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 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圖片來源:World Economic Forum)

  •  印度將效法中國,成立國營大眾傳播學院

印度官方人員表示,莫迪政府準備仿效中國傳媒大學模式,花費二十億盧比 (約新台幣十億元) 設立一所新聞傳播學院。印度官方表示:

「西方國家一般的大眾傳播學校,大部分都專注於新聞專業的訓練。但我們希望成立一所能提供全方位媒體專業教育的學校。所以北京的中國傳媒大學,對我們而言是比較好的學習典範。」

由中國官方經營的大眾傳播學校確實教授多方面的媒體技能,例如:影音剪輯、電視傳播等等,但這位印度官方人員沒有提到的是,這類學校同時也都是為中國政府進行政治宣傳的機器。

  • 中國的大眾傳播學校,常常是為政府培育政治宣傳人才的專門機關

中國傳媒大學擁有一萬五千名學生,他們長期接受具有意識形態的教育,成為一批批為政府效力的「記者」,按照政府的意志製作新聞、宣傳政令。中國可能怕別人不清楚這些學校的成立目的,近年甚至直接讓政治宣傳部門官員擔任這些學校的領導職務。

學校也教授藝術、設計、公共關係、廣告等學科,號稱是中國頂尖的大眾傳播學校,但許多外國的大眾傳播學校因為這所學校政治宣傳的成分太高,並不承認中國傳媒大學的課程學分。

這所學校的學生畢業後通常會進入像央視這樣的官方傳播公司工作,而這些電視台當然也同時都是政府對人民的宣傳工具。

(圖說: 中國中央電視台;圖片來源: 涉外山頂人™)

  •  在中國,政府不准你報的新聞你不能報

一位曾經在央視工作的製作人,2013 年在辭職信當中寫道他們公司裡的記者每年會接到超過一千次來自政府的政治宣傳命令。

「媒體人的專業和倫理,在這裡已經蕩然無存。」
「我們想要傳播的聲音以及理念,一次又一次地被消音。」

在中國,無論是重大貪腐事件發生,或是官員的孩子駕車致死,只要是針對政府官員的報導,若是未經審核,是不允許刊登或播報的;另外,只要是危害人民性命安全的相關事件也是一樣,例如先前在上海發生的跨年夜人潮踩死三十六人的事件、中國企業造成的大規模汙染問題,以及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

因為中國大部分的媒體作為政府宣傳的管道,它們鮮少報導與政府立場不一致的聲音,但它們依然是十三億中國人最主要的資訊來源。以下是中國的新華社最近對藏南地區阿魯納洽爾邦的報導:

「衆所周知,中印邊界從未正式劃定。但是,在歷史上,按照中印雙方行政管轄所及,形成了一條為兩國人民所尊重的傳統習慣邊界。一九一四年殖民主義者在統治印度期間一手炮製的“麥克馬洪線”是非法的,無效的,歷屆中國政府都不予承認。

獨立後的印度不僅繼承了殖民主義者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對中國領土的侵佔,而且繼續向北推移。所謂“阿魯納恰爾邦”基本上就是被侵佔的傳統習慣邊界和非法的“麥克馬洪線”之間的中國領土。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曾多次嚴正聲明,中國絶不會同意接受非法的“麥克馬洪線”以及對中國領土的佔領。」

(註:1912 年清朝政府瓦解,1913 年西藏政府將境內中國人逐出並宣布獨立。1913 至 1914 年間,當時仍控制印度的英國,派出使者與中國、西藏代表會商,希望確立印藏、中藏邊界。會議上,英國特使畫出了麥克馬洪線,將該線以南的地區劃為英國控制區。英、藏雙方代表皆簽字同意,而中國代表因為中央政府反對而未簽字,逕自退出談判。中國方面認為,西藏政府不具有外交權,該協議僅有英國單方面簽字,因此不具效力。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 Kallgan)

  • 政府對媒體的控制,讓很多大事件宛如不曾發生過

政府控制媒體的後果就是人民對世界上很多事情往往都不知情,或是受到誤導,甚至是攸關自己生命與健康的事件,人民也常被蒙在鼓裡。

舉例來說,央視和其他由中國官方把持的媒體,對於前陣子在香港維持數個月的民主抗爭運動是隻字未提。也就是說,在北京的人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發生過。

在中國,如果你膽敢做出違反規定的報導,除了丟掉飯碗,甚至可能有更慘的後果。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所有曾經在報導中對該事件被殺害的學生表達同情與悲傷的記者,通通都被裁員了。曾經有一位勇敢發聲的記者,遭到終身監禁;而一位前央視主播據說因為協助西方媒體調查、報導中國官員的財產狀況,因而被處死刑。

  • 效法中國式的媒體監控,是否象徵印度政府將走向獨裁?

印度憲法承諾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但沒有特別說明要保障新聞記者的言論自由,而且印度中央和地方政府,藉著憲法中所說的,在特殊情況為了維繫社會安定與秩序可以採取例外手段,而開始加強媒體內容的審查與監控動作。對此,許多人已經開始憂慮莫迪政府對傳播內容的審查已經過當,而且對於主流媒體將造成打擊。

從去年五月莫迪上任總理開始,媒體對政府官員的報導權限即受到限制。在莫迪相當頻繁的訪外行程當中,他只允許官方媒體的記者隨行。

複製中國以政治宣傳為目的的新聞傳播教育,以及新聞內容審查制度,只會讓印度本來就已經脆弱的社會第四權面臨更大的威脅。在一個社會中,不讓異議份子的聲音被聽見是非常危險的,這也相當不利於民主的發展。印度政府這一步,確實令人對於印度的政治感到憂心。

(文章來源: QUARTZ;圖片來源: World Economic Forum涉外山頂人Kallgan,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