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國父李光耀逝世消息誤傳前後,網上有很多「快新聞」與「慢新聞」的討論,這讓我不禁回想起,當年「網站 VS 報紙」、「周刊 VS 月刊」….. 的對決。

我覺得讀者關心的,應該不是新聞的快或慢,而是新聞的好或壞。

直白的說,月刊夠慢了吧,但是每一本月刊的總編輯,都敢拍胸脯保證,這一期刊出的 100 篇文章,百分之百都是好文章?

好文章的定義有很多:有分析、有觀點、夠實用、有影響力……我們就不贅述了,但是壞文章大家就很清楚了,畢竟如今網路時代,每個人的閱讀量既大又廣,願不願意在手機上繼續看下去一篇文章,除了標題、圖片外,文字仍是硬道理。

「我一直深深以為,雜誌是深度視角、分析、觀點的最佳載體,但現在我看到很多的網路新媒體與自媒體都已經做到了,甚至即時性、設計力、覆蓋面與影響力更無遠弗屆,還不用砍伐那些無辜的老樹!」

我做了十五年財經雜誌,上頭這段話,是我最近在 Flying V 啟動「尋找與支持台灣第一位 90 後總編輯」與創立「Knowing」的初衷。因為我自己當總編輯,發現有太多不用功、不紮實的文章,不得不被「填版面」,以應付截稿壓力與最終出刊。

你一定會問,大報、週刊、雙週刊、月刊…..,號稱記者比較資深,編輯也確實老練,怎麼會產出一堆不得不被填上去的壞文章呢?

我自己的管理例子是,一個記者對某個議題、某個內幕很有「想法」,在編採會議上說得興致勃勃,希望能夠繼續追蹤下去,我雖然判斷這議題過硬、內幕難求,但還是讓他去嘗試看看。

結果,一個月過去、兩個月過去、三個月過去……他還是沒有交稿,期間報告進度時,他雖然都有一一交代,但看得出在記者傲氣下,他是心虛的。

站在我管理者的立場是,這兩、三個月,他都推說正在做進行這大題目,結果交不出其他稿子來,整體工作量大幅下滑。

最後的結果當然很悽慘。在記者採訪力有限、難以接觸核心採訪對像的前提下,草草寫了三、四千字。我一看這稿子只有 55 分,花了極大力氣東拼西湊好不容易才編輯成 75 分印了出來。

這就是傳統媒體管理制度與稿件流程的多年問題:從記者提報一個題目開始,直到最終讀者在書店裡頭買到一份報紙、一本雜誌,整個生產鏈條,如今真的都「落鏈」了,這才導致你在傳統媒體上看到很多壞文章。

一直以來都有很多「快又壞」的新聞,最近像是「李光耀逝世」、「佛像內藏木乃伊高僧」等即時報導,都被證明是「黑心新聞」。我們當然體諒媒體與記者的難處,卻也一直容忍到了現在。這也是大家如今批評台灣傳統媒體的簡單原因:

不及格的報導、花絮類的報導,絕對遠遠多過 60 分以上的,更不用說 80、90 分的文章少之又少。

更重要的是,在古典的「獨家」定義中,台灣媒體經常為搶同樣一條消息的發布時間而錙銖必較,李光耀上週被「報派」死亡就是最好的例子。但實際上卻完全不同,讀者只會關心內容本身,而通常會忽略到底是哪家媒體的「原創」。我們在 Facebook 上看到的資訊,往往是分享、轉發越多,資訊來源就越不重要,用戶也壓根兒不關心它。

我們可以再舉一個情境來分析,一篇文章刊登在報紙、雜誌上,與刊登在網站、APP 上,哪裡的「要求」比較高呢?

答案可能跟你預期的,是完全相反的。我現在很常用手機閱讀四、五千字的長文章,全文閱讀完畢大概要超過十分鐘。不過,在這十分鐘當中,如果文章中有一兩段虛應故事、一兩段信口亂謅,我可能立刻就會退出,開另外的 APP 來用了。

反觀報紙與雜誌,因為需要「特定」的閱讀時間與空間,讀者可能還會更耐著性子讀完爛文章。

傳統媒體假設的閱讀情境是:讀者會在辦公室或者家裡的沙發上坐著,會專門花費一個較長的完整時間段來閱讀。因此,雜誌假設讀者的閱讀行為是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報紙從第一落的要聞政治翻到最後一落的影劇體育,但這特定時間與空間,根據你我使用習慣普遍預測,只會越來越限縮,直到完全歸零。

根據美國電影協會 2014 年度報告,25 歲至 39 歲的觀眾,毋庸置疑是電影院常客也是最有消費能力的年齡層,但他們數量流失最為嚴重,2014 年為 710 萬入場人次,對比 2013 年的 820 萬,落差非常明顯。

年輕人連電影院都不去了,電視成了玩手機的背景音效、更不用說與報紙雜誌有著最遙遠的距離。

當然我們無法預期「特定空間時間」何時完全歸零,但這也是我常常說,「未來如果不能被手機所使用與消費的內容,就不叫內容了!」因為現在讀者的時間是碎片化的,狀態是移動的,行為也從 Read 到 Look,慢慢讀變成快快讀。

再回到這篇文章的出發點,好文章應該是要透過更多渠道,包括報紙、雜誌、網站、APP…..,讓「更多讀者」能夠以「更低成本」看到。

我所謂的「更低成本」,包括讀者的時間成本、效率成本、付出價格…. 等,都是考驗媒體經營能否成功的一大關鍵。

台灣傳統媒體的發行量、廣告量、收視率…. 等經營指標,如今都陷入極大低潮,奢望他們重組資源、重組團隊、重組流程……來改變整體媒體生態,實在是不可能的任務。在這之前,快又爛、慢又爛的黑心新聞,還是會一直出現在你我眼前。

這黑心文章,就跟黑心油一樣,確實是高難度迴避的,但這也給了我動力,將來Knowing要做的,就是又快又好的文章!

(文章原摘要刊於《蘋果日報》,原文標題「不管快或慢 好新聞才是硬道理」;此處刊登之文章為完整版本;圖片來源:Philippe Moreau Chevrolet,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