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chu

《BO 導讀》國民黨提名洪秀柱參選 2016 總統大選後,在她直白的行事作風下,用更加激進的兩岸政策立場,替深藍支持者注入一劑強心針,但近期先是在專訪上要求王金平「回地方參選」、又拒絕朱立倫安排的訪美計畫,甚至留美碩士學歷還被質疑「造假」,慢慢讓這些高民調數字背後的隱憂,一一浮上檯面。

然而,把鏡頭轉向美國,2008 年總統大選時,當年在美國政壇以強勢形象掀起旋風,關注程度不亞於歐巴馬的裴琳,最後卻也因為個人因素,成為共和黨敗選的痛腳,同樣強勢的洪秀柱,會不會成為台灣的裴琳?

2008 年間,美國舉行總統大選,主要由民主黨的候選人歐巴馬與共和黨的馬侃(John Sidney McCain III)兩人共同角逐。歐巴馬當時是政治新明星,而馬侃背負小布希施政沈痾的包袱,這場選戰的結果,似乎已經可以預料。然而,馬侃在這時候,挑選了一位副總統候選人,也就是阿拉斯加州的州長裴琳(Sarah Louise Palin),作為他的搭檔,意外的讓選戰激起一些火花。

當年,歐巴馬如日中天,民主黨勢不可擋。共和黨則因為小布希的原因,幾乎無戰將可用,只有高齡 72 歲的老將馬侃願意出面挑戰。然而即便如此,馬侃個人能力不足,落後歐巴馬太多,共和黨也死氣沈沈,一直到副手裴琳出現,才帶來一股「激進」的風氣,把共和黨的基本教義派熱情鼓吹起來,裴琳也儼然成為共和黨的救世主,鋒頭甚至蓋過了總統候選人馬侃。

裴琳當時是阿拉斯加州長,她從政的經歷很短,1992 年以 530 票的得票數進入小城瓦西拉(Wasilla)議會,1996 年當選市長,在 2006 年當選史上最年輕的阿拉斯加州長。當時媒體把她塑造成下列形象:年輕聰明又美麗的母親(可和人氣王歐巴馬抗衡,又可以鞏固女性選票)、擁有傳統基督徒(甚至是接近基本教義派)的背景(鞏固保守票倉),不久前不顧產檢結果,勇敢地生下一位唐氏症寶寶(反墮胎),大兒子從軍即將前往中東服役(愛國),能言善道又頗具魅力等,這一切都讓裴琳成為一位看似完美的副手人選。

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裴琳首度以副手身份發言,說出了一句讓全國母親為之心動的名言:You know they say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hockey mom and a pit bull? Lipstick.(你知道曲棍球媽媽與鬥牛犬的不同嗎?差別在有沒有口紅而已。)這句話瞬間讓裴琳成為美國母親心中的偶像,曲棍球媽媽,在美國人的諺語裡,意思就是中產階級母親,每天為了孩子窮忙,就跟打曲棍球一樣。鬥牛犬,又象徵母親不屈不撓的精神。裴琳用這樣的比喻,讓馬侃高高在上的形象,與民眾立刻拉近,也讓她的聲望暴漲。

不過,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是裴琳聲望的高峰,從此以後,裴琳每況愈下,原因就出在她的能力與經驗根本不足以進入全國性的總統大選中。首先,裴琳在 2006 年才有第一次辦護照的經驗,到科威特參訪阿拉斯加州派駐在中東的子弟兵,先前的出國經驗,只限於加拿大而已。在總統選舉投票前,加拿大一位喜劇演員奧德提(Marc Antoine Audette)冒充法國總統薩科奇問候裴琳,而她並未分辨出這是假冒的法國總統。她一直以為非洲是一個國家,而不是整片大陸。她不知道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成員國有哪些。

基於她是基督教福音派的信徒,她當然反對同志婚姻、墮胎等等議題,這些政見都是共和黨的主軸,倒是無可厚非。然而在提名以後,因為基於自己認為有高人氣,已經超越馬侃,她強勢固執、堅持己見,儼然成為共和黨極端右翼的旗手,那場總統大選,讓馬侃與共和黨慘敗,但是讓裴琳大勝。

寫到這裡,我才突然發現,原來美國政治與台灣竟然如此的相像,實在讓人不勝唏噓。

(文章來源:呂秋遠授權,非經許可,不得轉載;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