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Tax Credits,CC Licensed)

在美國這片信仰資本主義的土地上,連教育也是由市場決定。然而,放任學費讓市場決定也讓美國人吃到苦果。過去 30 年來,美國大學學費漲幅超過了 100 %,連帶著讓許多學生無力負擔而背負著高額的學貸。

日前在民主黨總統參選人辯論中,兩位候選人希拉蕊 (Hillary Clinton) 與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不約而同提出了大學免學費的政策,顯然美國的大學學費已經壓得許多家庭喘不過氣來了。

同樣的畫面也出現在台灣,根據《國會月刊》─〈大專校院學雜費爭議及其相關問題之研析〉的數據,台灣一個大學生每年教育費用平均約 23 萬,對收入落在後 40% 的家庭來說幾乎等同是年所得的一半。在此同時,根據《圓夢助學網》的統計,每年約有 1/4 的大學生申請就學貸款,其中私立大專院校學生為公立的 4 倍。對於中低收入的家庭來說,想要透過教育來翻身就先得付出沉痛的代價。

看到這裡,你以為我們應該贊成調低學費嗎?先想想這是不是真的對窮人有幫助吧!

調低學費肥了富人卻無助於貧窮家庭

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在 2002 年的《誰是台大學生》研究報告就發現,相較於全國平均的 0.89% 來說,大安區居民有 6.1% 的機率可以上台大,而台東縣居民則只有 0.19%。此外,研究中也提到,學生父母的教育程度高低與是否具備軍公教背景也影響了你上台大的機率。看完這份研究,我們就不難想像城鄉差距與家庭社經地位如何決定了你上哪所大學了。

如果公立大學多半是社經地位較佳的學生在就讀,而家庭環境較差的學生則更有可能就讀私立大學。這麼一來,學費減免只是錦上添花。但對以學費做為主要收入的私立大學來說,學費減免就是減少收入,也就更難付出高薪聘請優良教師或是花錢更新硬體。結果在調降學費的制度下,窮學生們不過是拿去學習資源換取較少的經濟負擔而已。

台灣的學費已經不能再低了

台灣的公私立大學在 1999 年到 2008 年的十年間分別共調漲了 24.5%  9.67%。到了 2009 年更開始凍漲學費,直到去年 (2014) 才有 8 校成功調漲。至於今年更是有 23 所大學申請調漲學費,其中 9 所通過申請,調幅為 1.89%-2.5%。

對比美國平均每年 3% 以上的學費漲幅來說,台灣的學費調整已經相對少了些。再想想每人每年的教育成本不分公私立都要 10 萬元以上,而每人僅需要負擔不到一半的成本,你還覺得我們的學費太貴嗎?

真正公平調整學費的做法並非齊頭式拉低學費,而是在調高學費之餘,針對學生的家庭收入採取不同的收費水準。我們讓有能力的家庭多負擔一點學費,好讓中低收入家庭能夠以相對低廉的費用入學,甚至還有獎學金可拿。量能付費,這才是應有的做法。

資料來源:〈國會月刊─大專校院學雜費爭議及其相關問題之研析〉、The College Board, Annual Survey of Colleges; NCES, Integrated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Data System (IPEDS).、〈經濟論文叢刊─誰是台大學生〉、圓夢助學網

延伸閱讀:

一位教師的告白:台灣的高等教育,讓父母的收入能力成了「遺傳」

教育 M 型化:統計數據告訴你,台灣的窮人真的唸不起台清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