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7699785_073813177e_z

眼看著盟國紛紛宣布加入由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大哥”美國終於按耐不住了,白宮尋求與亞投行開展合作。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奧巴馬政府提議亞投行與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等金融機構建立合作關係。白宮用意何在呢?上述報導稱,這種合作方式的用意在於引導亞投行向著世界主要經濟體的經濟目標發展,避免令其成為北京方面的外交政策工具。中國選擇繞開現有機構成立新的區域性銀行,有可能通過亞投行建立新的聯盟,這是奧巴馬政府最擔心的問題。畢竟,第一個加入亞投行的西方發達國家居然是“資深盟友”英國,德國和法國也相繼申請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國。

奧巴馬政府希望利用世界銀行等現有的開發性銀行,聯手亞投行共同資助基建建設項目。間接的支持將幫助美國解決另一個長期目標:確保亞投行的標準旨在防止不健康的債務累積、人權踐踏和環境風險。

華爾街見聞此前提及,美國一直在遊說其他盟友不要加入亞投行,也曾公開批評亞投行將削弱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的作用。

目前,中國方面就亞投行是否會與世界銀行開展合作關係問題尚未表態,但有高官稱,亞投行可能會與亞洲開發銀行展開合作。在昨日(編按:3/22)召開的 2015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中國財長樓繼偉和亞開行行長中尾武彥就亞投行與亞開行的關係發表各自看法,雙方認可兩家銀行之間可以進行合作。

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發言人 Zhu Haiquan 稱,北京對同現有的機構合作持開放態度,亞投行“是建立在開放和包容的精神基礎之上的,並將遵從高標準。”他稱:“它將有效地配合和補充現有的多邊開發銀行,諸如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為亞洲基礎設施建設提供投資和融資服務。”

世界銀行行長金鏞通過發言人表示,世行已經就與亞投行在“如何緊密合作”事宜上進行“深入討論”。

此外,美國此前還對亞投行未來的作用和發展走向抱有極大疑心,並直接質疑其在環境標準、公平競爭及貸款規則方面的透明度與有效性。

亞洲開發銀行行長中尾武彥昨日也提到,亞投行滿足亞洲融資需求的一個前提是遵照最佳實踐。此言遭到樓繼偉的反對:不贊同最佳實踐這個說法,西方提出的一些規則並不是最佳。亞投行和亞開行之間是合作、互補的關係,但是目前並沒有所謂的最佳實踐。

在美國對亞投行的態度問題上,《經濟學人》文章認為,美國應當容納亞投行,以及其同盟國與該行的關係。理由有三:

其一,亞洲對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大而迫切。
據亞開行估算,在這個十年期間,中國大陸的城鎮化建設至少需要 8 萬億美元基建開支。亞投行將不會完全由自己來負擔這筆開支,它最終的出資額似乎更可能是 500 億 -1000 億美元之間。

其二,對於中國貸款標準的憂慮,最佳的化解方式就是加入亞投行,從內部幫助它改善貸款標準,而不是置身事外對其進行抨擊。

其三,雖然最好是擴大和改革現有開發性金融機構,比如世行和亞開行,但美國自己也承認,這是不可能做到的。
即使有溫和的建議稱,可以通過給予中國更多權力等方式小幅增加 IMF 的資金來源,但此類建議多年來一直被美國國會拒絕。然而,美國在阻止中國擴大影響力方面的努力已經受到打擊。

因此,美國應該擁抱亞投行,而不是試圖進行阻撓。中國也應該邀請美國加入這個新的銀行,美國應當接受這樣的邀請。這才是適應亞洲大規模基建計劃的最好辦法,更不要說要適應一個正在崛起中的中國了。

華爾街見聞提及,截至目前,亞投行的意向創始國將增至 33 個,包括中國、印度、沙特阿拉伯、英國、義大利、德國和法國等。

延伸閱讀:亞投行證明:太陽花一年,共虧全台 20 年營養午餐!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授權,原文出處:堅冰碎裂!美國尋求與亞投行合作,圖片來源:The U.S. Army, CC licensed