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只有貧窮的地方,才會有大批的僑民在海外,如今到了全球化的時代,人的流動更頻密,但台商作為台灣過去的驕傲,以及現在的悲哀,顯然是更大的課題。

製造業台商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經濟進步的重要力量之一,但如今在中國「世界工廠」已過高峰、製造業大環境不再風光的情形下,這造成大型台商的重要性確實下滑。他們除了仍可操持兩岸政治局勢上的影響力外,在中國的地位其實不如故鄉人們刻板印象中風光。

以東筦來說,台灣工廠的員工薪資福利雖然一路改進,但去年仍爆發寶成集團裕元東筦廠的暴動事件,造成整個鎮都敵視台灣人。至於越南平陽的台資工廠就不用說了,多少台商的心血在暴動中付之一炬,確實是悲哀的。

陳由豪旗下 PX 廠發生大爆炸,以及去年昆山台廠氣爆、2011 年鴻海成都廠的多起工安意外,都證明大陸台商向來自豪的管廠能力與管理經驗,已經出現大紕漏,甚至連北京與各省當局都已嚴加看管。

這讓我想起十年前,帽子大王戴勝通到海地投資,最終遭遇社會動盪、工廠失火,讓他不得不逃難回台。

台灣人對「工廠」的迷信,始終難以自拔。創投要看工廠規模,才能決定是否注資,這是過去的資本密集、勞力密集邏輯,但如今全球早已是智慧資本的時代,YouTube 在 8 年前以 16.5 億美元賣給 Google,去年 WhatsAPP 以 190 億美元賣給 Facebook,在「出嫁」當時,YouTube 與 WhatsAPP 都只有兩位數員工!

鴻海在全球有兩百萬員工,近年市值在 300 至 500 億美元之間徘徊,每一位員工的貢獻度微乎其微,但 WhatsAPP 的 50 名員工,創造了 4 億用戶「價值」、190 億美元「價格」,這想必連郭董也搞不太懂。

看到一個又一個年輕創業家橫空出世,郭董想必心情不太好,因為如果沒有鴻海含辛茹苦做出來的電腦、手機、平板….,這些軟體與 APP 肯定沒辦法運行,但是如網景創辦人、Facebook 董事 Marc Andreessen 所說,軟體正在吃掉全世界(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郭董每天辛苦飛來飛去,真的只是在幫這些年輕人打工!

騰訊市值今年超越 2000 億美元高峰,也比台積電、英特爾的 1100 與 1300 億美元還要高得多。

用工廠邏輯來看,台積電、鴻海、當然還是台灣的好公司,但是他們確實已經不再輝煌了。簡單用市值數字來比較,他們確實真的沒有那麼厲害了,而台灣人不能一直蒙著眼睛,持續神化他們的地位。

如果有一天,台商能夠不再與工廠劃上等號,台灣歷來總統所謂的「創新立國」,才不再只是永遠的口號。

延伸閱讀:

台灣惡質的低薪環境,幫外商培養了一群「物美價廉」的台勞

李嘉誠震撼退出中國香港市場,給台商的啟示是什麼?

(文章來源:Knowing授權,作者:楊方儒,圖片來源: kevin dooley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