實性交易合法專區,不可能

就在蔡英文發表過談話的隔幾天,性交易法案通過前夕,柯建銘總召來電,邀日日春去協商。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立法院的「喬王」,其實有點緊張。

柯見了我們,當然和我們同聲一氣,批評國民黨的案子很糟,於是我們詢問柯總召,既然國民黨的「專區」是空的,民進黨可否提出讓專區「限期落實」?例如半年內要求縣市政府都要訂專區,不然就娼嫖都不罰。

而且,政院版本應該把地方政府「得」設專區,改成「應」設專區。不然,地方政府都撒手不管,那麼實質上就是娼嫖皆罰。

結果,柯建銘的回應是:

『得』改成『應』,我們會背負著更大罵名啦。…我們又不是頭殼壞去,你叫國民黨去給你『應』就好了,你叫民進黨去擔『應』,忍受風化區,啊我們大家都不用選舉?啊小英也不用選了?啊?你不可以用這個理由叫我們演自殺給你們看。

這段話很值得細看,柯建銘說得清楚,要地方縣市落實合法專區,根本不可能,因為這樣一來,就會搞到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小英也不用選舉了。選舉當前,沒人敢提性交易合法。

民進黨選擇讓性交易繼續地下化

那,民進黨團的決定到底是什麼呢?

柯總召說,就是黃淑英立委的「罰嫖」案,日日春當然不同意,罰嫖不罰娼,還是繼續讓性交易地下化,而且對性工作者來說,如果客人都被取締了,那性工作者還靠什麼賺錢?底層流鶯反彈更激烈,她們說,罰嫖就是罰娼。而且,蔡主席言猶在耳,她不是說罰娼罰嫖都不能解決問題嗎?這時候,蔡主席怎麼就消失了呢?

最好笑的是,柯總召這時展現了一下他「喬事」的功力,他說,那這樣好了,在法條上加一條,讓比較弱勢的嫖客—像是身心障礙者啊—因為「其情可憫」,可以減輕罰則。針對這一點,當年我們的身心障礙者參選人周志文回應的最好,志文說「性權是人權,不是只給身心障礙者的特權!這個福利,我們不能要。」

婚姻平權是民進黨核心價值,還是蔡英文個人立場?

回看同志婚姻目前的政治進程,我要說的是,蔡英文支持婚姻平權很好,但這顯然不能代表民進黨的黨意,因為民進黨內目前力挺婚姻平權的立委有四人,都是不分區,但反對卻有五人,包括黨團總召柯建銘。

很顯然的,蔡英文當選,並不能代表民進黨團都支持婚姻平權,那麼,如果要做個負責任的總統候選人,就請把話說清楚講明白,當你的價值與黨內立委衝突時,你打算怎麼做?

我認為這在政治現實上是很真實必須面對的矛盾,因為在台灣社會中,同婚就還是一個爭議的議題,所以一個黨內有不同立場並不奇怪,但是,如果蔡英文真的有意將婚姻平權變成民進黨的核心價值,那就告訴我們,在歧異如此大的情況下,她打算怎麼達成?甚至選前就做黨內的公開辯論、公開說服。

相反的,如果蔡英文根本無意改造其他人,就打算放任立委各行其是,那麼,也請清楚讓外界知道,婚姻平權就只是蔡的個人價值。

經歷這些年的選舉,選民應該也更有能力看清楚,比起「開支票」,更難的是「兌現支票」,如何面對政策往下推動時會經歷的各種衝突和矛盾,蔡英文身兼黨主席和總統候選人,如果一面打著支持婚姻平權要同志票,另一面又對立院黨團意見分歧毫不處理,那麼選民更不該無條件的信任,因為如果連穩定當選的局面都不談改革,選後又如何可能?

我的主張當然不是改投國民黨,而是不要只因為「挑一個比較不爛的」,就選擇了蔡英文,作為選民我們難道不該要求更好的?唯有選民改變投射寄望的心態,拿起選民的責任,以選票為籌碼,要求未來的公僕在選前說清楚講明白,蔡也才會有必須改變的壓力。

面對爭議和衝突,才有誠實的政治

回到性交易議題上,也是一樣的,如果你在意這個議題,那麼請拿著你在意的議題去檢驗你想支持的候選人吧,不是形象進步的小黨就會支持,也不是同志候選人就會支持,柯建銘講的話雖然不中聽,但是很直接、清楚,想要廣拿票源的候選人,也可能會顧慮很多,而不敢直接支持。

相反的,不迴避爭議,敢面對衝突,才是最難的。人民民主陣線之所以在同志遊行裡,除了持續倡議「性交易除罪」,也針對今年遊行主題「年齡不設限」,提出「廢除刑法 227」(兒少合意性除罪) 與遊行群眾一起討論,正是因為我們相信,誠實的面對性,才能有誠實的政治。

了解更多

貧窮同志參政團

人民民主陣線

(本文由鍾君竺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欲知更多,請上日日書臉書。)


延伸閱讀:

為何男性也需支持性別平等?因為——性別平等不只可拯救女性,更能解放男性

只會避談的台灣父母,怎麼不看看荷蘭、日本怎麼教孩子看待「性」?

愛爾蘭民眾向同志婚姻說 Yes,總主教開明直言:教會該面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