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8305_844162552369241_8648147159233527807_n

這一個月娛樂圈最大的話題,莫過就是《康熙來了》的落幕。隨著蔡康永正式宣布退出,小S也跟著同進退,這個曾是大家每個晚上守著螢幕、引頸期盼的節目將正式走入歷史,成為台灣螢光幕的傳奇之一。

而康熙來了播映 12 年,最後一集的節目要怎麼作收呢?根據自由報導,製作人李國強已經證實,今年 11 月 25 日將是最後一次康熙錄影,屆時將邀請百位藝人歡送康熙。我想,許多人都很關心這 100 人名單裡究竟有哪些明星,不過應該有更多人想問,為什麼曾經轟動半片天,捧紅許多藝人的節目會收得這麼突然?

其實,康熙走了許多人或許也不太意外,特別當這幾年的節目變成時常在「卸妝」和「通告王」或「狗腿王」評選之間打轉時。想想 2004 年康熙開播的盛況,當時嘉賓名單除了耳熟能詳的周杰倫、蔡依林之外,更是有李敖、馬英九、連戰、陳文茜等人,不只陣容橫跨政壇影藝圈,節目辛辣的作風更是頻頻讓這些正經八百的來賓挑戰精神極限,例如在蔡康永的鼓勵下小 S 剪費翔的胸毛、與李敖聊性能力,坐馬英九大腿等。而且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原本嚴肅的人來到康熙尺度都會瞬間放寬,願意為節目犧牲色相。

(小 S 在節目上坐當時還是市長的馬英九大腿,還好沒有握手

除了政治明星和偶像外,康熙來了也捧紅許多不能稱作素人的娛樂圈「新人」。其中最經典的例子就是沈玉琳。48 歲的沈玉琳原來是綜藝節目制作人,但由於電視業整體不景氣讓擅長作外景類節目的他生意艱難。2008 年,他結束了自己的制作公司,嘗試成為一名通告藝人。沒想到上了幾次康熙,收視率都非常好,從 2011 年至 2013 年,他更在康熙蟬聯「看到他最不想轉台王」,事業迎來第二春。

除了沈玉琳外,趙正平也是一個例子。他雖然發跡於《國光幫幫忙》,但康熙卻讓他真正為觀眾熟知。趙正平曾坦言自己人生的所有轉折點,例如出書、出唱片、跳舞,幾乎都是通過康熙發揚光大。其實一個談話性節目,只要有好的問題和來賓,就能在不須花太多成本的情況下拿到好的收視率。而康熙來了不僅找來名人座談,更主動創造話題素人,包括曲家瑞、hold 住姊等人都是從康熙裡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然而,話題總有談完的一天,觀眾也不會希望每次翻開電視都是那幾張老面孔。總不能每次節目都找來沈玉琳吧!(雖然他在 2013 年上了 26 次康熙)。在點子上面,康熙每周錄製五集,這意味著一周就要想 5 個主題,一年下來就需要 200 多個主題。曾經為節目製作人的 B2(本名陳彥銘)對這個問題心中最有感,當時節目 90% 的點子幾乎都是出自他的腦中,他曾說,當觀眾覺得節目變難看,就是他身體狀況比較差的時候。在兼拍電影的幾個月中,B2 常常凌晨下了戲就來想點子,想到早上再去拍戲,完全是在燃燒自己生命的情況下支撐節目。

這樣的努力,的確維持住康熙的高收視,但也限制了電視台求新求變的決心。對電視台來說,如果談話性節目的低預算能作出高收視,為什麼還要多花錢

因此,在資金有限、點子瀕臨耗竭、藝人都來過好幾輪的情況下,節目被迫在維持談話類型下作轉型,加入一些綜藝類元素,例如唱歌、跳舞,而內容也從人物專訪轉向話題討論,為了順應其主要目標觀眾,感情、美食和為人詬病的「女星卸妝」,這些綜藝味濃厚的節目類型開始都漸漸出現。

除了節目變質外,中國大型綜藝節目近年的崛起更是一拳重重打在康熙心窩。就一集預算來說,康熙願意出 50 萬在台灣或許已算不錯,然而像《中國好聲音》這一類型的節目一集卻願意花上 1000 萬人民幣的預算。這幾年來許多藝人因此出走到中國成為固定班底,或許我們能說這些藝人不夠愛國,但兩者價錢相差甚大,又怎麼能不吸引他們離開台灣呢?

當這些原本在台灣發展的藝人前往中國,留在台灣的時間減少時,康熙能夠請到的嘉賓數量自然就逐漸變少。而所有的大牌明星幾乎都已被康熙訪問過,有些甚至已來過節目三五次,儘管蔡康永和小S在怎麼能化腐朽為神奇,終究也難變出新話題。

所以,雖然這個原因會讓人覺得很無聊,但低廉的製作成本的確就是康熙日漸無聊的最直白答案。這不僅只是市場小的問題,還有電視台不願求新求變,只願繼續為了維持收視率,苟延殘喘的消費台灣有限的資源。總歸一句,節目除了需要資金支援,更需要求變的心。一個節目若只將收視率當成唯一價值選擇,就再也變不出迷人的玩意。儘管蔡康永沒有宣布退出,康熙最好的時光,或許早就已經過去了。

(資料來源:知乎日報,首圖來源:蔡康永臉書。)


延伸閱讀:

港媒、僑生都讚賞的《康熙來了》:讓世界華人圈看見台灣,還將本土「台灣腔」發揚光大

當紅的《康熙來了》也曾慘澹如屎,就靠他讓收視率起死回生!

誰都不能批評我!蔡正元要 NCC 整頓政論節目、否則就砍預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