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北補習班學生被問到為什麼在日光燈照射的教室裡,每個學生不是戴著厚重的眼鏡、就是隱形眼鏡時,他們都歸咎於中文字體、電視、手機。事實上這些十幾歲的青少年萬萬沒想到的是,真正的元兇是他們眼睛缺乏陽光照射——一份調查顯示,台灣青少年白天戶外時間每天平均花 30 分鐘以內。

  • 台灣孩子眼睛惡化程度超越西方國家,也是華人地區之最

近視是因為眼球變長,導致看遠處不清楚。在台灣,孩童被國家和父母所迫必須長時間讀書。在 2014 年初,小一學童的近視率為 18%、小六學童為 52%、大學生為 80%。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表示,小二學童近視率遽增 10%。然而台灣眼疾盛行、眼睛惡化的程度遠超過西方國家,視力問題也比其他華人地區嚴重。

台灣產業大量外移,造成國內薪資停滯和貧富差距擴大,許多台灣家庭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能到中國、香港和新加坡找到白領階級工作,然而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們卻犧牲了孩子的視力。

國民健康署副署長孔憲蘭表示,「我們都知道缺乏陽光照射是近視的主因之一,可從過去研究可看出,例如比較新加坡和雪梨的華人孩童的日常作息,後者近視人數相對少很多。」

孔憲蘭補充,台灣父母較多是全職工作,小孩平日下午、晚上和周末都待在補習班。她更感嘆現在家庭很少有時間聚在一起活動,「台灣家庭大部分都待在室內的遊樂場或是留在家,因為他們的母親怕長曬斑,看起來不美觀。」

一個在台北補習班受訪的學生 Peter 表示,早上走到就讀的公立高中只花十分鐘,他 13 歲就近視五百度,這樣的視力在非東亞的亞洲先進國家中,只有百分之五的人有。

薄暮冥冥,Peter 還必須從學校搭校車到補習班,然後待到晚上九點半。在周六和周日他也很少見到陽光,因為他還要花整天待在兩家補習班。他說:

「學校本來每個禮拜會有兩次長達一小時的體育課,但常常被其他學科老師拿來借課上國文或數學。」
「我很怕視力在求學時期會逐漸惡化,但是即使感覺近視加深,為了上好大學,我還是要花更多時間學習。」

  • 用視力去換未來的好成就、高薪水?

儘管視力惡化的風險令人擔憂,上好大學、有好的海外工作,對他們的人生很重要的理由更不勝枚舉,Peter 和其他同學提及台灣大學畢業生起薪每個月只有 22K 台幣,然而在中國卻是 22K 人民幣,也就是賺五倍的薪水。這群年輕人也說那些不是好大學出身的人,就業薪資也無法負擔台北市的房價。

經濟數據也支持這些學生所說的,台灣媒體引用勞工局的統計報告指稱,過去十年以來,平均每年有 2 萬 7 位白領人才出走;另外根據內政部營建署的數據,台灣房價所得比為 15.1 倍,幾乎是世界第一,也就是台灣人要工作約 15 年,不吃不喝才能買得起台北的一棟房子。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台灣龐大電子業的大多數供應鏈都外移到大陸,從 1990 年代早期開始,台灣累計對大陸投資的金額共 1 兆 4,470 億美元。

儘管現今中國經濟成長放緩,台灣對大陸投資持續成長百分之 13.2,在 2014 年時達到 98 億,然而相較而言,台商在台投資的成長率只有在大陸的一半,遠遠落後。另外近年來薪資成長低迷,經通膨調整後,台灣薪資倒回到 1990 年代中期的水準。在大陸投資的好幾萬家台商賺回巨大的錢潮,然而這些沒有登記、難以追溯的資金被拿來炒大台北地區的房地產。

台中教育大學教育系教授江志正表示,許多父母認為孩子只有一種成長模式,就是念好學校、找好工作,然後就能賺更多錢去適應這個時代。他補充台灣學生求學時期最大的壓力是在高中,父母認為公立學校比私立學校好,希望他們的孩子將來透過大學入學考試後進入公立學校。

  • 台灣人將從近視孩童變成失明的成年人

國軍曾委託台大醫學院榮譽退休教授林隆光醫師,在 1980 年初就開始進行定期全國近視調查,那個年代氛圍是中共政府可能會對台灣發動軍事攻擊,而近視對徵募新兵會有很大的影響。他回顧過去幾年做的近視調查,「前三次全國性調查結果近視人數很穩定,然而千禧年後近視盛行率上升,令人擔憂的不只是近視人數增加,而是台灣的高度近視盛行率,在西方國家很少出現這麼高的。」

林隆光醫師解釋說台灣眼疾問題,不是近視本身,視力惡化程度會隨著長大而減緩,而且可以透過眼鏡、隱形眼鏡和雷射手術矯正視力。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許多高度近視病例的眼球擴大拉長、壁變得更薄、脆弱,也就容易衍生許多眼疾併發症。

他表示大部分國家並沒有完善紀錄病例視力損害的發展過程,他們只是說「他有視網膜脫離」、或是「他有青光眼」等等,即使這些病例一開始都是高度近視而引發成的。「雖然台灣的診斷方式還不夠完善到可以確認資料的可信度,我仍相信近視是造成失明和視力障礙的關鍵。」

當被問及對台灣社會的看法,林醫師並不樂觀。儘管台灣政府致力於學校增加更多戶外活動時間,讓孩童走出教室。但他認為台灣父母忙於工作來付高額貸款還有小孩學費,讓東南亞籍的褓母來照顧他們的小孩,然而這些褓母,也是讓小孩待在室內安靜地玩平板電腦。

「如果學校壓力未減輕、大學入學考試系統未改善、父母和褓母們也仍缺乏時間精力,來讓孩子看外面的世界,那台灣社會改變的速度仍然會很緩慢。」

(文章來源: The Diplomat;圖片來源: tomscy2000,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