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

文 / 陳玉華,今周刊

合隆百年慶時,陳焜耀得吞8顆鎮定劑,才能應付接連危機。「我得證明自己不被擊倒」從台北街頭到南極冰山,極地超馬賽全台灣只有3人過關,其他兩人歲數僅及他的一半。摘下四大滿貫勳章,在不服輸的心底,他要烙上「超越自己」印記。

「我衝到垃圾桶旁邊,剛剛灌入口中的高蛋白補給包,胃一陣痙攣……全部吐了出來,披頭散髮,口吐白沫,像個流浪漢爬回帳篷的睡袋。一起參賽極地超馬的兒子陳彥誠皺著眉頭說:『爸,你再不吃,明天掛在撒哈拉沙漠中,我也沒辦法救你。』」

隔天在劇痛與癱軟中醒來,陳焜耀又爬回垃圾桶,將昨晚擱在旁邊的半包高蛋白補給包一飲而下,當濃稠無味的流質,從喉嚨流下肚,眼淚也差點滾下來,我暗自咒罵:「靠!自作孽,好好的日子不過,跑來這邊受罪。」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我不要死在這裡。」

勇奪四大滿貫,全台灣目前只有三人完成

陳焜耀沒有掛點在沙漠,他的名字掛在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The 4 Deserts Race)紀錄榜,這項被稱為地球上痛苦賽事之一的超馬,完成四大滿貫的,台灣目前僅有三位,一位是極地超馬選手林義傑,另外兩位是陳焜耀與兒子陳彥誠。

「有位國外客戶跟我說,你應該把四塊獎牌掛在公司大門,讓進門的國際客戶知道,你是個厲害的角色,沒人敢砍你的單。」陳焜耀得意地展示極地超馬點滴,從沙漠到雪地,背景有駱駝也有企鵝,他擴著胸,拉開臂把合隆公司的錦旗張大舉高,放上最顯目的地方。

「我第一次跑埃及撒哈拉沙漠時,因為帶錯鞋子與裝備,腳起水泡、跑錯路線,疲憊不堪,每天都是最後一個回到營隊,早上醒來第一個念頭就是棄賽。」眼見帳篷內各國參賽者的臂章都繡著國旗,陳焜耀牙一咬回頭跟兒子說:「台灣,就我們兩個報名,若棄賽,這個臉丟大了。」

一二年底,陳彥誠報名埃及撒哈拉沙漠賽事,這也是四大極地挑戰賽的第一站。陳焜耀興致勃勃要隨行,兒子瞪大眼睛:「這不是開玩笑,你已經快六十歲,會出人命的。」

那一年,五十八歲的陳焜耀出現在開羅檢查站。睡袋、脫水食物、防水袋、頭燈……主辦單位一一 check(檢查)。七天六夜只能帶十一公斤上路,主辦單位最後遞給每位參賽者十幾張生死狀(風險同意書),其中有一張就是遺體運送費。

「一望無際的沙漠,腳程快的隊友早就跑到不見人影,孤零的我拖著沉重的腳步,抬頭看滿天塵土,耳邊響起駱駝鈴聲,我就知道大勢不妙了 。」

極地超馬隊伍末端,主辦單位會由工作人員騎著幾隻駱駝組成 sweeper(清道夫) ,亦步亦趨在殿後者後方,催促加快腳步,同時也觀察狀況不佳,速度太慢,就會被撿起來,由駱駝載回下一個休息站。

第一次挑戰失敗,隔年重回沙漠雪恥成功

「當你騎上駱駝,代表你已經被淘汰了。看到隊友仍帶著挑戰的鬥志往前衝,你卻已經在賽局之外,那種飲恨與氣餒,比身體的疲累更令人難以忍受。」

催魂的駱駝鈴聲還是逼近陳焜耀,一三年首度跑智利的阿他加馬沙漠超馬時,因為食用當地花生引發食物中毒。「在沙漠中,不斷挖沙坑拉肚子,當脫下褲子屈膝,臀部一碰到滾燙的沙……馬上彈開,終於知道什麼叫火燒屁股了。」

陳焜耀上吐下瀉地跑完一百公里,被醫師要求退賽。回到帳篷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回台北「幫我報名下一場超級馬拉松賽。」

我是公司領導人,比賽中敗戰下來,應該向同仁展現受挫之後的態度,不是退縮,而是趕快找到下一個補救機會。

智利阿他加馬之戰失敗,三個月後,陳焜耀馬上跑了中國戈壁沙漠超馬,隔年,他又重回阿他加馬沙漠雪恥成功。

「我要證明沒人可以擊敗我,除非我放棄自己。」

(本文由合作媒體今周刊授權刊載,原文標題:陳焜耀:沒人可以擊敗我 除非我放棄自己!。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推薦閱讀:

年輕人最新追夢指標!型男作家 Peter Su:夢想跪著也要走完

陳彥博:沒有人可以阻止你前進,只有你自己!

四十五歲把人生賭在漢堡上 – 日本麥當勞創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