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52885654_c87396f254_o

(本文由合作媒體地球圖輯隊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沒有它就沒有民主,英國大憲章 800 年

為現代民主打下基礎的英國《大憲章》,今年滿 800 年,英國王室成員和英國首相卡麥隆一起紀念《大憲章》對自由民主不朽的影響力。

開啟民主大門

BBC 在 16 號報導,15 號,英國首相卡麥隆 (David Cameron) 和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等王室成員齊聚在薩里郡,紀念英國《大憲章》(Magna Carta) 滿 800 年,美國司法部長林奇 (Loretta Lynch) 和美國律師協會的成員也到場參加。紀念活動地點蘭尼米德正是 1215 年,英王約翰 (King John) 簽署《大憲章》的地點。

《大憲章》保護人民的權利與自由,就連國王也受法律管轄。一開始,大憲章是英王約翰與反叛貴族的和平條約,它的影響力無遠弗屆,《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和《美國憲法和人權法案》都受它影響。

改變權力平衡

英國首相卡麥隆表示,英國《大憲章》繼續改變世界,1215 年簽署時等於為現代民主揭開了序幕。卡麥隆說,《大憲章》影響了不同時代和國家,永遠改變了「政府與被統治者間的權力平衡」。

他說:「為什麼人們如此重視《大憲章》?因為他們追本溯源。他們看到《大憲章》如何改變世界,發揚正義與自由言論。」

卡麥隆也提到政府的計畫,他們想用《英國人權法案》(British bill of rights) 來取代 1998 年簽署的《人權法案》(Human Rights Act, 註 1),政府之所以這樣做無非是擔心歐洲人權法庭對英國的管轄。

英國首相卡麥隆繼續說:「我們這一代要恢復這些權利的聲譽… 保護遺產、思想還有那些貴族的歷史成就是我們的責任。」

6945604678_54595609a3_z

教會承認錯誤

現任坎特伯里大主教韋爾比 (Justin Welby) 說,《大憲章》「為我們今天訂下了高標準。」

在韋爾比的演講中,他也提到中世紀時的坎特伯里大主教朗登 (Stephen Langton) 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協助撰寫《大憲章》。

此外,大主教韋爾比也提到,過去教會沒有支持大家爭取社會正義。「從支持附加條款到反對 1832 年的改革法令 (Great Reform Act,註 2),再到容忍各式各樣的濫權,我們謙卑地承認這些錯誤。」

6164238568_cc2840f328_z英國《大憲章》以拉丁文在羊皮紙上寫成,對民主的影響深遠。

為什麼《大憲章》這麼重要?

BBC 專門跑法律的記者柯曼 (Clive Coleman) 發表了他的看法:「在漢考克 (Tony Hancock) 主演的電視喜劇中,他扮演的陪審團主席曾有這句台詞:『難道《大憲章》對你一點意義都沒有嗎?』

當然不是,《大憲章》不朽的影響力比當初中世紀樂觀的貴族想像的還深遠。

但是,為什麼從 1215 年至今,撰寫了好幾周,被羅馬天主教宗宣告無效,內容完全沒有提到陪審團審判和人身保護令 (habeas corpus,註 3),也禁止女性指控男性謀殺的《大憲章》,會被當作我們自由和法律的基石?

因為《大憲章》的核心是法律,而不是國王或政府一時興起做的決定,法律前人人平等,每個人犯了罪都得負責。

《大憲章》的中心思想催生了很多的權利和自由,像是議會民主制、公平審判還有一系列防止濫權的機制都是《大憲章》催生的。」

註 1:根據《維基百科》,1998 年的《人權法案》是為了讓《歐洲人權公約》中的權利適用在英國法律,英國法院在裁決時得參考歐洲人權法院的判決。

註 2:根據《維基百科》,1832 年改革法令是英國在 1832 年通過,關於擴大下議院選民基礎的法案。該議案改變了下議院由托利黨獨佔的狀態,加入了中產階級的勢力,是英國議會史的一次重大改革。

註 3:根據《維基百科》, 人身保護令是在普通法系下由法官受理申請所簽發的手令,命令將被拘押之人交送至法庭審查,以決定該人的拘押是否合法,為法律程序保障基本人權及個人自由的 重要手段。任何人如果被非司法機關拘押,都可以由自己或他人向法院聲請,挑戰非司法機關拘押的合法性,並迅速獲得法院審判。

延伸閱讀:

伊斯蘭恐懼症作祟?歐洲人權法院支持法國面紗禁令
監控人民不值得 美《愛國者法案》失效
比利時通過兒童安樂死法案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Magna Carta changed the world, David Cameron tells anniversary event

(本文由合作媒體地球圖輯隊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沒有它就沒有民主,英國大憲章 800 年,圖片提供依序為:Kim Støvring5DIINeil Rickards,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