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06553603_110ee122e7_z

文/王維丹

外媒獲悉,因為當前超級 QE 項目面臨無法如期推升國內通脹和促進經濟增長的質疑,日本央行正低調地展開頭腦風暴,考慮未來較長期間內是否大幅調整 QE,探索在當前 QE 措施之外的選擇。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由於目前政策選擇有限,如果國內通縮壓力持續,日本央行仍會將每年購買 80 億日元政府債券的超級 QE 作為首選,但不排除較長期內終結 QE 的可能性。其中一位消息人士將超級 QE 比作服藥,稱:「如果這種藥沒有見效,你就會懷疑再增加用量是否還有意義。」

另一消息人士援引某位日本央行高官表態稱,如果超級 QE 實行太久一直未能讓日本通脹加快回升,可能要選擇大改動 QE。一位前日本央行官員說:

「超級 QE 不是一種要再持續五到十年的項目。」

路透報導還提到日本央行內部的分歧,一些官員懷疑擴大 QE 能不能顯著推動經濟增長,還有些官員擔心,如果加快購買資產,可能最終會找不到市場供應資產的賣方。原因正如一位前債券分析師所說的,金融機構自身也需要一定的日本國債作為抵押品,即使日本央行出得起高價收購,他們也不可能無限量供應。

到目前為止,日本央行還沒有定論,沒有拿出任何 QE 改動的選項,很多決策者還希望通脹會如期上升,讓日本央行能在 2017 年左右考慮逐步撤銷 QE。但許多分析師懷疑,到 2017 年日本要上調銷售稅,所以可能不得不迅速撤銷刺激。

自 2012 年底再度上台以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直不遺餘力推動貨幣寬松、貨幣貶值等一系列刺激政策,希望扭轉日本經濟長期頹勢,可所謂「安倍經濟學」實施兩年多來未起到預期效果。本月初公布的日本 GDP 終值顯示,二季度 GDP 年化環比下降 1.2%,較預期 1.8% 的降幅小,較 1.6% 的降幅初值有所上修。盡管數據好於預期,仍難掩日本經濟當下窘境。

上月初 IMF 經濟學家預計,由於國內債券供應不足,日本央行購買債券的 QE 項目可能到 2017 年就不得不慢慢結束。IMF 當時報告認為,日本央行可以通過延長持有債券的期限繼續施加貨幣寬松的刺激,或者擴大購買範圍,也購買私人資產。

本月月中的日本央行會議以 8 比 1 的投票結果維持當前貨幣寬鬆不變,仍以每年 80 萬億日元的速度擴大基礎貨幣規模,但對增加刺激措施避而不談。經濟學家預計日本央行今年 10 月 30 日會議決定增加刺激的可能性增加。

(本文為合作媒體《華爾街見聞》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安倍經濟學現在魯魯的,為什麼大家還是那麼看好日本復甦?

全世界最難的事該不會是拚經濟吧,日本 GDP 連兩季負成長

用 3 張圖表看懂哪幾個國家可能發生貨幣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