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_731ba9dbcbf53aae20416b364b8e010f

文 / 呂姿穎

近期有越來越多大學教授開始上電視節目,多半是因為社會上正熱烈討論的議題是自己的專業,以專業學者的角度提供想法與意見,在這個部分,作為社會上擁有專業知識的份子,可以在不影響到教學的前提下,利用自己的專業領域盡到社會責任,絕對值得鼓勵。

也有學者成功參與製作或主持節目並獲得好評的例子,英國BBC就曾經製作過兩位教授的節目,分別是歷史教授Simon Schama講述歷史的紀錄片,以及曼徹斯特大學物理學教授的Brian Cox,製作的範疇從紀錄片、科普節目到現場直播節目,透過實地示範科學實驗等等,將正確的科學知識帶給民眾。

也許他們的主持風格或撰寫內容讓大家對他們有不同評價,但確實達到公共教育與知識普及的社會責任。

但反觀台大新聞所彭文正教授的狀況,他本職為大學教授,教學、研究、準備課程以及與學生互動,才是他應該擺在最重要順位的選擇,姑且不論他所提出的產學合作案究竟能讓多少學生,多少比例的參與到整個電視製作流程,單論他所主持的政論節目時段為每天播出,需要花費在錄影及準備的時間,就已經非常可觀, 甚至有相當高的機會會影響到他的教學工作,就已經足夠讓人懷疑他是否能夠同時勝任兩個工作,也難怪爭議會鬧得如此大。

目前已經有一份由台大新聞所所友提出的連署,希望在保障台大新聞所學生的受教權,以及維護台大新聞所的名譽這個前提之下,所內應重新討論這個爭議案,並且在有結論之後再統一向外界說明,上線一天已經將近60位所友連署。

整體而言,大學教授比中小學教師來得自由,同樣也有更大的社會責任,因此若不以高標準要求自己,甚至是沒有盡到本職工作分內應該做的準備,又參加一個曝光度如此高的節目製作,還是應該要小心為上。

(本文為合作媒體Knowing授權,圖片來源:蘋果即時,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