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為金融研究者Charles Hugh Smith,美國金融博客 Of Two Minds 的博主。)

許多評論家都已巧妙地闡述各國央行所處的兩難境地。明知不可為卻要為之,達不到想要的結果,但又不能坐視不理,因為什麼也不做本身就是風險。

眼下中國面臨的兩難之境就頗具啟發性。儘管中國金融體系和經濟十分複雜,我們仍然可以把它簡化為這樣一個兩難選擇:

如果加息以提振人民幣和遏制資本外流,那麼在與其他弱勢貨幣的競爭中,中國的出口將失去立足之地。這是實施盯住美元匯率制度的一個缺陷。

盯住美元提供了寶貴的穩定性,同時或多或少地保證了對美國出口的競爭優勢,然而在美元升值的背景下,它使得人民幣過於強勢(相對於其他貨幣)。

但是,如果中國選擇降息,以廉價信貸漫灌實體經濟,資本外流就會加劇,因為每個人都想擺脫人民幣貶值對購買力的影響。

這就是中國的兩難處境:以人民幣貶值來刺激出口的話,會鼓勵資本外逃,迫使央行動用外儲來減緩資本外流大潮

但是為支撐人民幣所做的努力又會打擊出口,可能造成各個利潤薄弱的行業大規模裁員,以及錯綜複雜的影子銀行膨脹。沒有人知道倉庫裡的抵押品究竟被抵押了多少回,或者影子銀行體系的債務有多少。

不管選擇哪個,結果似乎都不甚理想:要嘛讓人民幣貶值,坐視資本外流,要嘛支撐人民幣,等待出口和利潤大幅下滑。

就連什麼都不做也很危險,因為它會威脅決策者的公信力。

(本文為華爾街見聞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jasleen_kaur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棄逃的號角已吹起!英媒報導:六成中國富人將轉往海外投資

強國經濟夢碎》經濟學人評選全球五大經濟風險區,中國與希臘並列第一

中國經濟正在失去一項最大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