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7607705_c110d70b2f_z

文 / 奉君山

全球連日股災,台灣經濟成長率面臨保一關卡。各大媒體湧出一面倒的聲浪,呼籲民間多多消費。認為需求不足讓產能過剩,唯有多多消費才能挽救經濟。講白一點就是「我死活是要做那麼多東西出來的,你們要是不買那就關廠裁員、大家倒楣」。

這種為生產而生產、為消化生產而消費的消費主義邏輯,從資源運用和分配的角度來看,根本是荒謬的本末倒置,卻是當代經濟難以動搖的根本邏輯。回顧歷史,這套邏輯的誕生有它的階段性意義,但如今我們沒有必要抱殘守缺,應該要邁向新的經濟想像。

消費主義的誕生,最根本而言,是為了消化科技發展帶來的產能提升。在機器和電腦的輔助之下,人們生產的效率快速提高。這雖然造就了大量的科技性失業,迫使勞動力從農業到工業、從工業到服務業、從服務業到金融業,進行大規模的快速流動。另一方面讓人們能在基本生存所需之外,發展出各式各樣的社會分工,豐富了經濟生活的多樣性。更多商品、更多服務、更多消費、更多生產,表面上一片欣欣向榮,但這個模型注定必須要面對兩個挑戰。

  • 科技性的失業,自動化機器取代勞動力

首先是科技成指數型成長,科技性失業越演越烈,以就業為前提的財富分配機制,勢必需要進行調整。在全球化對廉價勞動力的向下競逐,和自動化技術的指數型發展之間,已經出現了關鍵的交叉:那就是富士康在中國昆山的工廠,一口氣解僱了五萬多名工人。

這對全球勞動力不啻是個警鐘:擺在生產成本的天秤上,人類相對於機器,只會顯得越來越不合時宜。全球化的向下競逐已經導致勞動條件的日趨惡化,自動化生產工具的發展和壟斷,更將迫使人類面臨自己一手打造的古怪兩難:用機器進行生產的去人力化,能降低成本、免除異化勞動;但是勞工又需要這些異化勞動,才能參與分配、維持消費循環。以就業為前提的財富分配機制,在這個情勢底下勢必要作出調整。

  • 不斷擴張、耗損,但現實是資源有限

其次是這個模型以不斷成長、擴張為前提,卻罔顧地球資源有限的現實。

與不斷製造、不斷消費、不斷丟棄的消費主義狂潮相對,全球各地有越來越多的公民社群,開始在提倡共享、節約、永續的生活方式。從共享冰箱到工具圖書館,人們開始明白我們必須而且可以抵抗消費主義。而這抵抗非但不會傷害我們,反而能讓我們得到更真實的喜悅,以及真正永續的未來。

反抗消費主義的文化浪潮,正隨著資訊的發達和知識的普及而迅速湧來。我們必須做出調整,發展出不依賴循環消費來支撐的經濟模型。抱殘守缺地訴諸空洞的「消費救經濟」口號,不只沒有意義,更是不負責任的。

如今大家談工業 4.0,強調生產線自動化和消費者客製化,其實都錯估了自動化生產和資訊技術的潛力。工業 4.0 真正的潛力,是可以免除異化勞動、弭平供需資訊落差,創造出從需求出發、免於剝削、浪費和污染的永續物質文明。來取代奠基於剝削、為生產而生產,為消費而消費,將浪費和汙染視為必要之惡的消費主義文明。

面對著既有經濟模式受到的種種限制,如何完成物質文明的轉型,才是我們這一代人真正的挑戰。至於那些高唱著消費主義的名嘴,真的可以省省事,別再「消費」我們了。

(本文由作者奉君山授權轉載,原文標題:別在消費我們了 圖片來源:Tax Credits,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年輕人又沒錢炒股票,為何要我們關注台股崩盤?
全球股災敲響經濟喪鐘,台股跌幅史上最慘,你還在怪證所稅嗎?
人民幣振翅,全球股市打噴嚏,新台幣恐將重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