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大學校長出來要反課綱學生撤離教育部,理由之一是:『「大學通識教育在推動全人、身心靈、品格、博雅教育,也要培養高 EQ(情緒商數);學生當然可以表達不同意見,但是必須理性,萬一到大學、公司裡養成抗議習慣,「以後公司大概不敢聘用他。」』嗯嗯,深思之後,令人好奇,到底他們想培養的是 EQ、還是 SQ(奴工商數)?

反課綱運動的想法或做法,這些校長當然可以不認同,民主社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張很正常。但這些校長拿出來的理由不只是說服力太薄弱,而且可以看出為什麼勞動或公民權益常被打壓。因為,從教育就開始自我閹割。

第一,學生是參與公民運動,他並不是在大學、公司裡為自己的權益抗議,為公跟為私的本質不同,你可以不認同他的想法或作法,但不能將它的目的公私混淆;所以,參加抗議活動錯在哪裡?無論人權或勞動權益,如果沒有各階段的公民抗議活動,會有今天的投票權、言論自由權、最低薪資、最高工時限制、周休二日嗎?

這五位校長,你們現在也在享受前人抗議下的果實啊!

第二,台灣的勞工相對於其他國家已經是溫馴得國際出名了,堪稱「物美價廉」,便宜耐用 EQ 好,沒錯,就是這位校長期待的「EQ 好」。不但人力素質高、反應快,凡事又會為公司著想,在同事面對爭取勞工權益的時候,又不會跳出來跟著搞抗爭罷工,真是「耐操、好用、又乖巧」。

看看台商這幾年在中國遇到的勞工運動,寶成被控訴積欠社保費與住房公積金,在東莞運到的罷工人數高達數萬人。這幾年間,已經有多少家台商吃到勞工運動跟罷工的苦,還有許多也被逼走離開中國了。只有中國嗎?錯,如果你有印象,越南去年 513 排華暴動就活生生血淋淋告訴你了,越南勞工罷工早不知N次了。柬埔寨、越南雖然工資低,但政府都以工會為手段與資方協商,自己以仲裁者自居、逼企業接受調漲工資、降低工時、增加休假、改善生產環境等。

企業就因為這樣不聘勞工了嗎?那個市場賺得到錢,即使勞工這樣的氛圍,只要「有利可圖」,資本家就願意聘。有錢可賺的地方就去,跟「抗議」何干?對資本家來說,大不了,造成「抗議」的地雷閃過就是,難道台商就真的因為越南 513 排華暴動,就撤出越南、或不雇用當地勞工了嗎?除非有更好的去處,不然哪個資本家要跟鈔票過不去啊!

資本家的本質不是在勞工會不會抗議,而是在付出成本後到底是不是「有利可圖」!換言之,政府是否創造出一個有利可圖的環境,才是資本家真的關心的重點,而不是一個公民會懂得抗議、爭取權益的環境。

看看這些校長的思維,先無視這些財團、企業家為什麼留在台灣市場,直接先把「參與抗議」跟「公司不敢聘用」畫上等號,有這樣的教育觀,也難怪我們的勞工這麼的溫馴了!

想想,這種觀念想培養的到底是 EQ 還是 SQ(奴工商數)啊?

(本文為徐嶔煌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MarioMancuso , CC licensed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