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6727123_8fc3fb172d_z

《BO 導讀》:前《大學生了沒》的班底 Cindy 楊又穎昨(22 日)自殺,根據他的遺書和臉書透露,這似乎和工作不順及遭到網路霸凌有關。有網友指出,Cindy 就是因為不堪臉書上的「靠北部落客」粉絲專頁有人不斷匿名謾罵,才出現輕生念頭。

在「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裡,李國修與李立群有個段子很精彩:

李國修:「她說她得了一種不會笑的病,她跟我說:『你想想看,人,為什麼會笑?凡是有人笑的時候,就是有人被傷害了。人,都是因為一些殘酷的事情,才覺得好笑!』 所以她不願意笑!哈哈,你看她這種論調多菜、多好笑…嘻嘻嘻…哈哈哈…我當時就是這樣笑她,她就罵我殘酷!(李立群與觀眾大笑)你看,你聽她罵我你也笑,你是不是很殘酷?

現在的部分網路族群,流行網路公審,而這樣的網路公審,其實很殘酷。一個想要自殺的人,絕對不是因為不知道「多想幾分鐘,你可以更好」、「不能放棄你的責任」、「你死了,好多人會傷心」、「自殺不能解決問題」之類的話,而是這樣的壓力讓他挺不住,讓他覺得自殺就是一種解脫,這種壓力,是無止盡的、不能感同身受的,而當網路公審成為最後一根稻草,事情就會發生。

是的,如果你接觸過情緒困擾嚴重到想自殺的人,什麼感同身受,都是騙人的。因為情緒上的重壓,讓他們覺得自殺才能解決問題。我們只能不斷的提醒他們,人生有許多的小快樂、小確幸,可以讓他短暫的正面看待自己的人生,而他們,活得真的很辛苦。

是以,當我們用最難聽的話攻擊一個人,因為他無知、犯錯、說謊,我們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用毫不留情的字眼諷刺某個人,卻從來沒想過,這些言語如果回敬到我們自己身上,我們會怎麼想。

我們大力的嘲笑炎亞綸的地震說,或者是挖掘 Cindy 的私領域,不正也是如此嗎?沒有同理心,我們還剩下什麼?率獸而食人,不就是網路霸凌的最佳寫照?

延伸閱讀:炎亞綸「雨造成地震」說被圍剿,但憑什麼公眾人物的知識水準由網友決定?

請想想在現實生活中,你會不會用這樣的話,攻擊你認識的人,如果不會,為什麼網路的匿名性,會讓多數人失心瘋的,像是鯊魚嗜血一般,去攻擊一個未曾謀面的人。

言語與生命的重量,對於某些人來說,是等量齊觀的。所以,其實有時候我們在笑的時候,是不是很殘酷?

人生,並不是不瘋魔不成活的。

(文章來源:呂秋遠授權,圖片來源:epSos .de,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