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周永康案判決(編按:在胡錦濤任國家主席時期,掌握中共國安、政法委系統的周永康,當時影響力幾乎與胡不相上下,但因腐敗問題,在習近平任內接受調查並被開除中共黨籍。)結果出來之前幾個月,海外媒體就已經盛傳,習近平的所謂「反腐」戰役已經嚴重受挫,成為強弩之末。現在周永康這個無期徒刑的判決結果,等於證實了外界的猜測。我認為,習近平對周永康高舉輕放,說明中國的政局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

可能有人說,無期徒刑是很重的刑罰,怎麼能說是高舉輕放呢?這當然是相對而言。我來舉一個對比的例子:曾經擔任河南省政協副主席的孫善武,2010 年 3 月被山東省高級法院二審以受賄罪判刑定讞,而認定的受賄金額是 910.49 萬元人民幣。而根據新華社發的通稿,周永康受賄的金額是 1.29772113 億元人民幣,是孫善武的 14.2 倍。而刑期呢?周永康是無期徒刑,孫善武則是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完全不符合比例原則。這叫什麼法治?

有人說,也許是因為周永康認罪態度良好,事實上官方的通報上就是這麼解釋的。但是,有人會覺得孫善武會有天大的膽子,審訊期間態度不好嗎?何況,這兩年,我從不同渠道聽到的消息,都是說周永康在審訊中態度強硬,拒絕配合,我認為「態度良好」一說,只是中共給自己台階下而已。事實很清楚,對周永康的判決相對而言,是從寬處理的,是高舉輕放的。

這樣的結果,傳遞出來的政治訊息很清楚,那就是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已經受挫。其實,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腐敗,本來就首先是制度問題,其次才是人的問題。中國官方媒體報道,根據中國最高檢察院反貪污賄賂總局局長徐進輝的介紹,截止 2014 年 10 月 31 日,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這個機構一共立案查辦 11 案 11 人,包括:國家能源局副局長,新能源司司長,核電司司長,電力司副司長,煤炭司副司長,價格司原司長和現任司長以及副司長等等。

為甚麼國家發改委變成腐敗的重災區?

道理也很簡單:國家發改委本身集中了太多的行政權力,這個委員會掌握著項目審批,資源配置,定調價費,政策規劃等等,每一項權力都產生巨大的尋租空間。這樣的制度問題不解決,抓人有什麼用呢?價格司兩任司長和副司長都貪腐,可謂前赴後繼,道理就在這裡。所以我才一再強調,習近平根本沒有真正反腐。

習近平的「反腐」,並未觸及深層次的政治制度改革,主要是針對個人和集團,這不僅不能解決腐敗問題,而且造成人人自危的恐怖氣氛,也會激起黨內不同政治勢力的反彈,實際上也是在給自己樹敵,所以在政治上是極為冒險的行為

成則勝,敗則亡。何況,習近平的權威其實遠非外界以為的那麼鞏固堅強,一旦遭到不同派系的聯合反制,他除了退讓,也沒有什麼選擇。按理說,習近平如果真的要用反腐,「打老虎」來完成自己的權力佈局,不痛不癢是無濟於事的,如果他能殺掉周永康,當然是最好的立威和震攝手段。但是現在連死緩都下不去手,他遭到的挫折可見一斑。

這樣的受挫,對中國政局的影響是非常值得關注的,也是重大的訊號。因為,習近平是用反腐來樹立領導權威,鞏固自己在黨內的地位,並力壓黨內其他派系的。而反腐運動如果真的失受挫,他這兩年打擊的政敵一定會聯合反擊,這代表中共黨內生態將發生微妙變化,而習近平集權於一人之手的政治格局也很難再繼續鋪陳下去了。

延伸閱讀:習近平的獨裁、整肅異己,將帶領中國走向滅亡

台灣若發展出自身的戰略位置,中國的一帶一路、亞投行根本不成威脅

(本文為王丹授權刊載,原文刊載:蘋論陣線 —王丹:中國政局將發生微妙變化,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atkinson000 ,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