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與星期日,我經常會接到辦公室轉來的諮詢電話,甚至還會在晚上十一、二點的時候出現。我沒有很在意,因為人家找律師,一定是已經到了不知道求助誰的地步,所以即使是陌生人,我也會樂於協助,不過如果時間是半夜、問題又不急的話,我可能口氣會很冷,因為我覺得,你並沒有體諒為你服務的人。

因此,我從來不認為從政是一件對個人而言,有任何好處的職業,因為我們這個社會,把從政的人想得非常壞也非常崇高,對他們的要求非常嚴苛也非常寬鬆。

非常壞,就是我們都假設這些人「都」是因為想要 A 錢與享受權力,才會選擇從政。非常崇高,就是我們都認為這些人一旦想當某些官或某些委員、議員,就「都」是聖人,應該為民表率,就是公眾人物。

小自不能公開打瞌睡、中至紅線停車、大至不能偷情,家世必須清白,一生不能犯錯。

非常嚴苛,就是我們對於這些人的標準很高,必須二十四小時待命,最好不用睡覺不用吃飯;非常寬鬆,就是我們認為這些人只要於選舉的時候(只有那時候!)早上七點在路口揮手、平常提供法律服務、「排解」違建、關說孩子進小學、大人進醫院、幫忙代訂車票,那就是好議員好委員好官員,一張票一世情。

或許當我們可以把從政看成僅僅是「一份工作」的時候,就不會再有你死我活的情況。這份工作,必須要盡責、認真,但不會是過勞、壓榨。當有人要求這個人是神,不能吃飯放屁講粗話上廁所,那我會懷疑這個選民是神經病。

你覺得我在替柯文哲開脫嗎?

不,我是在為一群以酸政治人物為生的政治人開脫,因為他們自己在颱風天的時候,不知道在哪裡吃大餐,卻去挑剔一個,自從當選以後,可能沒幾次回家吃飯的市長陪家人吃頓飯。

你要問我前任行政院秘書長嗎?其實我認為他那天在飯店吃飯本來就沒問題!有問題的是回答問題的態度,一副就是「本來就這樣啊」的官樣!沒聽過的人,不妨可以去 YOUTUBE 聽聽他的玉音放送,應該可以讓人耳目一新。

(本文為呂秋遠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matthias-uhlig.photography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阻礙台灣進步的最大絆腳石:不尊重專業

不尊重專業、亂砍價格到底會有多嚴重?唐代就是這樣滅亡的

「能不能算便宜一點?」想讓專業人士更專業,請先停止問這種蠢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