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brettneilson ,CC licensed)

本文作者:胡采蘋 (財經記者,曾任職台灣《商業周刊》、中國《財經雜誌》)

傳統上認為台灣重要,是因為台灣位在美國圍堵中國的太平洋防線正中央,位置好到離奇,北接日本、琉球,南連菲律賓、東南亞,到新加坡麻六甲。一旦台灣出現破口,太平洋防線就會斷裂,造成中美在太平洋西岸防守易位。上一次美國赤裸裸面對太平洋防線的結果就是珍珠港事變

近年來一直有所謂觀察家放出台灣的戰略重要性已經降低的言論,瞎到極點。中國民間戲稱為習武帝的習近平政府對馬英九的壓迫幾乎將蜜桃色慢跑王碎成片片,台灣民間反感情緒高張,以至日前 F18 迫降台南、日本安倍政府修憲建軍,這都是中國政府嘗試對太平洋防線施加壓力所得到的反彈。台灣是中國在太平洋防線上最具佔領正當性的突破點,戰略位置可能正處在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最高點

為什麼一帶一路會對台灣造成威脅?習武帝決心大國崛起,苦於太平洋防線突破不得,只能尋求從背後繞路而出。一帶一路的官方文件(即中國國家發改委、外交部、商務部的聯合公告)說得非常清楚,陸上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兵分兩路,從中亞、俄羅斯直達歐洲波羅的海,以及從中亞、西亞直達波斯灣、地中海;海上絲 「路」從中國沿海經南海分別到達印度洋、南太平洋。每一條路線都尋求讓中國從西邊、南邊出海。

「一帶一路」的工程會是什麼樣子?去年中國震驚各方決心開鑿的泰國克拉運河會是未來的參考案例,中國政府投入總共 1200 億人民幣鉅資幫助泰國,開鑿一條就在麻六甲海峽正北方的運河,直接打穿泰國南部,未來中國與東亞洲的石油運輸就不再控制在太平洋防線的新加坡手上

一帶一路上如果有任何一條路線能被打通,美國的對中防禦戰線就會被迫延長,加上中國在非洲頗有耕耘,亞非經濟體是最可能達成的結果。屆時太平洋防線就不是 「唯一生命線」,台灣對美國的戰略重要性才會真正降低,這就是剛剛亡故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曾經說的,台灣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卻不是美國的。台灣在這樣的國際局勢重新平衡中,會處在什麼樣的位置,是所有台灣人應該密切關心的議題。

事情看起來絕望嗎?不是的。一帶一路是否能夠成真,本身就有很大疑問。中國是世界上鄰國最多的國家,與鄰國的利益衝突已經糾葛千年;即使是美國這樣和世界並無宿仇的新大陸,都能在稱霸世界幾十年的時間內製造出 ISIS 這種恐怖敵人,中國將來要面對的問題必定更加困難。例如習政府去年才敲定支援斯里蘭卡親中政權 50 億美元的基礎建設,結果一月份大選反對黨打著反中侵略牌獲勝,一度造成中國的金援危機。

世界對於霸主國家的條件是越來越高的,中國既沒有 19 世紀英國稱霸世界時的工業革命壓倒性優勢,也沒有 20 世紀美國崛起時所挾有的制度性優勢(中國內部的 共識機制至今付之闕如,遑論對外治理,香港已經證明),一帶一路如果不能帶來進步的意識型態,中國就不可能真正與路帶上的國家休戚共存。

就算一帶一路全部路線通通打通,台灣也絕對不是處在被動地位。

台灣的地理位置,應當給予所有台灣人最大的啟示,就是我們必須在一條綿長戰線上找到自己的關鍵位置,這才是真正的台灣精神

以泰國克拉運河為例,台灣是一個海運強國,理當在港口建設、航貨運管理上盡力爭取擘畫,加上台灣擁有大批的東南亞聯姻家庭,在海上絲路國家必有發展空間。 又例如陸上絲路的沙烏地阿拉伯,過去和台灣有著長期邦交,榮工處、農耕隊等去過沙烏地的工作人員至今仍在,台灣在亞洲佈局上並非毫無家底。中國要拿下一個 面是困難重重的,台灣只拿幾個點是相對容易的。

如果台灣能在一帶一路上,找尋到合適自己發展的三到五個關鍵位置(其實就算只有一兩個都已經滿好的),那麼就會有更多國家承受不了台灣局勢動搖。1999 年九二一大地震時全球科技股暴跌,這就說明了經濟也是一種戰略。如果台灣擁有自己對待「一帶一路」的戰略觀,那麼要不要加入亞投行就只是一個工具性問題了。

延伸閱讀:

中國籌組亞投行的真正原因:組一個錢莊要跟美國拚了!

【單挑全球經濟強權】中國除了亞投行,還提出全新戰略藍圖:一帶一路

像我這樣強烈反對服貿協議的人,為什麼會贊成加入亞投行?

【研究報導】 亞投行是什麼?為什麼大家都想加入?

(本文為胡采蘋 臉書全文授權刊載,本文同步刊登:蘋論陣線 — 一帶一路與台灣戰略,非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