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z_1img_7120

當最愛的外婆一天天失去記憶,也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台灣設計師姚彥慈透過設計,幫助像外婆一樣的阿茲海默症患者,找回獨立的尊嚴,也減輕家人的照護負擔。

文|王維玲 攝影|鄭名娟 圖片提供|姚彥慈

姚彥慈小檔案
Sha Design 創辦人,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設計學院畢,2014 年史丹福長壽中心設計競賽首獎

眼見你所愛的人一天天失去記憶與智力,那是多麼令人心碎的感覺?在電影《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中,事業有成、家庭美滿的主角愛麗絲罹患早發性阿茲海默症(俗稱失智症),她失去引以為傲的語言表達能力,忘記了女兒的名字,不記得自己最喜歡的冰淇淋口味,連在家中都找不到廁所,只能難堪地尿在身上,失去生活獨立能力。

乍看 Eatwell,一個托盤、一只碗、兩個杯子、兩支湯匙, 除了顏色鮮豔繽紛,好像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其實一套 Eatwell 餐具,至少包含了 20 個設計點。」姚彥慈說。

為什麼許多失智症患者總是拒絕用餐,或是吃得非常少,每吃幾口食物就會散落滿桌?一般家庭的照顧者常忽略疾病對人的影響,總覺得吃東西這麼簡單的事為什麼也做不好。

姚彥慈解釋,其實失智患者會有視覺障礙,以及對距離的偵測障礙,市面現有餐具對他們而言,其實並不實用,她從第一線的田野觀察中蒐集問題,再透過設計一一解決

光是餐具的顏色,就大有學問。根據波士頓大學研究,鮮豔的顏色可刺激患者多食用 24% 的食物,以及 80% 水分,姚彥慈透過紅、藍、黃等繽紛色彩的對比,來刺激患者食慾。

(圖片來源:Indiegogo–Eatwell, tableware for people with special needs

而看似普通的兩個杯子,除了設計橡膠底部避免傾倒,另一個杯子的柄延伸到桌面,不只可以增加支撐力,也適用於關節患者拿取;杯子內部的高低差設計,讓吸管可以自然地固定,讓使用者可以輕易喝到水。

此外,為了方便使用者舀取食物與湯品,姚彥慈讓盤子和湯匙的弧形彼此吻合;碗的一側則呈直角設計,防止使用者直接將食物撥出盤子之外。就連托盤,也貼心地設計可以綁住圍兜,接住掉落的食物,避免衣物沾染汙漬

考量細膩的通用設計,不只方便使用者進食,讓被照顧者盡可能地獨立使用餐具,維持並鼓勵其自主性,另一方面也減輕照顧者的負擔。評審之一,美國最大的療養院失智症部門負責人 Juliet Holt Klinger 在頒獎時忍不住給姚彥慈大大的擁
抱,「終於有人從使用者的角度來發想,設計了他們可以用的餐具!」在她旗下有 6500 個失智病人,光是餵他們吃飯、清理善後就需要動用大量人力,卻始終找不到解決之道。

扎實的研究與觀察,姚彥慈非常了解目標使用者的需求,她將用餐中出現的問題一一拆解,透過設計去解決每一個看似微小的細節問題,連貫起來,就可以讓使用者的進食行為更加順暢容易。

為社會而設計,提出解決方案

設計,不只是單純為產品創造價值、讓品牌形象加分,更重要的是提出一個解決方案,不只能服務金字塔頂端的少數,更能夠解決生活中各式各樣的問題,這才是設計的初衷。

姚彥慈看到許多「錦上添花」型的設計,概念很前衛、運用的技術很進步,但是卻不見得符合使用者行為模式。例如有個團隊開發出手機 App,可以提醒阿茲海默症患者吃藥、進食的時間,操作介面也非常簡單,但是在姚彥慈看來,卻處處是盲點。

「患者連自己的手機都會忘記帶了,怎麼可能會使用這個 App?而且阿茲海默症患者無法學習新事物,介面設計得再簡單也不會用。」姚彥慈說,其實設計師和社會學家很像,都是從個別現象中,找出社會共通性的問題,有時候必須退一步,才能見樹又見林;但有的時候必須在第一線,實際參與觀察,才能精準定義問題,讓設計更有力道。

有人曾經問過她,花了這麼多時間,才做了一個碗、一支湯匙,是否不太符合成本效益?姚彥慈卻甘之如飴,「最重要的是你要付諸行動,證明這個產品可以提升阿茲海默症患者自主能力。

從心出發,為社會而設計的動人理念,也讓 Eatwell 在美國募資網站 Indiegogo 成功募集到 7 萬 6 千美元的資金,讓產品可進到量產的階段,實際開始改變世界。

延伸閱讀:

「你很特別, 特別到該做些不一樣的事」劉安婷,一個棄美高薪、返台推廣偏鄉教育的夢想家

透過閱讀讓你的人生、情感更有厚度:吳念真導演推薦十本「人生閱歷」

cover(本文為《30 雜誌》授權刊載,原文標題:台灣設計師姚彥慈》獻給外婆的愛,Eatwell 老人餐具,非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