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賣出內地資產、資本運作等行為一直是市場關注和熱議的焦點,國資委商業科技品質中心研究員羅天昊寫的一篇題為《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把故事推向了高潮。針對李嘉誠事件,微信公眾號“人民日報評論”今日發表文章稱,“斯人已去,不必挽留”。

文章稱,一些人選擇從感性的角度來審視李嘉誠“投資路線圖”的轉向,“從普通人的樸素情感出發,好的時候同享福,遇到困難卻不能共度難關,這在觀感上確實讓一些人覺得有點說不過去。”文章還稱,“看待一件事情不能僅僅停留於感性。畢竟,資本的本性就是逐利而動,市場的規則就是遵守法治,只要在法治框架內,資本享有來去自由的權利。

文章也認為,李嘉誠撤離可能被視為一個“標誌性”的事件,也會帶來一些負面影響。“但是如果對此做過度解讀,甚至由此預測中國經濟不行了,則顯得有些誇大其詞。全球化時代,資本流動再正常不過,沒必要對此風聲鶴唳。

文章稱,“斯人已去,難以挽留也不必挽留,市場經濟本就是多元經濟、流動經濟,有人走、有人來,有人看跌、有人看漲。只要中國深入推進改革、堅定完成轉型、保持市場活力,就不用擔心李嘉誠之後沒有資本進來。

文章最後稱,資本沒有國界,但商人有祖國。相信包容開放的中國,會為更多商人留一份溫情,不僅會創造更好的營商環境來容納他們,更會以超越金錢的胸懷來溫暖他們。如果僅僅把中國視為利益性市場,而不是戰略性市場,一些人可能會選擇離開。但時間將證明,大陸錯過的可能只是一兩個商人、一兩家企業,而他們失去的,則將是與中國一起成長的整個時代。”

李嘉誠是如何陷入輿論漩渦的呢?繼長和繫世紀大重組之後,香港首富李嘉誠仍未停止對旗下資產的騰挪。9 月 8 日,李嘉誠手上的另外兩家上市公司長江基建集團有限公司與電能實業有限公司聯合發佈公告宣佈,前者擬以 116 億美元的換股形式合併電能實業,以尋求公共事業業務的進一步擴張。

這不得不再次引發外界關於“李嘉誠撤資香港”的猜測。作為目前李嘉誠商業帝國中唯一一家在中國境內註冊的長和系公司,電能實業併入長江基建後將會退市,長和系旗下合共 10 家上市公司的註冊地都將在海外, 這意味著龐大的李氏長和系企業註冊地將全部遷離中國,李嘉誠最終完成了旗下公司註冊地的全部外遷。

對於過去兩年一直在香港和內地兩地進行資產拆分和出售的李嘉誠而言,逃離香港和內地或將成為既定的事實。9 月 12 日,“瞭望智庫”刊發題為“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文章指李嘉誠“不顧念官方此前對其在基礎設施、港口、地產等領域的大力扶持,在中國經濟遭遇危機的敏感時刻,不停拋售,造成悲觀情緒在部分群體中蔓延,其道義的高點,已經失守。”

9 月 15 日,長和發言人對此表示,集團副主席於早前記者會上已重申,長和集團並沒有撤資這回事,而且有買有賣,屬於正常的商業行為。

附“人民日報評論”文章全文:

對李嘉誠,與其挽留不如目送
李克濟

這幾天,亞洲首富李嘉誠深陷輿論漩渦,關於他從大陸撤資的爭論,仍然在唇槍舌劍地進行着。是正常的運作,還是道義的失守?是合法的進退,還是無奈的撤離?義憤填膺的道德審視、唱衰中國的負面猜測、恐慌情緒的傳染效應……所有這些元素,使得李嘉誠的撤離變得十分敏感。

那麼,如何看待李嘉誠“投資路線圖”的轉向?一些人選擇從感性的角度來審視。改革開放以來,大陸的優惠政策、開放環境、巨大市場,是他走到今天的重要基石;而這幾年來,由於轉方式、調結構,大陸經濟增速主動回調,李嘉誠的選擇就顯得尤為扎眼。從普通人的樸素情感出發,好的時候同享福,遇到困難卻不能共度難關,這在觀感上確實讓一些人覺得有點說不過去。

然而,看待一件事情不能僅僅停留於感性。即便是有種種“看法”,也只能停留於個人內心的幾聲嘀咕,卻難以從公共層面進行“道德綁架”。畢竟,資本的本性就是逐利而動,市場的規則就是遵守法治,只要在法治框架內,資本享有來去自由的權利。李嘉誠到大陸賺錢,如果因為曾經給予優惠而主張“不宜想走就走”,即便在道德上有正當性,在道理上也說不通,更與法治精神相悖。今天的大陸,政治清明、法治昌明、市場透明,當然有足夠的底氣接受任何資本的歸去來兮。只是,如果缺少這樣的大視野,激於義憤而情緒失控,甚至公開叫囂“別讓李嘉誠跑了”,就顯得有點落後於時代的不自信了,也不利於企業家樹立信心。

眾所周知,北京長安街的東方廣場,上海陸家嘴的東方匯經,中國政治中心和經濟重鎮的標誌性建築,都打上了李嘉誠的烙印,他的撤離,無論如何都可能被視為一個“標誌性”的事件,也可能帶來一些負面影響。說這不代表什麼,肯定不現實,但如果對此做過度解讀,甚至由此預測中國經濟不行了,則顯得有些誇大其詞。中國經濟總量占世界的比重超過 12%,這麼大的盤子、這麼重的份量,一個商人的撤離能影響基本面嗎?全球化時代,資本流動再正常不過,沒必要對此風聲鶴唳。

與一些人的恐慌情緒相反,中國官方對此表現得從容淡定、舉重若輕。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日前表示,“更多的外來投資對在中國投資信心逐步增強”,“我們現在推進的改革非常重要的目標就是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斯人已去,難以挽留也不必挽留,市場經濟本就是多元經濟、流動經濟,有人走、有人來,有人看跌、有人看漲。只要中國深入推進改革、堅定完成轉型、保持市場活力,就不用擔心李嘉誠之後沒有資本進來。我們能做的,不是自降身份的挽留,更不是激於義憤的謾罵,而是把這個國家建設得更好,讓今天的離開成為明天的遺憾。

資本沒有國界,但商人有祖國。相信包容開放的中國,會為更多商人留一份溫情,不僅會創造更好的營商環境來容納他們,更會以超越金錢的胸懷來溫暖他們。如果僅僅把中國視為利益性市場,而不是戰略性市場,一些人可能會選擇離開。但時間將證明,大陸錯過的可能只是一兩個商人、一兩家企業,而他們失去的,則將是與中國一起成長的整個時代。

(本文為合作媒體《華爾街見聞》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Stanford EdTech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精準眼光的李嘉誠,早在 2011 年就不斷拋售中國資產

行動已說明一切!李嘉誠旗下所有公司註冊地已全數遷離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