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88242_10156131073050128_841286177920006693_n

文/人渣文本

朱立倫參選以來,民調從二十多趴落到十多趴,許多人認為他的表現和洪秀柱差不多,換了也是白換。更有人譏諷地說朱立倫有可能再被換掉。

但朱立倫真的這麼不濟事嗎?在各種新民調中,「朱立倫」這個選項的支持度一再破底,但「國民黨」這個選項,卻在不同的立委區塊出現逆勢上揚的跡象。這種現象又代表什麼呢?

這或許代表選舉正依朱立倫的設想發展。

朱立倫宣布參選以來兩週多的表現,的確讓不少藍營的支持者失望。他並沒有超出洪秀柱的格局,仍以批判蔡英文為主軸,並對綠營的反擊以推拖(「宇昌案和國民黨沒有直接關係」)或生氣(「受民進黨的抹黑」)之類的負面方式來回應。

最近幾天他放出風向球,批判馬政府在經濟與教育上的一連串措施,讓選舉變成內戰。朱立倫為何不拿出一些具體的政見,將自己的格局提升到和蔡英文同位階的程度,反而採取「多話」的策略,讓自己降到和洪秀柱同樣的層次,甚至往蔡正元那樣的主攻手角色接近?

藍營支持者之所以會有這種「疑問」,是因為他們認定朱立倫「還想選上總統」,許多綠營支持者亦抱持相同的想法。之所以要「換柱」,不就是想選贏總統嗎?

其實不然。換柱從「起因」「過程」到「成真」,理由都是一貫的,就是想要搶救立委選情。雖然深藍堅持換柱是因朱王合謀圖求「大位」,但總統選情早就被洪秀柱徹底搞爛,根本不是什麼「大位」,只是「塞缺」。

所以,若用「選總統」來看朱立倫的選舉方法,當然不太合理。但若以「表面選總統,但其實是要救立委選情」的角度來切,就能看出他的真正戰術

他不是以聲勢強大的母雞來帶起小雞,因為母雞(總統)的聲勢要拉起來實在太難了。民調差了一倍,怎麼追?他是用「犧牲短打」來推進隊友。

在組織方面,朱立倫以黨主席兼總統候選人的身份,透過下鄉辦活動把失落的藍軍基層組織起來,並且「打馬」讓立委候選人能重整本土票;在媒體文宣方面,則轉頭和蔡英文互咬,把民眾注意力移出區域立委的戰場。

不妨細看他參選後的一系列公開發言。若是正面訴求,均以「國民黨」為主詞,對話的目標都是選民,請選民給國民黨機會。如果是負面的攻擊,則是以其「個人」為主詞,透過激情的語調批馬打蔡。這代表選民認同,就請一票肯定「國民黨」;如果有意見,請怪在「朱立倫」身上。

朱立倫若在總統選舉上一直保持弱勢,那麼愛看新聞批評時政的「反國民黨陣營」支持者,就可能會掉以輕心,認為選情穩定而不去投。此外,若選舉過程充滿醜陋抹黑與裝傻、耍白痴,可能壓低中間選民的投票率。

「綠的」和「中間」的不去投,即可突顯藍軍的傳統組織優勢。雖然追不回總統落後的 20%,但對於只差 5% 的立委選區來說,可說是「及時雨」。

那他的策略有奏效嗎?

國民黨基層在洪秀柱參選的四個月內受到重創,死的死,逃的逃,但朱立倫上台後,倒向蔡英文的許多人已被「強勢召回」,在朱立倫下鄉的場合紛紛回去他身後排好「站班」。加上「選舉資源」開始下來,國民黨機器重新啟動,活力與洪秀柱時期完全不同。

不只是原本要搶救的北北基桃地區,其他區域也出現選戰硝煙。因綠軍節節進逼而亂成一團的中部藍軍立委,現也不斷出招,以「搶救」「分化」「哭哭」的方式,重新搶回選戰的主控權。

而總共三十四席的不分區,國民黨一度潰退到只剩十席的「安全名單」,但目前在各家民調中快速增至十三到十七席不等,更有民調衝至二十席。這也就是為何朱立倫支持度直直掉,國民黨卻還是有信心喊出「立委席次拼過半」的原因了。

當綠軍支持者認為大勢底定,坐在電腦前嘲笑朱立倫的一系列發言時,卻沒意識到國民黨的主力部隊已經進入地盤撕殺。這情形剛好與數個月前相反:那時深藍天天在電腦前翹腳辱罵蔡英文,但蔡英文的人馬正闖入街頭巷尾深處,全力拔樁

就當前民調來看,綠軍在立委方面仍有些微優勢,但這樣下去,局勢會逆轉嗎?國民黨真能「計画通り」(一切正如計劃的那樣)的走到投票日嗎?

那就看選民是否能堅持理念,保持清醒,緊盯大選到最後一刻了。

(本文為人渣文本授權刊載,原文刊載:蘋論陣線——人渣文本:朱立倫沒有那麼不濟事,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朱立倫臉書


延伸閱讀:

當國民黨成為小屁孩黨,做了壞事卻連擦屁股也不會時⋯

拉抬國民黨選情的,是朱立倫還是這四個小朋友?

朱立倫千算萬算,卻算不到自己快速崩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