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石明謹

先跟大家介紹一個有趣的職業,在英國有一種職業叫 ambulance chaser 或是 ambulance lawyer,我們稱之為救護車追逐者或是救護車律師,最早是在英國有個律師,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街頭閒逛,只要聽到救護車的聲音,他就會跟著衝過去,追在救護車的後頭,救護車的傷患就是他的客戶來源。

他第一時間會衝上去問,你有沒有要告誰?你是走路跌倒的嗎?你要不要告鋪馬路的工程單位?要不要告瀝青廠商?你是騎車跌倒的嗎?你要告腳踏車製造商嗎?你要告幫你打氣的車行嗎?什麼?你只是吃太撐胃不舒服?你要不要告餐廳?你要不要告種菜的、殺豬的、送貨的?還有隔壁桌的老王沒有提醒你不要吃太多,順便連他也一起告吧!

是的,這個律師的專長,就是把所有的人都告一遍,包括警察、醫生、護士、掃地的阿婆跟修水電的,其中只要任何一人被法院判定有 0.00001% 的責任,他就會對方進行無止盡的訴訟與求償,法院沒有判決對方賠償也沒關係,他會逼到對方不堪其擾掏錢出來和解了事,這就是他的收入來源,後來許多人也發現這是一個賺錢的方式,所以 ambulance chaser 也越來越多,成為一個新興的行業。

到後來,英國出現了一個奇妙的現象,當街上突然有個人倒在地上時,會有四五個西裝筆挺的人衝過來圍在身邊,他們是埋伏在街頭的 ambulance chaser,拿出筆記本拼命的問傷者有沒有要提告的對象,而方圓一百公尺之內,除了救護車律師之外的所有人都跑光了,因為他們怕多瞄一眼也會被告。

這兩天賴芳玉律師出來呼籲,請同業不要協助受害人告醫護人員,她會提出這樣的呼籲,代表著憂慮救護車追逐者的文化,已經開始進入台灣,事實上,從有家屬開始指責轉院不當,到媒體報導指揮體系紊亂,接下來恐怕就是一連串提告的開始,從救護車駕駛開太慢,醫院的醫生或護理師處置不當,現場的警、消人員救災不力,到最後可能被告跟賠償的,大部分都是這些在災害中的出力者。

為什麼救護車律師總是要追殺這些原本應該是恩人的對象?因為他們深深的明白,從真正的兇手身上是撈不到好處的,他們會推拖、會卸責,他們會脫產、會逃離現場甚至流亡海外,而恩人,會留在你的身邊幫助你、陪伴你,他們內心坦蕩,所以不會跑,他們會正常的上課、工作,直到你報恩的方式是榨乾他、擊垮他為止

受害者真的從救護車追逐者文化中得到什麼了嗎?除了錢之外,受到的傷害不會回復,真正的正義不會被伸張,受害者也失去了認同,過去台灣有太多的例子,受害者把全世界都視為兇手,於是,這世界將來就真的只有兇手了,沒有人會同情也沒有人會幫助受害者

其實如果不要被如此的現象扭曲,台灣是一個非常溫暖的社會,每次的危難,都可以看到整個國家集體的動員,互相的幫助,不管是怎麼樣的傷痛,只要保持這種溫暖,全世界都會是受害者的恩人,你所能得到的一定比一時的金錢更多,但是如果這樣的文化繼續擴張,將來台灣會成為一個警消不願意救人,醫護不願意醫人,路人只會觀望,國民不願意捐款,一個大家只能自生自滅的國度。

我們可以理解受害者及家屬的傷痛、憤怒及無助,但請不要被這些律師、媒體煽動,請相信我們的社會會給你們最大的支持,請讓全世界都能為你們伸出援手,而不是把全世界都變成你們的敵人。

(本文為石明謹授權刊載,粉絲專頁:左岸沈思,原文標題:全世界都是恩人,或全世界都是兇手,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Truthout.org ,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誰該為八仙爆炸負責?一個早已失序的台灣安全體系

媒體的責任不是在煽動社會的情緒!泰國政府教起記者怎麼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