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你第一次在學校打掃是什麼時候嗎?那些掃走廊、刷廁所的時光讓你覺得有趣還是厭煩?

大部份的台灣孩子從幼稚園起,就要學著自己擦桌子,負責自己座位附近的整潔,到了上小學,要打掃的範圍更延伸到公共區域,近的話掃走廊、廁所跑不掉,遠的話更可能要負責操場、中庭甚至是校外,然後這樣的任務便一直隨著我們直到高中畢業

每天下午打掃時間響起的音樂聲,配上同學們拿著掃具打打鬧鬧的畫面,這大概是台灣孩子心中很難以抹滅的一段青春場景。

不只台灣,日本、韓國也都教育孩子從小打掃環境

除了台灣以外,許多亞洲國家也都有從小讓孩子學習打掃的教育方針。像日本就是典型的國家之一,他們核心教育理念是「讓學童成為勤奮、有生活技能的公民」,因此如何處理好自己以及周遭環境,成為了日本學童的重要課題。他們也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要求學生掃地、拖地,擺放桌椅,及負責公共區域的清潔,然後一路做到高中。儘管每間學校的作法不盡相同,政府也沒有強制要求,但許多學校都這麼做。

今年 43 歲的 Yumi Tagawa,在日本出生,他 21 歲時搬到美國,在他的青少年時期,就經歷了日本的這些生活技能磨練。「我們做這些很自然,因為我們從小就被這麼教,已經認為這是我們的責任」Tagawa 說,儘管他現在已經是曼哈頓的業務經理,談到打掃、整理生活起居他都還是事必躬親,因為他認為這是自然而然地一件事。

Tagawa 認為如果讓孩子親自照顧他們周圍的環境,他們就會思考,該如何減少浪費,以及學習尊重、善待他們的環境。而且和同學一起打掃,經歷團隊合作,也能讓學生學習分工、凝聚情感,並讓生活有明確目標。

過分要求孩子清潔環境,讓他們像是童工?

但美國在「打掃」這方面的訓練似乎沒有亞洲做得勤,美國大多數的區域並不流行讓孩子固定清掃環境。「到搬來這裡(美國)之前,我都不覺得這(天天打掃)是件奇怪的事」,Tagawa 說。

「學校的目的是知識教育。」,美國一名教師聯合會的主席 Pat Puleo 說。「我不確定這麼做是不是在過度要求孩子,把他們搞得像童工」。

Puleo 認為,學生的確有義務照顧他們的周圍環境,他也同意讓學生擦黑板、排桌椅和清潔桌面,但要學生打掃廁所,甚至是打掃碎玻璃,他認為這有點超過

Oregon 學校的董事 Dejinge 也說,「我們想讓學生對學校有歸屬感,希望他們把這當自己家,但不是透過要他們不斷打掃。」在 Oregon,像是掃廁所這種不受歡迎的工作,每年每個學生只會輪到兩三次

筆者認為,讓學生學著為自己的生活、為校園負責,不代表就是將他們視為童工,或是違背了教育的初衷。台灣和日本目前的教育模式確實在教導學生基本的生活技能,尺度還不算太超過。而生活教育的意義也將遠遠勝過純粹的學科教學。

(參考資料:Mic,影片來源:youtube,圖片來源:SuSanA Secretariat, CC licensed,未經允許,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