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搞不清楚判決、起訴、地檢署、法院的差異,其實大部分的民眾也不能理解,為什麼阿帕契案件的被告會不起訴。

主要的理由就在國防部。

因為國防部告訴地檢署,601 旅的駐防地不屬於要塞堡壘法的規範範疇、阿帕契與「安全帽」不屬於國防機密,所以檢察官只能依法不起訴。這種東西在刑法上稱為「空白構成要件」,也就是說,刑法在法條的構成要件上,故意留空白給行政機關做要件的補充,留待行政機關公布。舉例來說,法務部會針對什麼是一級、二級與三級毒品公告,法務部認為 K 他命是三級,那就是三級;法定傳染病是什麼?由衛生福利部決定。要塞堡壘有哪些?也要問國防部。

為什麼要這樣?這些問題過於專業,司法機關不會知道答案,一定要問行政機關才會比較清楚。所以普通刑法或特別刑法都會有規定,把這些專業的名稱交給該管的行政機關決定,避免逾越專業的判斷。

可以理解嗎?問題根本不在司法機關,張善政應該譴責的單位,是他轄下的國防部。當不起訴處分公布時,國防部一副喜孜孜的樣子,發言人甚至表示:「本案偵辦期間,對於桃園地檢署檢察官明察秋毫、細心縝密的偵辦作為,並依結果所作不起訴處分,國防部表示尊重與感謝。」

這不就像是公司內部被員工眷屬當作野餐營地參觀,對公司形象有很大負面影響,公司多名高層人員因為股東質疑而下台,公司紀律蕩然無存,而後檢察官不起訴,無法還公司公道,而公司經營階層竟然還說,「感謝檢察官還我們清白」,這到底是什麼態度?檢察官還不是因為你們的說法才可以不起訴,保護自己員工與眷屬保護成這樣,這也難怪股東會抗議。

就專業的角度來看,倉庫或許不夠空間放頭盔(我是質疑啦)、阿帕契外觀也早就廣為人知(我就不知道啊)、營區也並非要塞堡壘用地(那為何要禁止養鴿子),但是,民眾到底在乎什麼?張善政知不知道?不是他對於起訴與判決的無知,而是他轄下的國防部,被侵門踏戶、尊嚴掃地後,仍然感謝檢察官,而且竟然還同意「團報可、不接散客」政策。

這個政府,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公平?納稅人付錢買軍用直昇機,是要保家衛國用,平常根本不應該隨意讓軍眷參觀,因為這就是特權。即便是員工,也應該讓家屬在「一般人」可以進入營區的時候才進入,而不是可以在平時就讓員工眷屬不經「團報」申請而進入。今天是因為勞先生的官階高,一個二等兵,敢跟長官報告,我大姑媽二姨媽三姨太要來營區參訪,請給阿帕契看嗎?這種申請出門,恐怕就先得關禁閉十天再說,還看什麼阿帕契!營區內充滿了階級歧視,營區外充滿差別待遇,參觀什麼阿帕契?國防部還真以為民眾愛看阿帕契?民眾是愛看國防部出醜,你說可以團報,我就真來報名,享受王公貴婦可以有的尊榮待遇。國防部到底懂不懂問題在哪裡?

吳敦義的親屬可以在機場辦護照,被戳破後,外交部從善如流;阿帕契不起訴處分,國防部開放團報。這樣的外交、這樣的國防,這樣的副院長,搭配喜歡打臉行政院的司法院、地檢署與民眾,我們這個政府真歡樂。

人民在嘲笑國防部,而這個政府竟然還嘻皮笑臉的講不接散客,有沒有一點軍人魂啊!

(本文為呂秋遠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Defence Images ,CC licnesed)


延伸閱讀:

阿帕契無罪不合理啊?!原來是有「空白法律」的加持

沒有在開玩笑!國防部:將開放民眾揪團參觀阿帕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