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

《BO 導讀》每天晚上固定撥出的單元連續劇《戲說台灣》,用輕鬆有趣的方式介紹台灣風土民情,常常是阿公阿嬤們最愛在晚餐時間「配飯」的節目之一。但很多人好奇,裏頭的民間傳奇,到底是真人真事改編,還是編劇發揮創意的想像內容?《戲說台灣》的編劇,這回在 PTT 八卦板上為大家解答:

文/簡士耕(編劇)

小弟是編劇,曾經寫過幾集《戲說台灣》。 基本上所有的題材都是以民間傳說為底,接下來就是自由發揮。

拿我曾經寫過的一集「水鬼城隍」舉例,原本的民間故事是這樣的:

「新竹城隍廟的七爺八爺原本是兩個水鬼,因為又笨又衰而且有點良心所以一直抓不到交 替,有一天這兩個水鬼死心了,決定不抓交替還拯救了落水的人,於是感動城隍爺,把他 們封為七爺八爺。」

我根據這個故事開始亂掰,把這個故事掰到最好看是我的責任,於是我決定抄… 向《海底總動員》致敬:

「有兩個水鬼,阿七、阿八,因為又笨又衰而且不喜歡害人,所以一直抓不到交替, 有一天他們在河邊發現了一個嬰兒,原本打算把他殺了拿去投胎,但是因為膽小,而且猜拳一直平手(因為殺了嬰兒只能讓一個投胎),於是他們決定根據嬰兒身上留的線索, 把嬰兒送回他的父母那邊,過程中遇到了很多妖魔鬼怪,有的笑他們傻,有的幫助他們, 也有的妖怪想要把嬰兒奪過來殺了好讓自己投胎,阿七阿八攜手同心,終於突破萬難, 把嬰兒送到了父母懷中,此一行為感動了城隍爺,城隍爺便封他們為七爺八爺。」

基本的故事底是「兩個做好事的水鬼得到善報。」我的任務是把這個故事分為五集, 讓觀眾覺得這個故事好看,有收視率外,還能了解台灣民間故事。

事實上,水鬼城隍的傳說有很多版本,有的版本是一個水鬼,因為做好事所以被玉皇大帝封 為城隍爺,新竹城隍廟的七爺八爺是水鬼轉世,也是「有此一說」而已。民間故事基本上都是勸人向善的童話,所以我們也只是把這個童話得更好看, 更能夠貼近現今觀眾。

我還寫過另外一集「仙姑蛋」,這個故事考證過程曲折離奇,我很努力的試著把「原始的素材」與「戲劇呈現」融為一體,考證過程中,我發現能引起我創作動力的,竟然是 某種「文化價值衝突」,於是我抱著一顆「我要把這個東西呈現出來」的創作心態, 試著把 漢人\西拉雅族 之間文化的對立,以及漢人的殖民過程,漢人的父權\儒道信仰 對抗 西拉雅族母權\女神信仰 之間的辯證,試著用戲劇的方式呈現。

原本的素材是:南部有一間廟在拜一顆很像蛋的石頭。 沒了。

我覺得挺有趣的,因為可以抄,不,向《桃太郎》致敬,但還是要考究,村民為什麼要拜這顆很像蛋的石頭?因為裡面有迸出一個神民來拯救世人嗎?

沒有,那間廟就只是拜一顆很像蛋的石頭而已。而且聽說這顆石頭求六合彩很準。

我不死心,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沒有人做過的題材,然後我基本故事都已經想好要向桃太郎致敬了,如果這個故事不能用那我這個月就沒收入了,於是我繼續考證,打算把桃太郎故事硬插掰入這個拜蛋石頭的廟的故事內,我很堅持一定要讓這兩個東西有所連結。

我發現那邊的聚落(台南靠近彰化一帶)除了有很多拜石頭的廟外,還有拜壺的廟 。由於大學修過人類學,大概了解台灣的拜壺信仰跟平埔族有關,拜壺信仰也就是所謂的 「阿立祖信仰」,是一種「母權社會中的女神信仰」。這種信仰在經過無數年漢化洗禮 (荼毒)之後已漸漸喪失本色,許多原本屬於拜壺信仰的廟,也漸漸變成所謂的「有應公 廟」或是「石頭公廟」。

原來如此,原來那間廟原本是拜壺的(事實上我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是拜壺的,因為我去田野的時候連廟公自己也不知道,不過那附近真的很多拜壺的廟,那附近也是台灣僅存維持西拉雅族拜壺信仰的地區。)

但這還是跟桃太郎的故事一點關係也沒有。不過在田野調查的過程中,我卻著實的發現一個我十分有興趣的論述: 「被漢人文化殖民的女神信仰,是如何想盡辦法扭曲自己,試圖找到自己的定位。」

於是,我決定抱著一顆虔敬的心,試著把這樣的論述,放入台灣七點半檔黃金時段的戲劇當中。以下,容我稍做一下創作說明:

《仙姑蛋》 故事大綱:(擷自三立台灣台《戲說台灣》網站)

大虛仙女是玉皇大帝的掌上明珠,也是天庭裡的一個麻煩人物。

編按:事實上她是玉皇大帝的禁臠,玉皇大帝代表漢人信仰、漢人男尊女卑、忠孝節義的價值,因為統治了台灣,所以監禁了代表阿立祖信仰的太虛仙女。

她不小心將王母娘娘的賜子拂塵丟落到一個山賊︰虎彪的肚子裡,害得男人懷孕。

編按:她當然是故意的,而且她丟下去之後還哈哈哈笑了兩聲。「賜子拂塵」是一個類似普羅米修斯之火的概念,女神一方面希望原住民反抗,卻也明白反抗的下場卻只有死 ,所以也只能用這種「故意不小心」的方式,把反抗的念頭丟入那些被漢人殖民的原住民的心中。虎彪是原住民,被漢人奪取土地之後只好去當山賊,在阿立祖的信仰裡面, 最早的人是由男人而生,由母親帶大,失去母親與土地的原原住民男性,在女神所製造出有點故意的意外之中,因而懷孕。

擔心責罵的太虛仙女,擅自下凡想取回拂塵,卻忘了仙女若沒銜著天山仙葉,下凡時會被天殼包住,變成一粒大蛋。變成仙蛋的太虛落入凡間,被勇伯春蘭這對夫妻撿到,取名水霞,扶養長大。

編按:關於大蛋還有什麼仙葉,掰的,我還是把桃太郎的故事拉進來了,沒辦法,編劇很難丟棄原本已經想好的梗。勇伯與春蘭代表一般漢人平民百姓,他們唯一在乎的,只有安居樂業、繁衍子孫。

然而,被太虛弄大肚子的虎彪,生下一個頭髮長落地的兒子︰掃帚仔。虎彪認為男人生子這種恐怖的事情會發生在他身上,完全是之前作惡的報應,於是帶著掃帚仔四處為人義工。

編按:被植入部族信仰的原住民後代,產生了類似莫那努道的反抗基因,初代戰敗投降的原住民卻因此棄械,甘願淪為漢人殖民。

不過自知與凡人不同的掃帚仔,不甘過著這種無聊的生活,於是入林為山賊,據地為王,橫霸一方,且害死鎮上大佬趙員外。員外的兒子︰趙天民,想盡方法替父親報仇, 也因此認識了想尋回拂塵而落入凡間的水霞,一段曲折離奇的天人傳奇就此展開….

編按:趙天民這個角色代表漢人俠客價值,他唯一在乎的是忠孝節義,還有為他爸爸報仇,事實上他老爸是被那顆蛋害死的,跟掃帚仔無關。天民的功夫只為忠義而使,忠孝節義的價值,在掃帚仔為部族報仇血恨的概念底下是毫無意義的,因此天民看到掃帚就腿軟。事實上掃帚仔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總是那麼憤怒,直到最後他發現自己原來是爸爸生的,才稍微搞懂一點。事實上他還是搞不懂的,但至少他明白:原來他是一個詭異的存在,原住民的信仰價值在漢人社會中是一個詭異的存在,然而這個存在卻是天命的,無法反抗的。

另外一位仙女:水霞,有點類似社工的角色,她一直試圖將這漢人與原住民的文化衝突降到最低,卻總是越幫越忙。故事的最後,掃帚仔與水霞一起天民等人燒死,這其實就是目前漢人對待異族信樣的方式,將一切摧毀,灰飛煙滅,並替它們立一座祠,認定他們會在天上保佑自己簽中六合彩。

我不知道我的用心觀眾有沒有看出來,因為連我自己都看不太出來, 不過這集卻是我寫過的戲說台灣之中收視率最高的。

(本文由簡士耕授權,原文出處:PTT;非經許可,不得轉載,圖片來源:翻攝自《戲說台灣》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