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7a00_p_01_01

台灣人對於學歷萬能論,真是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這句話,在這裡可以說發揮得淋漓盡致,所以,似乎學歷越高,就越有能力,造就了台灣博士密度超高的奇蹟。

舉例來說,一九九三年,宜蘭縣長選舉,民進黨的游錫堃與國民黨的張軍堂對打,游錫堃查出張軍堂的學歷有作假的情況,所以猛烈攻擊這一點。張軍堂一直堅持,他真的有博士學歷。當時的馮光遠「給我報報」就嘲諷說:「我們終於找到張軍堂的論文,題目叫做,論犀牛皮貼在我臉上之效用分析。」;這聽起來就是諷刺張陣營的文宣。然而,張軍堂陣營竟然高興的發戰報說:「感謝媒體替我們澄清,終於沈冤昭雪。」;那一年,張軍堂當然落選。

念博士,應該是為了興趣,而不是為了就業,特別在台灣發展時,心態更要是如此。想當年,我念政治學博士的理由大概是這樣:

1. 要滿足「蹲下去像流氓、站起來像學者」的形象,因為我討厭「道貌岸然」四個字,後來流氓是做到了,但是學者一直沒辦法。

2. 我喜歡研究社會主義國家與資本主義國家的政商關係,我 12 歲在基隆市立文化中心圖書館借的第一本書就是政大國關中心出版的「世界各國共黨選輯」。

3. 我想要嗆那些,以為高學歷就是高水準的人。但是沒拿到高學歷就不好嗆,人家會說我是酸葡萄心理。

4. 我喜歡我的指導教授,他超強。

沒了。就這四點在面試的時候不敢說的理由。然而在面試的時候,老師問我為什麼要念博士,我都說為了研究、教學之類的狗屁不通理由,那四點肯定不敢說,因為說完一定會落榜。

事實上,我心裡很清楚,國外回來的博士非常多,哪來的這麼多職缺,容納每年量產這麼多的博士?當時心想,如果有教職,那麼就去教書,沒有的話,也有心理準備,大概就是去打工賺錢以後,開一家自己很喜歡的咖啡店。後來是因為來當律師了,咖啡界就少了我這個「強勁的對手」。

選擇任何的工作,如果沒有熱情,是成不了事的。博士不過就是肯定這個人有從事研究工作的能力而已,本來就不保障未來。所以我才會跟學生們說,支持未來人生一百年的能量,不會是薪資、職位那種什麼物質的事物,而是喜歡。如果不喜歡,就很難持續,而遇到挫折時,也就容易退縮。

所以,無論從事什麼行業、走向什麼人生,請不斷的摸索自己喜歡什麼,而不要因為不必要的理由浪費自己的時間與精力。人生苦短,卻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等著我們去探索。即便是興趣、嗜好,也可以挖出賺錢的方法,完全只是看自己有沒有熱情去點燃工作上的能量而已。

我可以很肯定的說,如果是為了工作、別人的期望、世俗的眼光,而去唸書拿學歷,最後一定會失望,因為唸書可以給我們的,其實不是黃金,而是藉由別人的智慧成就自己。強迫自己的孩子做不喜歡的事情,結果就是讓兩代人都痛苦。

所以,喜歡唸書就去拿博士吧!但是請不要以為博士就一定可以找到工作或者心想事成。在我看來,有時候博士這個頭銜,還比不上幫我修水電的師傅,至少他們可以解決我的問題。

學習,是一條快樂的道路,如果不快樂,離開就好,橫豎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唸書。找出自己的興趣,不要否定它,讓自己過得開心,然後幫別人解決問題,這才是我們來這個世界上的目的啊!

(本文摘自呂秋遠臉書,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