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的集體回憶,一個被創造的青春校園記憶。

文 /波昂刺刺

前言

超乎預期,《我的少女時代》成為暑期的票房黑馬。電影版的好雷洗版、臉書充斥花癡王大陸、勾起眾人對於青春回憶的再討論,《我的少女時代》無可否認地造成巨大迴響,成為近期最具話題的台灣國片。也因為這部電影,再一次地,它帶我們回去那個最想回去的地方,逝去的青春。

《我的少女時代》劇情大綱

我是林真心,我愛著那個最帥最帥最帥的籃球隊員歐陽非凡,老娘一直期待幸運之神能夠眷顧著我,結果,靠杯,真的收到幸運信。為了能在地球繼續呼吸,我鼓起膽量成為散播幸運的小天使,於是,偷偷把幸運信寫給學校那無惡不做的大壞蛋,徐太宇。結果,這幸運之神,好像真的有點神,我的少女時代,也就這麼開啟了。

  • 電影整體與對白

自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大鳴大放,台灣與中國兩地的校園青春電影一部推著一部出品,《我的少女時代》亦是如此。

雖然故事劇情極為類似泰國電影《初戀那件小事》,但導演陳玉珊使用大量90年代初期青少年文化、道具,成功使得觀眾脫離現實去浸淫這齣青春故事。加上,電影使用主角旁白推進、節奏快速的影像剪輯,在俗套發展中夾雜了大量喜劇、誇張效果,這招招命中要害讓故事煩悶一掃而空。

並且,即便整體結構稱不上流暢,但製作偶像劇的經驗累積,讓陳玉珊懂得如何適時放慢敘事,例如雨中含淚強忍祝福、推背讓女給冰,這都參雜大量配樂勾勒角色情感,進而讓閱聽者投射感動,觀影途中根本不會去挑毛病而是沉醉其中。

好兇,可是好帥<3

《我的少女時代》故事命題更主打在高校生情懷的暗戀想像,即便我們不曾經歷過,也因為同理電影開場成人世界現實的不美好,墜入那單純沒有太多負擔的青春歲月。就這麼,如同導演預期,男男女女假設自己就是林真心與徐太宇,《我的少女時代》,Our Times,成為我們每個人曾經的時代。

此外,《我的少女時代》別於中國青春電影使用文謅對白,它刻意大量穿插通俗文學或是兩性作家的白話註解。「女生說我再也不要理你的時候,代表她真的很在乎很在乎你」、「我的願望,就是你的願望裡,也有我」、「當你看著喜歡的人走向她喜歡的那個人,你才發現你對她很壞,其實只是想更靠近她一點。」,明明這種對話寫在自己臉書上就會很假掰討讚,但在電影裡說,你我卻輕易被征服,覺得它就是好有道理,是金句良言,乖乖買單,愛上這部電影。

一邊心動一邊心痛

成人世界的不美好

  • 讀書的價值觀

《我的少女時代》同樣繼承著台灣觀念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因此打從一開始不愛念書搗蛋鬧事翹課的徐太宇就被塑造成「壞」學生。而後「轉白」的方式,就是讓他覺悟做自己用功讀書成為模擬考的全校第十名,變成「正面」讓觀眾認同。就這點來說,電影很八股。

但值得讚許的是,故事中後段的校慶事件,林真心一席頂撞訓導主任的熱血對話,「如果這些不重要,為什麼我要遵守」、「只有我們能決定自己的樣子」,正如近年學生運動反體制般,此舉瓦解了「學生該有的樣子」。雖然它存在「回憶」,長大成人的林真心只能辭職、分手抵抗現狀,這依舊成為一股暖心、一股力量,感動銀幕前面對現實無能為力的你我。

只有我們自己能決定自己的樣子

  • 電影的誠意掩蓋了八股劇情的嘆息

即使上述扭轉,但《我的少女時代》在其他地方依然存在著八股。如同綠葉丑角姊妹淘,必定要有個胖子。(胖子何其辜,為何總是來陪襯)、敵對女孩要心機、爹娘一定是明星客串等等。而且更為了老套劇情,存在著不合理,例如:為何徐太宇明明知道陶敏敏耍心機,自己又喜歡著林真心卻還是安排與陶交往。即使有著失戀陣線聯盟約定,但錄音帶告白安排卻又與之矛盾。

這些不合理、適時的滂沱大雨、老友死於意外,都刻意塑造女主角強顏歡笑使觀眾同情鼻酸;安排男主角出國更是老套之老套,如同《初戀那件小事》、《我的野蠻女友》,就是為了烘托再相見伏筆高潮。

而劇情最後的發展,現在請你想想,恰巧女主角與男友分手,女主角恰巧沒買到票,她恰巧和劉德華相遇,劉德華恰巧還給電話,給的電話還恰巧是徐太宇,是否實在有太多的「恰巧」。

但這些一切地不合理,如同前述理由,被配樂、畫面、馥甄女神的主題曲、史上最強大的客串演員劉德華給壓下,使得觀眾當下根本不會想這麼多,只會感動,只會驚呼,只會沉醉,一切一切沒創意的老套終將被原諒。原來,我們觀眾就是這麼好收服。

同樣地,即使易開罐拉環、劉德華立牌、早餐吃鐵板麵、分離式冷氣機、校園性騷擾防治貼紙在 1994 年代是不合時宜的,但劇組蒐集大量時代舊物重現九零年代場景,甚至連麥當勞海報、紙杯、或是龐大的外星人寶寶資源回收桶都復刻了。當下怎麼還會挑毛病呢?就如此,被誠意屈服了

華神出馬,誰與爭鋒

穿甚麼服裝都帥帥的

  • 青春校園是虛假意識的集體回憶?

也不知道曾幾何時,高中校園與初戀失敗成為了「青春電影」的普同性必要公式。

男女主角要在校園相戀,可以是轟烈大愛也可以是沒有告白的曖昧小愛,接著它必定沒有美好結局,吵架、出國、移情別戀都有可能。但多年後你們必定會重逢,至於能否再續前緣就看導演的慈悲。

故事主軸一定要是高中不能是國中、大學,前者國中基於年紀,演員可能難以有讓觀眾心怦怦的偶像劇顏質;後者大學脫離體制太過自由,更少了一種「同質化」的記憶。(所以這才顯得趙薇《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校園段拍得多好)

另一點則是初戀失敗,可能基於人類歌頌愛情萬歲或是公民在社會終將要「結婚」的理由,高中生就是一定要暗戀一個人,並且內心很積極但身體沒有很積極地去付諸行動。愛情成為了一個人在「校園」的必要回憶。反之,一個人的高中不能是和同學組隊練分身養掉0檔的神寵稱霸〈魔力寶貝〉獅子伺服器;也不能是高中三年放學都在水利大樓或是南陽街度過,因為這樣很不酷,拍成電影就沒有一個「集體回憶」。

但,說它是「集體回憶」,現在你事後回想看看。高中同學中有暗戀人、有談過戀愛的人,請認真數數,似乎,連四分之一都不到。那是否,說它是「集體記憶」有點言過其實。但校園電影就是這樣,進場觀眾也都會買單說「我以前也是這樣」,可是你以前真的這樣嗎?是否被一個虛假意識給蒙蔽了。

一部青春校園電影,必定不可能是暗戀著異性戀學長、整天被人笑是娘娘腔的未出櫃同性戀故事;必定不能是體育不行、功課不行、沒有什麼朋友、上課總是被同學嘲笑體態肥胖的悲慘回憶故事;必定不能是主角被全班排擠,總是獨坐角落,看著別人有朋友,而自己不受歡迎的故事;必定不能是主角原住民或是新移民,而要是國語說得很溜的漢人。(至少外表看起來像漢人,雖然我知道現在沒有純「漢人」)

戀愛萬歲的校園電影

同時呢,在華語圈的青春校園電影,更存在一個元素,那就是「去性化」。基於電影要是普遍級或是能傳遞到更多觀眾更多國家賺更多錢,高中男女主角必定要是「純愛」,他們必須是牽牽小手,就能半夜躺在枕頭上笑著入眠,而不能是晚上想著對方在床頭打手槍、摩擦陰蒂自慰。(《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則僅止於將打手槍當成是一種玩笑,而非是情感上的性慾)

基於對於青少年的無慾想像、純愛最高、早戀必須失敗等等理由,「性慾」在青春電影裡被徹底被抹除。

我也喜歡看青春校園電影。

但當所有觀眾都說它是「集體記憶」、每個男人心中有都一個沈佳宜、每個男人都像徐太宇,害怕關係不敢告白;每個女人都像是林真心,暗戀著一個歐陽非凡時,我莫名感到很恐懼。

因為,根本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它不是「集體」的「記憶」,實際上它被省略了很多,很多個體與殘酷不美好的事物都已被抹除,銀幕上存在的是被刻意塑造與挑選出的甜美幻泡。甜美到我們都希望自己的青春是如此地燦爛,不曾留白,不曾無趣,甚至讓我們想忘卻己身的回憶跟烏蘇拉阿姨交換,進而浸淫在這假想的回憶。

每個人青春都是獨一無二的,或許如同電影那般亮麗,也或許黯淡無光沒什麼值得炫耀,但它依舊獨屬於你個人,誰都搶不走。回憶是「個體」的,而非「集體」的,請別再高呼「每個男人」、「每個女人」怎樣,而是不論或好或壞,你都能坦然說出「我那年曾經」怎樣。這,才是你的故事。

屬於自己的青春花癡

  • 一部電影能夠在心底發酵…..

《我的少女時代》好不好看,網路爭論很多。但我想說,動人電影總是讓人一直回想。看完電影,離開長春國賓後,我騎著機車一直不斷重複聽著電影主題曲〈小幸運〉,不自覺地,我一直想起林真心與徐太宇高中校園種種,更想著他們演唱會之後的故事。

一部電影能夠在心底發酵,它,至少是成功的,對吧?

《我的少女時代》

導演:陳玉珊
演員:宋芸樺、王大陸、李玉璽、簡廷芮
英文片名:Our Times

(本文由作者波昂刺刺授權,作者部落格:Das Kino 波電影,原文標題:《我的少女時代》虛假意識的集體回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王牌冤家》十年了:也曾想洗去戀人記憶,但最終仍感謝愛的苦澀美好
下一個李安!生於緬甸邊境,台北電影節最佳導演《冰毒》趙德胤
【BuzzCorn 爆電影】青創會在辯論時問柯 P 是否台獨?看羅賓威廉斯的辯論學著問問題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