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800

文/曾嬿卿

黃國昌確定參選後,時代力量支持度陡然提高,成為率先跨過民調支持度 5%的新興政黨;他還很有信心地表示,要朝 10%邁進,絕不會讓投給時代力量的政黨票變廢票。

「你好,我是黃國昌,這次出來參選立法委員,請多支持,這是我個人的介紹。」走進普渡會場,黃國昌這樣向每個遇到的人自我介紹、遞上文宣;不同於他在政論節目或演講場合,橫眉冷對對手、侃侃大談法理,在學運時被封為「戰神」,私下的黃國昌有點靦腆,安靜得讓鄉親們問他:「阿你甲惦(這麼安靜),麥安怎選?」

幾經波折,黃國昌終於在新北第 12 選區參選。他的加入,讓時代力量支持度陡然提高,成為率先跨過民調支持度五%的新興政黨;他的戰力,也讓支持第三勢力的人寄予厚望,認為他最有機會拿下 1 席,替換掉國民黨的李慶華。然而,他也成為指標,書生論政禁不禁得起選舉考驗?能不能彎下腰來請託拜票?

  • 書生參政 辭工作宣示決心

「我以前做社運,對國家大方向做芻議改革,都還不是那麼踏實,進入選舉,不覺得在基層拜票跟鄉親互動是庸俗過程,政治就是眾人的事,鄰里關心的事,就是你投入政治必須關心的,否則就不要來,」黃國昌在跟鄉親互動過程中,發現其實台灣許多角落每天晚上都在上演「國是論壇」,只是用一種更輕鬆的方式,他則是藉此吸收到不同資訊,了解地方人士關心的事、對事情的看法。

時代力量 1 月成立,他 5 月加入,並擔任建黨工程隊代理總隊長,7 月才宣布參選,內心天人交戰許久。為了表示他破釜沉舟的決心,也不想讓人批評他腳踏兩條船,更索性辭掉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員的工作,放棄「長期飯票」,重拾律師執照。對他來說,參與 2016 這場戰局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讓代表保守勢力的國民黨與親民黨在國會不過半,讓進步改革勢力加上民進黨,建立一個新國會。

因此,時代力量選擇與民進黨協調合作,儘管被部分人士質疑,但黃國昌表示,他們不會跟 2 黨等距,因為不認為 2 黨一樣爛,雖然有時會對民進黨的妥協失望,但相對而言,民進黨還是比國民黨好。他坦言因為這樣,以及由於支持蔡英文,而與社民黨、綠黨合作破局。

但他表示:「我們認為要自己踏入政治,而不是讓民進黨當我們的代理人。」不滿意過去在國、民兩黨下的國會運作形態,決心「為台灣建立一個承載進步價值的本土政黨」,也為了提供資源給對政治有興趣的年輕人歷練,從街頭走向國會殿堂,就成了必然選擇。

他認為,時代力量在進入國會後,與民進黨將在法案上既合作又競爭。但其實目前雙方在選區上就已有競爭關係。黃國昌指出,與民進黨協調選區,是由個別選區參選人決定,並無包裹處理。像馮光遠想和民進黨的呂孫綾進行三場辯論後,民調決定淡水候選人,但對方還沒有允諾;新竹市也看邱顯智態度,黨沒有任何立場要邱退,且他迄今沒有聽說柯建銘要用比民調的方式決定人選。

時代力量多位參與者都是律師,外界也多認為該黨較「務實」,黃國昌說:「我們不是踏在雲端不了解現實,出來選就要選贏,進國會改變現狀,不是單純講理念,理念是我們行動的支撐跟後盾。」

他的確認真扮演他的角色。深知在藍大於綠的汐止,要打敗當過 7 任立委、已在地經營兩屆的李慶華不易,不但勤走基層拜票,身段柔軟程度也令人訝異,像他和馮光遠準備在兩個選區的交界處掛看板,便與愛「搞怪」的馮拍了一張模仿「歪腰」郵筒的照片吸睛,而這正是他科學化打選戰的例證之一。

據指出,包括選民對議題的反應、看板的掛法、助選的大咖,黃國昌都經由縝密的科學分析決定策略。

  • 精算選票結構 要贏李慶華

例如當初黃國昌考慮參選的 3 個地方,都是藍大於綠,分別是台北市港湖區、新北中和與汐止。考量到親民黨黃珊珊在港湖實力強,又獲民進黨禮讓,不去跟她爭地盤,其餘兩地,去年朱立倫光是中和就贏了將近 3 萬票,汐止則贏了 6000 票,選汐止,不單單是自己世居之處,選票考量上也較有利,也顯示黃國昌「要選就要贏」的企圖心。

據了解,目前民調黃國昌暫贏李慶華 7、8 個百分點,但民進黨內部分析,李慶華雖然在國會沒什麼表現,但基層經營雄厚,加上當初與黃相爭的沈發惠,勉強退讓後地方組織可能按兵不動,黃國昌徒有高知名度,卻勝算不高;但另一派認為,李慶華的滿意度不高,何況國民黨總統選情不佳,藍營支持者可能缺乏投票動力,連帶拖累立委選情,反而綠營支持者很可能全力拱蔡而積極投票,加上黃國昌可望吸引中間、甚至淺藍選民,且李慶華不是朱立倫、黃國昌也非游錫堃,黃的贏面不小。

時代力量希望用區域立委選舉衝高政黨票,黃國昌篤定地說,時代力量已過了 5%的門檻,希望往 10%邁進,在不分區取得 3 到 4 席,應該會提名 8 席不分區,而在人選與排序上,都會有公眾參與的空間。對於兩大黨都在操作政黨票投第三勢力,將會浪費選票成廢票,他頗不以為然;時代力量只能努力把自己墊高,證明自己已超越 5%門檻,確保自己不會被棄保掉!

(本文由合作媒體財訊授權,原文標題:黃國昌:出來選就要贏,不是打理念而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我們要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范雲提出新思辯,要將進步力量帶入政治
最年輕鎮長》陳紀衡:把自己當政治實驗品,投身選舉改變家鄉
魔鬼藏在細節裡:除了總統、立委選舉,還有你沒注意過的大法官提名
罵完連勝文「靠爸」後,綠營政二代準備插旗國會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