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讀:金磚四國 (BRICs) 為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是經濟學家頗為看好的新興市場,但想不到才剛要起飛的新興市場,開始有了下坡之勢,中國股災、人民幣大幅貶值,影響全球經濟,但受到波及最大的國家,竟是巴西!(想瞭解更多,可閱讀此文:誰能想到,人民幣大幅貶值,損傷最大的國家居然是⋯巴西?)而巴西大幅貶值,內部的經濟風險都嚇壞了外資,沒人知曉巴西的經濟是否為更慘,而全球權威金融分析機構,則是進一步評級哪些新興國家有投資上的危險。

本週標準普爾(編按:為世界權威金融分析機構)將巴西的信用評級降至垃圾級,其負面的評級展望意味著未來還可能繼續被降級。而面對全球資本瘋狂撤離,巴西並不是唯一有降級危險的新興市場國家,俄羅斯、土耳其、南非都可能步其後塵

本週巴西被降級後,華爾街見聞文章提到,另一評級機構惠譽將新興市場國家列入降級風險名單,其中經濟增長放緩和財政赤字高企的巴西和南非高居榜首,土耳其和俄羅斯也在其中。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指出,和過去專注於經濟體償還外債能力不同,三大國際權威評級機構——標準普爾、穆迪和惠譽越來越依靠廣泛的宏觀經濟衡量標準給予評級。巴西的外幣主權債務相對較少,可是政府的本幣債務和國內企業發行的外幣債券都很多。德國商業銀行的新興市場研究主管 Simon Quijano-Evans 認為,評級機構關注的是結構性問題,特別是結構改革的進展,比如依賴大宗商品出口的新興市場國家有無推行經濟多元化發展。

Quijano-Evans 指出,巴西的公債與 GDP 之比從 2002 年巔峰水平的 78% 降至 2011 年的 61%,此後直線回升,俄羅斯、南非與土耳其的債務增長也呈現同樣的增勢。以下《金融時報》圖表展示了三大評級機構分別給予巴西、南非、土耳其和俄羅斯的評級,其中紅色代表垃圾級,藍色代表投資級,如果是右上方帶有星號的藍色評級,代表距離垃圾級僅差兩級。

f1

Quijano-Evans 對比了美元計價的各國信用違約互換(CDS)同標準普爾與穆迪分別給予的評級,發現高於下圖紅線的國家是市場認為風險更高的國家,其實際風險超過了評級機構目前給予評級體現的風險。紅線下方的國家相對風險較小。如圖所示,市場認為巴西、俄羅斯、土耳其和南非的實際評級明顯低於評級機構現在給予的評級。

f2

美國私人銀行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BBH)的高級外匯策略師 Win Thin 用 15 種宏觀和政治指標編製了加權指數,生成隱性評級的模型。據該模型估算,巴西的評級應該比標準普爾給予的最新評級還低兩級,分別比穆迪和惠譽現有評級低三級和四級。Thin 預計,穆迪和惠譽將巴西評級降為垃圾級只是時間問題。

Thin 將俄羅斯、土耳其和南非列為三大最有可能主權評級被下調的國家。據 BBH 今年 7 月末更新的模型估算結果:

俄羅斯的評級為 BB-,比標準普爾和穆迪評級低兩級,比唯一給予該國投資級評級的惠譽的評級低三級。
南非的評級為 BB,比穆迪和惠譽的評級低三級,比標準普爾的評級低兩級;
土耳其的評級也是 BB,比穆迪和惠譽的評級低兩級,比標準普爾的評級低一級。
Thin 認為,過去十年大家高估了新興市場的基本面,它們的強勁基本面實際上是大宗商品大繁榮的產物。當然土耳其是例外。土耳其因為大宗商品價格走低而受益,困擾土耳其的是政治因素,過去五六年土耳其經濟就是債務催生的泡沫。

(本文為合作媒體《華爾街見聞》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rednuht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誰能想到,人民幣大幅貶值,損傷最大的國家居然是⋯巴西?

經濟學家:未來兩年全球最有可能的結局是經濟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