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8

(圖片來源:翻攝自 Youtube)

最近最夯的議題,喔不,應該說最近唯一在台灣媒體上演的,就是這部因李蒨蓉的白目打卡和白目發言,導致國軍高級將領再一次大地震的「阿帕契風雲」。

說到底,阿帕契事件和洪仲丘事件有幾分神似:

◎整起事件勾起了全台灣每一個當過兵男人,在軍中被志願役長官惡整的憤怒記憶
◎媒體獵巫式的追隨事件主角的花邊消息,切合民眾的窺視慾望
◎國軍的危機處理,一如往常的無能、無恥與無下限

綜合上面這些天時地利人和,讓這起事件至今已延燒快 2 周,依舊熱度不減。

只是,當我們回頭看看台灣的媒體,在這些日子以來炒作出來的話題,不外乎是細數那些星級將領的殞落、譴責勞乃成姊姊的失言、或是李蒨蓉的書到底有沒有滯銷這類膚淺的內容,對於國軍軍紀腐敗、特權橫行的這種文化該如何改革,完全無人深究。

台灣的媒體,已經集體弱智化,你知,我知,甚至在業界底層賣命的新聞工作者都知道,就只有當權者還沉浸在收視率略贏小數點最後一位的喜悅中,渾然不覺。

 

  • 集體弱智的台灣媒體:點火燒女巫,我們不亦樂乎

「李蒨蓉這件事情確實是錯了,應該負起法律責任」

上面這句是我對於李蒨蓉在營區內拍照打卡發炫耀文的立場,相信也是全台灣多數人的共同想法。而李蒨蓉失敗的危機處理,第一時間甚至用「翻白眼」、「天下父母心」展現出使用特權的傲慢,挑起民怨,逼得她最後不得不在鏡頭面前低頭道歉,這些脈絡也都可以理解。

bbc100_p_01_02

(圖片來源:中國時報

但台灣的媒體絕非為此而滿足,當祭台布置好,獵物被綁上後,我們點上火炬,然後凝視著眼前上演的重頭戲。於是,李蒨蓉在記者會上所翻的「白眼」成為導火線,媒體猶如算帳般一條一條清算李蒨蓉的人生:

20 年前宣稱自己不是處女、不愛穿內衣,被媒體評為是「白目」、「離譜言論」,儘管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權力去干涉一個人的身體自主權。

花 6 千元購買名牌童鞋,逛市場買了上千元的食材,被媒體下了「不知民間疾苦」的註解,儘管她沒有要從政,我們也不明白她為何要擔起救苦濟世的責任。

甚至連出門接送兒子,還被媒體當成「獨家」,一樣一樣的檢視身上的行頭有多少位數,供大家評斷「接小孩有必要穿得這麼華麗嗎?」

就這樣,李蒨蓉這個近年來沒什麼作品,幾乎快從演藝圈消失的人,靠著這些追殺式的報導一瞬間佔據頭條版面。她的人生、她的言行,儼然成為眾人茶餘飯後談論、揶揄的客體,我們則從記者的鍵盤、鏡頭中,享受這樣窺視她人的過程,而在排山倒海的負面消息後,她已毫無話語權去詮釋、去定義自己的價值。

d1020055

(圖片來源:ETtoday

同樣的道理,我們也可以套用在飛官勞乃成的姊姊身上。

不願意打她的全名,是因為我不認為她是整起阿帕契事件當中,必須被檢討的對象。但台灣的電子媒體(對,中天新聞,就是你們)竟只因為勞姊的「白目」護航,瞬間將她高中時期霸凌同學的陳年往事挖出來供全民批鬥。

一段失敗的記者會發言,最多只稱得上是「道德瑕疵」,但在台灣媒體眼中卻猶如罪孽深重、十惡不赦的邪魔般,被插上亡命牌遊街示眾,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媒體霸凌」?

  • 最沒資格罵「仇富」的,是你們這些藝人

平心而論,小 S 在受訪中,針對李蒨蓉被媒體毫無下限的追殺、窺視這件事的回應,並沒有什麼問題:

「整件事已變成正義包裝下的殘酷,她的行頭跟身家背景都被拿出來講,但與整件事件無關,已扯太遠!」

但顯然大家比較關(ㄅㄨˋ)注(ㄕㄨㄤˇ)的,是後面這一句:

「不是背便宜包包的人就比較有禮貌。」

然後跟整件事情毫無關聯,但大概是先前很常對著媒體鏡頭解釋,所以還是要扯上兩句的阿基師,也說:

「我們不要仇富,當你仇富的時候,富貴之氣會離我們愈來愈遠。」

81806-XXL

(圖片來源:翻攝自 Youtube)

說到底,仇富的社會氛圍,完全就是透過媒體的議題設定來形塑:當媒體記者用「炫富」當標籤,不分青紅皂白的往這些名媛身上貼的時候,我們早已不知不覺落入媒體所設下的「仇富」圈套之中。

但正如同柯文哲面對連勝文陣營批評他仇富時,所說的一句話: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有錢,我們會講他不對嗎?因為他有本事賺錢。」

沒錯,我們憤怒的,是那些大賺黑心錢的業者、剝削勞工的企業老闆、出賣台灣主權的財團主,我們批判的,是他們在媒體前自詡為經濟救世主的謬論。

而這些藝人身為既得利益者,為了對岸市場,不斷吹捧這些為富不仁的資本家,及各式各樣的開放政策,甚至自家投資、代言的產品還標示不實,大賺黑心錢:

延伸連結:衛生局突擊!胖達人藏大量香料色素「天然謊言」破功

或是透過自身的優良形象,鞏固「低薪現象」的正當性,用「能力不夠」通盤否定年輕人對未來的想像,藉此深化台灣人民的奴性:

延伸連結:畢業生 22K 焦慮阿基師:別管多少 K 

這樣看來,你們到底有什麼資格,站在道德高度,去批判人民的仇富心態?

  • 阿帕契成為造價 8 億元的照妖鏡

總而言之,這台造價 8 億的阿帕契就像面照妖鏡,不僅照出了腐爛到根部的國軍體制、照出那些行使特權的富人嘴臉、照出部分無腦立委的白目心態(都是李蒨蓉白目!孔文吉盼放過勞乃成),也再一次照出台灣媒體的荒謬。

還是關上電視,看看政大學生如何自娛娛人,比起 24 小時都是李蒨蓉與勞姊,這個至少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