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聯合報,攝影/記者陳柏亨)

坦白說,台北市議會的議員不是在吵波卡,他們這麼高尚的人,怎麼會在意這個 AV 女優?他們在意的是柯文哲。如果能夠逼迫柯市長換掉戴總,那等於是敲山震虎,滅柯文哲威風而已。他們哪會在意波卡這種小東西?

話說不在意,但是身體倒是很誠實。波卡這種難以訂購到的物件,議員只要發一封:「為問政需求,請貴公司惠予提供 XXOO。」的公文,大概就可以手到擒來,不用排隊,不用打電話,這大概就是當議員的好處之一。問題是,有沒有可能是助理自己發送公文?確實有可能。如果助理自己想要,直接蓋委員的公文章,其實在沒有審核的情況下,公務機關只認議員章,大概就會同意。他們唯一確認公文是否為真的方式,就是打電話給議員辦公室確認,或是直接把波卡送到辦公室來。

不過,議員真的都不用負責任嗎?這種假問政之名,行圖利之實的事情,已經有違法的可能性,縱然悠遊卡公司名義上是民營,但是如果不是市議員,誰要「因問政需求送卡片」?不然請教一下,這些問政的卡片,拿去哪裡?在奇摩拍賣?還是在露天?還是拿去直接孝敬樁腳?姑且不論排隊打電話要時間成本,卡片是要錢的!

問政要卡片?我還第一次聽到這種嗜好。

我覺得波卡已經是小事,真正的大事是我們不分黨派的議員的索賄文化,應該要如何改變才是。當市府顧問也可以取得 60 套波卡(後面退回 50 套,10 套竟然已經送朋友!)究竟是悠遊卡公司主動贈送以示好,還是這些顧問與議員藉勢藉端要求索卡?如果是前者,那就是上下交相賊,如果是後者,那麼就有違法的可能性。

下次的廉政委員會,我會提案要求調查,敬請拭目以待。這件事情不是一張卡片的問題,而是市議員與市府顧問這種習性,必須徹底矯正,不然廉政個鬼啊!

(本文為呂秋遠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選戰新戰場:立委助理學編維基百科,就為了幫老闆「顧面子」 

他重建街友們的信心,卻擋不了潑水議員的百般刁難

議員變諧星、議場變秀場,台灣民代荒謬 Cosplay 全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