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00

近來為了苗栗沉重的財政黑洞問題,前後任縣長劉政鴻、徐耀昌脣槍舌劍,成為新聞焦點,可悲的是這個被形容為「昌鴻颱風」的口水戰背後,仍看不到財政改革的一線生機!

文/林洧楨

每年五月開徵的房屋稅是各縣市政府財政收入的重要活水,但財政窘困的苗栗縣政府錢才剛入袋,竟只撐了約 1 個月,發不出薪水慘劇就再度重演,逼得苗栗縣長徐耀昌不得不在 7 月 10 日昌鴻颱風來襲時,硬著頭皮也要北上找行政院長毛治國借錢。

這一開口可不得了!單單到今年底,苗栗縣的財政缺口竟高達百億元之多,嚇得政院僅敢以「介入管制財務,不給新錢!」回應;誇張的是,徐耀昌「米缸裡半粒米都不留!」的感嘆,竟引來「禍首」苗栗前縣長劉政鴻反嗆「無能就下台!」結果颱風走了,苗栗缺錢掀起的「昌鴻颱風」反而愈演愈烈。

本刊在 5 月底(476 期)苗栗財政崩壞奇觀報導中就揭露,苗栗縣雖然是只有 56 萬縣民的客家山城,但在自稱「不想讓苗栗人過得那麼苦」的劉政鴻主政時代,8 年時間,就已比前一任苗栗縣長傅學鵬多燒了近 500 億元公帑;同時,過去 5 年每年都花掉超過 260 億元,速度之快,直逼有 80 萬人口的屏東縣。

而且砸大錢打造客家桃花源、閩南書院、客家圓樓、馬家庄、苗栗特色館、城市規畫館等景點,大興土木修建官舍、校舍,舉辦水舞、明華園、音樂煙火節與各式活動,帶軍公教人員出國旅遊等,種種討好式施政,不但拖垮苗栗財政,還形成一種「窮縣花大錢,縣民都喊讚」的類希臘亂象,最後留給徐耀昌一個 648 億元的負債難題。

  • 現金缺口愈來愈大 財政處長也沒法調度

從財政部最新公布的五月份各級政府公共債務統計,苗栗縣政府以 1 年以上非自償債務與 1 年內債務合計 398 億元,足足比排名第 2 的雲林縣多出 153 億元的誇張數字,不只獨占六都外所有縣市之冠,負債金額之大,還超越六都新鮮人的桃園市。

慘況還不只如此,徐耀昌近期還揭露,理應用在弱勢族群津貼的「苗栗縣社會福利基金」23 個專戶明細,當中竟然未償還餘額超過 143 億元,帳款僅剩約 2.5 億元,但待付鄉鎮市公所的款項超過 5 億元,向鄉鎮市農會借款也達 42 億元以上;除此之外,縣府資料也指出,苗栗縣不只 7 月員工薪資及依法應給付的退休人員退休金、月撫慰金及年撫卹金,合計就要 12 億元,到今年底的財政缺口更是多達上百億元。

面對這樣的窘境,苗栗縣財政處長徐榮隆無奈的說,「現在缺現金,現金流不足,所有工具都用完了,沒有任何調度能力!」

  • 徐耀昌一樣花得凶 財政紀律長期崩壞嘗苦果

雖然輿論矛頭多半直指劉縣府團隊的施政問題,但算一算,徐耀昌上任已超過半年,從百日維新開始喊窮,先有中央金援應急,後有房屋稅收撐盤,究竟他又用這些資源做了怎樣的財政改革?

檢視今年 1 月到 7 月苗栗縣發包中心的約 400 餘件新決標預算發現,徐耀昌花錢似乎也不知節制,財政困窘下,竟花 1300 萬元買下密封壓縮式垃圾車與高性能偵防車各一輛,用掉 952 萬元幫銀髮族買敬老手杖、燒掉 519 萬元幫中小學充實圖書,甚至還花 190 萬元購買經緯儀;此外繼續花 516 萬元進行後龍高鐵特定區一二三期周邊綠美化工程,最後還怕別人不知道現在的苗栗多美好,除了用 228 萬元印製與郵寄幸福苗栗月刊外,還要再花 173 萬元在遠見等媒體做「幸福苗栗與縣政」廣宣。

也就這樣,苗栗縣在劉政鴻留下的大錢坑之後,徐耀昌仍缺乏改革魄力,不只沒把錢花在刀口上,還只是一味迎合維持劉政鴻時代優渥生活的開銷水準;然而,碰到一些已上路、不能輕易停掉的沉重社會福利包袱,像是長期照顧日間與居家服務,以及長照老人營養餐飲服務,今年合計決標金額就超過 2500 萬元時,苗栗財政的無底洞自然怎麼填也填不滿;而且應該發揮監督作用的縣議會,根據當地人的說法,竟是處於「20 年不砍預算」的放任狀況,難怪中央不敢借錢。

截稿前夕,徐耀昌總算準備檢討財政、砍福利,但在台北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黃崇哲眼中,苗栗財政紀律與機制全面崩壞才是藏在劉徐口水戰背後最大的問題所在。

曾任雲林縣財政局長、熟悉窮鄉財政問題的富邦金獨董陳錦稷進一步分析指出,從擴大歲出、作帳閃避債限與短債變長債的現金流三大常見的地方財政問題,苗栗縣每一項都錯得很嚴重,這不單只是縣長個人,包含編預算的公務人員、通過預算的縣議會都有責任,才會造成這種財政失能的狀況。

事實上,不只苗栗要想辦法提出適當的撙節方案,台灣也應該記取這樣的經驗,積極從制度面改善,才能遠離希臘問題在台灣發生的隱憂。

(本文由合作媒體《財訊》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昌鴻」大戰吵得兇,兩任縣長都在敗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同樣是財政赤字》日官員自掏腰包補缺口,苗栗 600 億卻要全民買單?

苗栗破敗的背後: 奢靡的前縣長,毫無控管能力的中央,與可憐的全民買單…

看看薪水都付不出來的苗栗:「今日希臘,明日台灣」真的不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