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039

(圖片來源:翻攝自 Youtube)

洪秀柱民調過關,藍綠陣營同聲喝采。挺綠人士自然不是真正的高興,而比較類似偷笑,理由不僅是蔡英文總統大選看來必勝,也因為「國民黨法統藍和本土藍分裂格局形成」、「國民黨自掘墳墓向急統奔去」,一副國民黨快要倒台的樣子。

史努比向來深信「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這個政黨如果真的關門,對台灣乃至全人類都是件好事。不過我也認為,黨產清算與歸零是國民黨倒店的必要前提。政治組織說到底都得靠錢來運作,我們這種沒有大格局的窮人,很難了解四個小朋友到底有多好用;而台灣社會對解決黨產問題的信念和訴求始終不夠強烈,我的狗命恐怕不足以親眼見到國民黨拉下鐵門。。

「應該發生」不等於「會發生」。就像美國,史努比的狗腦一直想不通的是,如果大潮流是都市人、黑人、亞裔與拉美裔都傾向支持民主黨,加上社會價值持續向多元開放方向前進,共和黨如何贏得總統大選?但現實是,共和黨仍具有相當的競爭力。這當然和美國大選的選舉人團制有關,另一方面也告訴我們,選舉會受到太多因素影響,選民不見得如同政黨想像的那麼單純。

 

  • 逆流而行的國民黨

相同的,從大潮流發展來看,國民黨沒有不倒的理由。從任何方面來看,國民黨都像是幼年時去看魚兒逆流而上的蔣介石一樣,始終背對潮流而行。

在理念和結構上,國民黨從反共到聯共,從反中到親中,從反攻大陸、統一中國到被中國統一,另外也總是自豪的站在資本家的一方。逆流而行或轉換立場不代表百分之百的錯誤,但是需要正義的理由。我很不解的是,如果有這麼多人要求民進黨說明是否「棄獨」,為什麼沒有人要求國民黨解釋是否「棄統」,而國民黨又是否曾經向支持者說明政黨立場的 180 度轉變?「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國民黨做到了嗎?

結構上,中國國民黨是不折不扣的外來政黨,經過數十年紮根發展,成為外省籍和本省籍政治人物的微妙結合。儘管進入選舉時代,國民黨能贏多半還是靠本土地方型政治人物的動員和組織,但直到這一次的馬英九卡王和洪秀柱的出線,人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這個政黨有著根深蒂固的「外省優越論(Mainlanders Exceptionalism)」,少數統治多數、以省籍去畫出一條深不可測鴻溝的潛意識,從來就未曾被驅趕出國民黨的 DNA。

也就是說,中國國民黨在理念上無法拿下「中國」兩字,而在菁英結構上又無法轉化成一個讓人覺得它擁抱台灣、以台灣自豪的政黨。

支持者方面,國民黨似乎也缺乏有效的拓展。當年隨國府來台的「鐵桿藍」將近凋零,外省第三四代幾已不見非得含血含淚支持國民黨的堅持。年輕世代,以國民黨七年多來的執政成績以及去年太陽花運動時強力鎮壓的紀錄,很難相信年輕人找得到支持國民黨的理由。目前國民黨的支持者大約有三類人,第一是鐵桿藍,第二是資本家與能夠從該黨得到直接間接利益者,第三是堅信民進黨執政將帶來兩岸動盪乃至戰爭者。

社會氣氛方面,國民黨到目前為止成功的緊抓著台灣選民的保守心態,在多元成家與同性婚姻、廢死、核能等議題上,以販賣恐懼的方式作反動員的操作(亦即至少讓選民不支持民進黨)。兩岸關係方面也有相同情形,到如今國民黨販賣的依然是恐懼,告訴選民它才會是唯一能夠運作兩岸關係的政黨。但長遠來看,台灣社會朝向多元價值方向邁進著,也許再過兩個世代,主流意見會出現不同,不擅開創和面對社會議題的國民黨,前景並不看好。

實際的政治運作上,國民黨至今仍深信文宣就是一切,因此在 1129 大敗之後,它所想的並不是政策不為人民認同這回事,而是檢討文宣之不足,所以有加強網路戰、政務官上文宣課、強化與年輕人溝通的結論。這種看似擁抱潮流,實則不屑潮流的心態,說明了國民黨的反潮流。

 

  • 洪秀柱的出線暗示什麼

史努比曾經異想天開,如果國民黨真的拋出黨產(或至少解決一部份)、把黨名的「中國」兩字拿掉,同時拋開外省優越論,由台灣人出任黨主席,說不定它的霸業能夠長長久久。

洪秀柱的初選出線,背後有許多原因,但是至少有以下幾個意義:

一、國民黨依然無法擺脫外省優越論,因此寧願讓 B 咖出征,甚至失去政權,也不許王金平拿下提名。

二、國民黨本土派終究有玻璃天花板,也被黨內外省權貴看破「沒有膽識造反」的手腳。或許國民黨內外省和本土派之間有著權力與資源的明顯不對等,但是像王金平掌握如此有利的情勢卻依然按兵不動,本土派的家奴心態是明顯易見的。

三、洪秀柱的初選政見大幅傾中,政見操盤者與支持者也不乏中國色彩濃厚者,如果有「抹紅」,這頂紅帽子也是她自己戴上的。在目前對中國疑慮漸增、信任漸失的社會氣氛下,很難想像,這真的成為一個準備角逐大位者的政見基調。

d1121748

(圖片來源:ETtoday)

曾有人認為,台聯和基進側翼這些政黨的出現,將民進黨往統獨光譜的中間擠壓,為了政黨區分之故,國民黨唯一的選擇只有再往統一的一端靠過去以獲得立足之地。如果洪的意見確實代表國民黨立場,這個推論可能成真。

照理說,具有反省能力的政黨應該在選舉失利之後懂得檢討。以民進黨而言,他們很清楚自己在 2000-2008 年作錯了什麼,所以作出必要的調整。如果不是 2006-2008 年間敗得那麼慘,民進黨大概也還在醉生夢死。

同理,國民黨理應在 1129 之後斷尾求生,該斷的是大一統的意識形態和省籍心結,以及過度傾中的政策作法。孰料到最後他們在乎的,仍是法統,仍是意識形態。

或許這是國民黨 120 年來的毛病,1971 年蔣介石在逐漸不利的聯合國會籍案情勢中為了維護「法統」,堅持不願接受中國入會並拿下安理會理事國,但 ROC 保有聯合國席次的「雙重代表案」安排,就這麼讓聯合國代表周書楷很帥的走出會場,從此望聯合國興嘆。

為什麼國民黨無法痛定思痛的改革?史努比認為,因為那個痛還不夠痛。嚴格說來,2000 年雖然國民黨失去政權,但是有個綠頭藍身的政府,加上從未失守的國會,國民黨從來都不算是真正在野;更何況有黨產護體,國民黨的日子基本上還是蠻快樂的。

所以,雖然我還是不認為在黨產消失前國民黨會倒,雖然我還是覺得普遍的保守心態足以讓國民黨再撐上很久,如果國民黨那麼想倒店,你我為什麼不再推它一把呢?

(本文為想想論壇授權,作者:史奴比,原文標題:【開往台灣的慢船】如果國民黨那麼想倒,那我們就推它一把,非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