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 (3)

文 / 今周刊

疾病管制署副署長莊人祥昨 (29) 表示,目前登革熱疫情嚴峻,風災後一周是登革熱防治的關鍵期。隨著全球暖化,登革熱席捲全球,每年有三點九億人感染並造成兩萬人死亡;台南病例數一再破紀錄,全台疫情拉警報。但是更可怕的是,十月與十一月登革熱高峰期將至,杜鵑颱風又來攪局讓先前噴的藥都隨雨水流失,將讓疫情雪上加霜,估計今年病例數上看六萬。小心!病媒蚊可能就在你身邊。

  • 高峰期將至,保守估計全年將有六萬例

前疾管局局長蘇益仁估算,九月初全台病例數六千三百多例,到九月底就一萬八千多例,根據流行病學趨勢來推估,以每天新增五百例來算,到達十月、十一月高峰,全台感染人數應該是三萬例,之後病例數才會開始下降,保守估計全年至少有六、七萬例,這將創下歷史新高。

登革熱病毒分一、二、三、四共四型,每一型都有感染致病的能力。台灣到目前為止死亡率為○.二%,雖然死亡率看起來不高,但若是不同型病毒交叉感染,或是本身有慢性疾病者,容易成為登革熱重症患者,死亡率就提高到十到五十%,如果早期給予適當治療,可以降到五%。根據疾管署資料顯示,今年死亡病例都有高血壓、糖尿病、腎臟病和癌症等病史,且以老年人居多,絕不可忽視。

登革熱同時帶來巨大經濟損失,東南亞從○五年起醫療支出與家長因為孩子生病無法上班的間接損失統計就多達台幣三百一十三億元。加上因全球暖化問題,登革熱防治已成為全世界共同面臨的挑戰。

  • 疫情燒出三漏洞:預算、人力不足  政府應變慢半拍

今年疫情延燒,正燒出幾個防治漏洞:

一、防治預算不足:

立委管碧玲指出,從一○年起,中央政府登革熱防治預算每年都負成長,從五千三百萬元降到今年的三千一百萬元,整整少了四成。甚至,去年高雄疫情大爆發,今年經費還少給了六.八%(註:高雄今年只拿八百六十二萬元預算)。

二、地方產業設備及人力不足:

台南市衛生局防疫科人員僅二十人,負責登革熱的沒幾人,蘇益仁就說,連噴藥都不知道怎麼噴才有效,更遑論聚集蚊子、藥物、流行病學、地理資訊等專家討論。

三、中央防疫警覺慢半拍:

近年防疫都是地方主導,但○五年和一○年分別在登革熱病例數達三百、五百時中央即成立指揮中心,今年到五千例都還未成立。

  • 新加坡全國動員、高雄防蚊 SOP 值得借鏡

去年高雄市疫情大爆發後師法新加坡,今年亦有效控制病例數,他們做了什麼?

新加坡採「中央主導、全國動員、嚴格執法」方式,由國家環境局主導防疫,下設跨部門登革熱防治行動小組(IADTF),進行全國性宣導與視察可能的病媒蚊孳生地。同時今年全國總動員,連總理李顯龍也多次參與滅蚊行動,到處都有滅蚊標語,政府也在各媒體大力宣導防治作法。

此外,新加坡執法甚嚴,若發現家中有病媒蚊繁殖,初次罰兩百元新幣(台幣四千六百元),最重可罰到五千元新幣(台幣一萬一千五百元),以及最高判刑三個月;承包商若未遵守規定,除了開罰外,還可勒令停工,今年到五月已經發出五十個停工令。雷厲風行下,防疫成效頗佳。

高雄市也發展出對抗登革熱的 SOP,不但成立地方政府為一一個的病媒實驗室,同時注意細節,從填補防疫漏洞做起,值得借鏡:

一、病毒不過冬,在蚊蟲活動力最差時噴藥:

高雄市衛生局局長何啟功分析:「蚊子要產卵過冬,十、十一月咬得凶,疫情也是最高峰;蚊卵可以忍受半年乾燥不會死,一旦進入四、五月梅雨季,容器積水,蚊子恢復活躍,七、八月再移入外來病例,疫情就發生了。」故「病毒不過冬」才正確,高雄冬天起就開始噴藥防疫,企圖一舉殲滅。

二、萬人齊防疫,基層里鄰長成登革熱衛教種子:

高雄市推出「深耕社區」計畫,每里成立防治小組,里長、里幹事都要接受衛教培訓,回到里內辦夜間說明會。今年五月之前,全高雄市每里都至少辦過一次。「防治工作要生活化,把居家與環境清潔當成生活的一部分,光靠市政府噴藥開罰,無法有效防治。」去年擔任環保局長,現任高雄市副市長的陳金德強調。

高雄還首創「登革熱民眾即時通 App」,提供市民衛教與及時疫情資訊,另有「登革熱定位系統 App」,連結上去就是防疫地圖,將曾發生孳生病媒蚊的地方列為熱點,讓萬人齊防疫。

三、清查積水處,排水溝引入海水、重罰養孑孓工地:

高雄除要求公家所屬單位都要提出改善計畫,並採重罰方式處理違規單位。高市府就曾與中華電信槓上,多次開罰讓中華電信妥協在十六萬個人手孔蓋加蓋防積水;另工地若被發現有孑孓就勒令停工,今年已有二、三十家曾被停工,起造人 (建設公司老闆) 還得去上衛教課程。

  • 台灣大發現!治 C 肝老藥可抑制登革熱病毒

登革熱疫苗上路雖遙遙無期,不過台灣學者另闢蹊徑,研發治療新藥。中研院生醫所副所長林宜玲在 2013 年發現,嘔吐藥主要成分 PCZ(Prochlorperazine) 可以有效抑制一、二、三型病毒;在細胞與動物實驗中顯示有效。「如果人體試驗也能成功降低病毒量,將是全世界第一個發現!」曾參與 SARS、H1N1 等防疫及疫苗研究專家何美鄉說。

好消息是,在《今周刊》採訪同時,何美鄉接獲中研院倫理委員會傳來的好消息,願意緊急開會審理此藥人體試驗可行性。相較登革熱疫苗成效不夠明確、對病情尚未本土化的台灣來說也不符經濟效益,若 PCZ 能通過用於登革熱,對全球在登革熱的藥物治療與預防上,將是重大進展。

(本文為合作媒體《今周刊》授權刊載,原文刊載:登革熱危機總動員 10 月才開始,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登革熱防疫已經是政治問題
蚊子愛胖子 多吃「硫化物」食物遠離擾人蚊
醫生沒說清楚的健康真相
台灣急診之父 :  急診室醫師的基因就是哪裡有意外,就往那裡去
惡性循環 重症病患只能卡在急診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