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T 2015-07-21 12.41.12

文 / 史奴比

為了某種原因,7 月 19 日始終是個難以遺忘的日子,我在某年的那一天穿上草綠服,套用國防部的話,從男孩變成男人。這個酸甜回憶,在國民黨全代會史努比和全世界一起驚呆的同時,宣告走入歷史。國民黨,謝謝你們毀了我的 719。

隱隱有著末日詭異氣氛的全代會,洪秀柱神情感覺宛如奧姆真理教主麻原彰晃。她的致詞前半段,述說著台灣現況多麼悲慘,字字句句彷彿都在羞辱台下的馬英九和吳敦義,接下來強調絕不容一個不知反省的政黨執政,此時我因為已經完全無法判斷主詞和受詞,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認知失調。

說著說著,洪秀柱轉換成她曾不屑的台語,說她最喜歡的(禁)歌之一叫作「美麗島」。故事還沒結束,馬英九說,八年來他從未對不起台灣。朱立倫說國民黨無論不能倒。然後黨代表說,去年的九合一選舉是台灣人虧欠國民黨。怎麼回事?我開始感覺自己是從 KMT184.05 星球來的都敏俊教授了。

先別提這個黨還沒讓九合一的結果打醒,他們甚至連說聲道歉、然後重頭再來都懶了,不投票給他們是我們的錯。

讓我們看看全代會前四天的 7 月 15 日,白髮蒼蒼的 94 歲德國老人 Oskar Groening出庭受審,這名在二戰期間惡名昭彰的奧許維茲集中營擔任會計的前納粹黨衛軍,從未殺過人,但最終被以「協助謀殺」30 萬名猶太人的罪名判刑四年。Groening 說:「我只能祈求上帝饒恕我的罪行,因為我沒有資格要求奧許維茲受難者這麼作。」

很巧的,同一天,前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為他 1994 年簽署的一項法案公開道歉;這項法案規定犯兩次聯邦重罪者,第三次將判處無期徒刑,同時增加警力,用意在於打擊犯罪。柯林頓說,犯罪率是下降了,但監獄裡人滿為患,使獄政狀況惡化,他必須為此負責。

今年 2 月,柯林頓也曾為他的反毒政策向墨西哥道歉。當時美國為遏阻中南美洲毒品由加勒比海的海空二路輸入美國,全力封鎖加勒比海,導致毒販們只能往西,透過墨西哥的陸路進入美國。

2009 年 6 月,歐巴馬上任還沒幾個月,保守派的傳統基金會就忙著列出歐巴馬十大罪狀,虧他是史上最會道歉的美國總統,因為歐巴馬在短短幾個月內四處說 sorry,對歐洲說美國以前太高傲,對穆斯林說美國並不完美等等。

很多人認為,政治人物經常道歉不是好事,因為這代表你經常作錯事。美國總統顯然不吃這一套,德國也不吃這一套,否則不會要一名 94 歲的老人受審,同時為他犯過的錯誤道歉。

但是國民黨政府對此原則深信不疑。他們或許沒有笨到不道歉,但總是撐到最後一刻,才用「如果讓 XX 感到不舒服,我願意致歉」、「總統府表達歉意,但呼籲媒體與外界勿斷章取義、扭曲原意」這種方式道歉。馬英九何曾為 633、股市上萬點向人民道歉?反而是硬拗八年達成,如今任期將屆,馬政府和國民黨上下假裝一切都沒發生,一到選舉就忙著說台語、喊鄉親,繼續騙選票。

很諷刺的是,這個政黨追著別人要道歉,可是毫不手軟。菲律賓廣大興事件,三番兩次表示菲國政府並未「正式」致歉,或是致歉者代表性不足,硬是不解除經濟制裁。說到日本就更 high 了,日本歷代首相無論說了多少次對二戰罪行表示歉意,就是沒有誠意、就是避重就輕(當然,日本的二戰反省是個議題)。但是,這個黨卻從來未曾回過頭去看看自己的歷史,檢討自己的施政,反省自己的錯誤。

國民黨必須了解,如果台灣徹底的實施轉型正義,像它這樣的政黨至少是必須解散、清算,才能重組的,而台灣今日之所以有如此之多威權遺緒、混亂的政治現象和荒謬的國民黨黨產,原因都來自於我們跳過了這一個步驟。是國民黨虧欠台灣人,是國民黨欠台灣人一個道歉。

719 的大笑話,再度將國民黨這個政黨的本質清清楚楚的攤在台灣人民眼前。不少人說「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這句話是違背民主原則的,因為政治需要政黨競爭,但只要檢視國民黨在台灣一路走來的歷史,我們勢必會了解,它不應該有其他的下場,它必須要是許信良當年豪氣干雲的一句話:「從地球表面消失」。

史努比自束髮以來,就發誓絕對不會投票給從未反省的國民黨,有人要強迫我投給國民黨,我寧願把選票吃掉。雖然有朋友提醒,這個行為違反選罷法,719 所發生的一切,更堅定了我的決心。如果國民黨繼續生存下去,也許有那麼一天,我真的會吃票給大家看。

(本文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文標題:【開往台灣的慢船】(全球獨家)台灣人欠國民黨一個道歉,圖片來源:蘋果,非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