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筆鋒

美國總統奧巴馬高調訪問非洲,並透過與古巴復交,尋找和委內瑞拉重新交往的模式,顯示美國不但「重回亞洲」,也換個臉孔「重回非洲」,「重回拉丁美洲」,形成阻遏中國的新戰略。

美國外交上有句口頭禪﹕「不能消滅,就加入它。」所以美國一度處心積慮要消滅古巴,不但派遣游擊隊意圖將古巴顛覆,並在古巴上空進行顛覆廣播,甚至還嘗試以各種手段將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暗殺掉,因此至今古巴還有一座暗殺博物館以資紀念警惕;美國亦曾意圖消滅拉丁美洲委內瑞拉的查韋斯政府,不但介入委國選舉,還在委國煽起群眾運動,最後是策動軍人政變。而在中東,美國也曾經意圖推翻伊朗政府,除了經濟封鎖,也曾試圖煽起「綠色革命」。對於要推翻一個外國政府,美國已非常熟練有經驗。

但古巴、委內瑞拉和伊朗這些國家都挺住了,它們不但沒有被推翻掉,反而是艱苦卓絕,越顛覆站得越穩。當美國竭盡一切方法都推翻不了這些國家,只得改變策略「加入它們」,遂有了美國對古巴、委內瑞拉以及伊朗等國的和解,易言之,就是美國換成另一張臉來和這些國家交往。

除了「不能推翻它,就加入它」之外,美國還有另一種模式﹕若美國在一個地區國家既無政治利益,亦無經濟利益,美國對它就不理不睬,形同它根本不存在,近年來的非洲即是如此。在冷戰時代,俄國介入非洲,美國為了制衡,也大舉介入非洲。到了後冷戰時代,俄國國力衰退,已自非洲全面撤退,於是美國即對非洲不睬不問。但一九九零年代後,中國進入非洲,與非洲全力發展關係,所以在美國眼中,非洲又有了利用的價值。

最近一個多星期以來,美國開始解除對伊朗的敵對;緊接著,七月二十日美國與古巴恢復凍結已半世紀的外交關係;再接著,美國總統奧巴馬又於七月二十四日前往非洲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等地訪問。美國對非洲已不理不睬超過三十年,現在奧巴馬卻大陣仗訪非。美國對伊朗、古巴和非洲改變態度,到底是所為何來?

上期「筆鋒」已指出,自從一九七九年伊朗革命後,美國即視之為敵,想推翻這個國家。但現在中東形勢已變,美國的新敵人是「伊斯蘭國」,為了制衡伊斯蘭國,美國遂企圖拉攏伊朗。以前伊朗發展核武,美國即喊打喊殺,絕對禁止,現在則是美伊核談,考慮解禁制裁。當美國推翻不了伊朗,就開始換個面孔重新介入。這次美國重新介入是要消滅伊斯蘭國,所以最近中東戰火突然升高,中東人民再陷槍林彈雨之中,民不聊生。

至於拉丁美洲,美國與古巴敵對超過半世紀,既顛覆又封鎖禁運,古巴受傷害極大,但它卻挺了下來。古巴的經驗也影響到委內瑞拉的查韋斯,進而使得整個拉丁美洲都非美反美。由於整個拉丁美洲改變,所以中國以經濟力為主,和拉丁美洲開展外交關係,互惠合作,當然極有收穫。

但美國卻不能忍受拉丁美洲的這種改變,於是決定換個臉孔重新介入拉美事務,美古建交只是個象徵性動作,其目的則是委內瑞拉。最近美國國務卿克里即透露美國的企圖,他和古巴外長羅德里格斯會談過,重點是美國要透過古巴,去尋找和委內瑞拉重新交往的模式。委內瑞拉是中美洲石油大國,它是拉丁美洲反美的核心,也是中國在拉丁美洲的外交重點,想要遏止中國在拉美的勢頭,一定要突破委內瑞拉,美國在拉美已開始形成阻遏中國的新戰略。一旦美國重新介入拉美事務,不但拉美國家不再安寧,中國和拉美國家的關係也一定將遭到很大的破壞。只要一個地區國家成為美國戰略目標,該地區國家必然從此多事。從二零一五年起,拉丁美洲必然逐漸多事矣!

另一方面,非洲被美國忽視已久,因而中國對非洲才有良好發展機會。就以二零一三年為例,非洲進口商品一千九百四十億美元,美國只佔八十七億美元,不到百分之五,也不到中國商品的三分之一。零一至一二年,美國對非洲的直接投資僅三百一十億美元,佔外國對該地區投資的百分之十三,增速只有中國的四分之一。而據世界銀行統計,一四年中非貿易已達二千二百二十億美元,為美非貿易的三倍。由這些數字即可看出,美國對非洲的影響力已告衰退,中國則在增加。

面對這種形勢,奧巴馬政府遂有了「重回非洲」的新戰略。他大張旗鼓訪問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在非洲聯盟總部發表演講。美國官員和媒體都表示,這是為了制中的需要。奧巴馬自己也說,「美國必須加強存在感」。但 BBC 記者當面問他︰「中國人是不是已搶先了一步?你即將走進的非盟總部大廈是中國人出資建的,你走的路是中國人修的,一路上你將與無數中國商人擦身而過。」由此可見,中國在非洲的存在已使美國焦慮,中美將在非洲展開另一種遭遇戰。最近因為中國的國際角色擴大,美國不但「重回亞洲」,也「重回拉丁美洲」,「重回非洲」,世界必將多事。

(本文為合作夥伴《亞洲週刊》授權刊載,原文標題:美國在非洲拉美阻遏中國;圖片來源:chase_elliott,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給總統候選人的建議:訪日吧!未來十年,日本會比美國更重要

中國籌組亞投行的真正原因:組一個錢莊要跟美國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