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苗博雅 (社會民主黨 台北市文山南中正(第 8 選區)立委擬參選人)

如果在一個和性別有關的事件裡,最後出來坦的都是那個最沒問題的人,這就是一種性別問題。

波多野結衣哪有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那些覺得 AV 演員就是難登大雅之堂的人(而且更好笑的是,難道靠著一招壟斷而大賺錢的悠遊卡公司所發行的卡片是什麼超級了不起的大雅之堂嗎),有問題的是把色情片演員當成「物」而不是視為「人」看待的人。

如果以贊成性產業的觀點來看,波多野結衣就是性產業的勞工(而在 AV 產業的結構裡,演員其實經常是勞動條件不佳的);如果以反對性產業的觀點而言,波多野結衣則是性剝削的受害者。不論哪個觀點,把波多野結衣印在悠遊卡上,即便有問題,都不是她本人有問題。

但最後波多野結衣還是要承受攻擊,還是要發聲明出來坦。沒有性別意識的人把事情弄到出包,最後都由沒做錯事的女性來承擔,這就是性別問題。

這個行銷活動,從開始就沒有想清楚除了「曝光度」以外,到底要帶給社會什麼「概念」和「價值」。

當初的意圖明顯是利用 AV 女優的爭議性來拉升曝光度,但真正曝光開始爭議之後,又無力把話講清楚,只能擠出一些「這很清新、健康,大家不要亂想」等再複製傳統保守性觀念的回應。這樣的回應強調了「清新健康才是好的,亂想是不好的」的價值觀,實質上是甩了 AV 所表彰的價值一個巴掌,反而讓保守陣營可以嚷嚷「這哪有清新健康你當我白痴嗎」。

如果認為性產業是應該存在的,此時就應該捍衛性產業的價值,就是要滿足人類的性慾念,「不能亂想才是不健康的」,而呈現「不清新」的表演就是 AV 產業的勞工專業啊。如果認為性產業是不應該存在的,那找波多野結衣以 AV 女優的姿態和形象登上悠遊卡是什麼意思,要她犧牲當活靶搶曝光度而已嗎?

一個沒有核心概念和價值的行銷活動,一路上都在自相矛盾。

而就執行的細節上,一開始設計了天使和惡魔兩個概念,邀請明星大老遠來拍照後,卻挑不出兩張照片,還要另外購買其實已經商業發行過的照片來充數,就已經讓整個行銷活動的 CP 值降低了。這個執行力的問題恐怕也是台北市民應該關心的吧。

(本文為苗博雅授權刊載,臉書專頁:苗博雅 MiaoPoya,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 SenYuan,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當社會只關注到波多野結衣時,沒有人看得到活在晦暗角落的這三位女性

沒有人敢承認,台灣人就是歧視性產業,才認為波多野結衣不適合代言悠遊卡

十個快問快答,秒懂反對波多野結衣代言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