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9055689_8ca8313064_z

柏克萊─弭平階層差異的平民殿堂

作為長年獲選為美國(乃至世界)第一的公立高等學府,加州柏克萊大學會成為美國社會探討教育政策的中心對象也是理所當然的。去年上映的紀錄片《教育象牙塔》(Ivory Tower),一部描繪美國高等教育在近年出現的問題的影片,如教育商品化、學費高漲、入學制度不公、教學品質下降等等,就是以柏克萊作為其中一個案例。 筆者認為,正是因為柏克萊在 1960 年代時,國家福利政策促使學費將近免費,而當今資本主義卻造成學費大漲這樣的劇烈改變,才使其成為焦點。

站在學生角度思考的大學

有趣的是,當筆者在柏克萊求學時,校長杜寧凱(Nicholas Dirk)主動在校園播放這部批判性的影片,並親自來跟大家座談,回答大家的問題,這與他積極與學生溝通的「爐邊開槓」(fireside chat)有異曲同工之妙。即使杜寧凱近來不斷惹出爭議,如在全校性的郵件中,將禮貌(civility)與柏克萊長年的言論自由傳統並列為兩大美德(簡直與台灣的「陳為廷禮貌事件」雷同),因此被抨擊為保守主義者,但他甘冒風險與窮困學生、無證移民學生在爐邊對談,試圖解決問題,實在是台灣的高等教育行政人員應該學習的。筆者不禁想起在台灣的母校政治大學,校方不僅在公共議題絲毫不與學生溝通,擅自挪用校務基金興建被監察院糾正的水岸電梯,副校長林碧炤更在會議大放厥詞:「政大學費這麼低,我都不敢告訴外國人,怕說出來丟臉。」即使柏克萊大學因為美國政府多年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而減少補助,必須調漲學費, 校方仍舊尊重學生,願意一起協商如何幫助窮困同學,並且開設多條不同的救助管道,其思考方向的不同顯而易見。

13894378188_e6525c2856_z圖片來源:Thomas Hawk,CC licensed。

在資本主義狂潮下的急救法

杜寧凱在影片播映完畢後,提出柏克萊大學在這波資本化危機之中的應對方針。首先,柏克萊為了防止菁英主義,有意識的吸納加州 27% 的社區大學轉學生,這之中許多人都是先以便宜的社大學費度過大學前兩年以後,再轉進柏克萊拿取優秀學位。這與台灣幾乎只以考試來錄取(早已坐擁教育資源的)「優秀」學生的「頂尖大學」就有所不同。顯然,台灣的政策不但造成大學之間的惡性競爭,乃至於蚊子大學林立,而且容易使強調公共的公立大學仍然只屬於原先富有的家庭享受。接著,他提到,即使學費年年高漲,外國學生更是必須負擔本地人的三倍學費,柏克萊仍舊靠著私人捐款的經費來提供高額的獎學金,其中,只要身為符合標準的低收入美國公民,便可得到全額學費、住宿費,以及生活費。當台灣的政府官員(或者企業 CEO)對於高漲學費不斷提出以就學貸款作為應對方針,而不願以長期穩定的社會福利政策來止血時,不妨思考為什麼一所真正頂尖的大學卻願意捨得提供免學費的機會。

高等教育的危機或轉機?

即使杜校長如此「友善」,但這部影片提出:「未來的大學只有長春藤才會存活,其他的大學都將沒有意義」的警語卻還是讓人難以忘懷。在全球資本社會的殘酷競爭下,我們必須重新提醒自己:教育的內容並不只是要讓我們能夠比別人得到更多資源,而是要能夠了解彼此,並促進人類的知識。因此,我們需要的其實是能夠由國家及社會共同負擔的平等教育。在這個意義上,即使是收取從上個世紀初的百分之六十幾降到現在只剩百分之十二的公共經費的柏克萊也不合格。當今,柏克萊的存在意味著奧克蘭(Oakland)的貧窮地方高中生負擔不起的教育。柏克萊的存在意味著越來越多年輕資本家的誕生。教育在此成為階層化的、分門別類的奢侈品。在六零年代的美國,人們只要付不到一百美金就可以讀一學期的大學,而資本家也願意投資讓整所大學的學生不必繳交學費(紐約市的 Cooper Union 學校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即使他們也受到壓力開始收取學費)。我們該選擇什麼路線,顯而易見。

(本文授權轉載自世界公民島,原文標題:站在學生角度思考的大學,首圖來源:Joe Parks,CC licensed,非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