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5321766_62611d8d27_z

文 / 紅雪人

瑞士的人口數只有台灣三分之一,卻有台灣兩倍婦產科醫生人口(1665 人),婦產科醫師每週平均工時 50 個小時,一位婦產科醫生每年平均接生 50 個新生兒——新生兒死亡率 0.35% 到 0.4%,歷年控訴案件是零。

物競天擇的自然淘汰法?

懷孕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喜事。瑞士也有和台灣類似的習俗,懷孕未滿三個月不會告訴別人,原因是在懷孕 12 週以內,胎兒都還處於不穩定狀況,很有可能流掉。在瑞士,如果 12 週以內有流產跡象,通常醫院都是採取消極的態度,因為這是「自然淘汰」。瑞士醫療體系深信人體會淘汰掉不適合和不健康的新生兒。 這對於重視生死的台灣人來說或許有些殘酷,但卻是瑞士人普遍有的觀念和心態。

瑞士不像台灣有俗擱大碗的健保。只要你住在瑞士,就必須要有自費的醫療保險,通常這些保費都是貴得驚人。大多數的情況下,即使有保險,自己也必須支付一定金額的醫療費用,所以在瑞士,除非是很嚴重的情況或是意外,否則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在家休息,或是到藥房自行買成藥解決。懷孕也不例外。

正常的醫療保險包含 7 次產檢和 2 次超音波檢查,分別是在懷孕 11-14 週時以及 20-23 週,除非有特殊的情況否則不會增加次數,或是你可以自費每 次 Fr. 134(約新台幣 NTD$4500) 的超音波費用。這和台灣健保給付的 10 次產檢且每次都可以照超音波的標準相較之下,可以說是少得可憐,但是不會有人質疑這樣的體制是否太少或不重視生命,因為在正常的情況下已經綽綽有餘。

七次產檢:包含檢查血壓、聽小孩心跳等的檢查。

兩次超音波檢查分別為:(1) 11-14 週 (2) 20-23 週。除非有特殊情況且醫生認為有必要,否則不會增加產檢或是超音波的次數。

0 控訴案件,更不用說賠償家屬損失

瑞士的婦產科醫師每週平均工作時數為 50 個小時,每年平均接生 50 個新生兒,新生兒死亡率和許多先進國家相同,大約在 0.35%-0.4%。

這個數據聽起來非常驚人,人口數只有 800 萬的瑞士,目前擁有 1665 位的婦產科醫生;而擁有 2300 萬人口的台灣,卻只有 800 多位,想像他們超時超量的工作量,該如何應付全台灣所有的懷孕婦女?而台灣似乎覺得免錢的醫生用不完?

瑞士因為重視專業也尊敬專業,所以從來沒有人會去質疑醫生的判斷。這也是為什麼不會有人因為流產或是胎兒死亡而控告醫生,更別說是醫生需要賠償家屬損失。這是整個國家的價值精神,幾乎是全面抵制「消費者至上」心態。

15389244166_6d7e9a10ed_z

(圖片來源: jpellgen,CC licensed。)

不能承受的生死,也得排在專業之後

生育是個短暫的過程,瑞士更重視永久的教養。全面抵制「消費者至上」心態,也和瑞士教育哲學環環相扣。

這個國家的父母花非常多的心力陪小孩,讓他們在最放鬆的狀態找到自己的真正的興趣與志趣。人人從小就被灌輸要熱愛自己的專業,更要尊重他人的專業,沒有那一個職業是應該讓消費者挑三揀四。甚至是台灣人看得極重的生死,也得排在專業之後。

另一個生死在理性之後的案例,是瑞士的墓地。所有的墓碑,約在 25 年後,不管是誰一律清掉,換下一輪來住。乍聽之下會覺得不合情理,但在瑞士所謂合理,就是對的人事物,出現在對的場合。25 年後,哀悼與被哀悼者極有可能都不在世上了,何不騰出新空間給「新人」呢? 它仍是瑞士的務實與環保精神,我們看似不近人情,對這個國家來說都是一種計算過後的精準。

(本文授權轉載自世界公民島,原文標題:瑞士:全面抵制「消費者至上」心態,圖片來源: il-young ko,CC licensed,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繼續 cost down 吧!英國牛津研究:台灣專業人才出走潮,將成世界第一
健保不倒,台灣醫療不會好?
翻轉醫療,婦產科醫師蘇怡寧跳出健保,搭建產科艦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